《戰俘之逆》

一、A與B的被認識  聖堤國,2055年。  聖堤市中心的餐廳。  餐廳的時間被按下暫停鍵,凝結住食客的動作,唯一超越定格的是眾人的眼珠,它們打滾轉動,注視電視的午間新聞。  數十雙的黑眼珠,閃動著電視畫面的倒影,先是新聞女主播,鏡頭一轉,火叢劃亮黑瞳,熊熊火勢侵佔黑的倒影,食客的瞳孔裡猶如囚困住一隻隻張牙舞爪的火怪獸。忽然一隻纏火的大掌衝出火團,但很快,大掌被火熔解,化成煙。彷彿,火怪獸將人吃掉,被吃的人在牠的肚裡掙扎求救。  「唰!」火光驟熄,黑瞳回歸夜的平靜。  按下播放鍵,餐廳回復脈搏。  「哇,又一宗!」男食客咬住雞批說。  「好可怕……」對面的女食客仍未從新聞的餘波裡抽身。  「黐線,他們一定得罪了神!」老婦人的感慨卻惹來老伴的反駁:  「迷信,最可怕是人類!要說得罪的,都一定是得罪了人。」  「阿伯,你老啦,聽不清楚嗎?『在現場找不到任何縱火的物質』,得罪『人』的話不會如此。」另一臺的粗漢道。  「嗯,太古怪啦。」坐在角落的食客,一邊攪拌咖啡,一邊加入討論:「燒剩一雙小腿對吧?」  「火那麼猛,甚麼都燒成灰啦!真怪,只剩一雙小腿。」伙計附和。  「壞人就該天罰!」老婦人搬出神論。  「食麵啦,嘈。」老伯此言,當頭棒喝,令眾人在奇聞中抽身,發生再怪的事日子也得過,吃飯的吃飯,飲茶的飲茶,回歸到老百姓的日常。  我叫Apple,袁雅萍,生於聖堤國2035年,現在20歲。我經常問自己,「光之代」是甚麼概念,聖堤崛起?科技發達?和平繁榮?每每思索,都得到相同的答案:打敗仗的時代。  我,是這個時代的戰俘,階下囚只擔心兩個問題,幾時被放生和幾時死,除此之外,一切奢侈。  現在我面對人生重大的抉擇。  眼前是一碗飯。白飯,唔,應該說灰色的白飯(大概混雜好幾款牌子的米),飯上躺著兩條枯黃的菜心,這餐的主角是一條只有鹹味的香腸,有時候是午餐肉或者火腿扒──這種叫「包伙食」。  吃?不吃?  每天都塞來一碗致癌伙食,是因為我是癌細胞,所以最配吃嗎?  癌細胞。肥老闆是如此稱呼我,他曾說:「妳這些社會癌細胞,竟然出低價萬六月薪搶飯碗,可憐人家上有高堂下有妻房,真是社會人渣!」  聽說,我的上一手,月薪一萬八,因為我「做爛市」,所以價低者得。呵,人渣。  「喂,癌細胞。」肥老闆閃身到眼前,開口就一道催命符:「吃了十五分鐘啦!快點!今日來了個新丁,五分鐘後過去教教他。」  「哦。」我只盯著那條結起一層冷油的香腸,思考吃與不吃的問題,腦裡卻疑問:教他?憑我?教甚麼?  「聽到嗎?」  「嗯。」  「教他怎用少一點洗潔精。」  「哦。」  「不是哦就是嗯,不會講人話?」  他不懂,這是戰俘的哲學,說太多會被槍斃,「話」只是用來表示懂得講話,表達意見或者想法,多餘。因為意見是異見,想法是非法。  我推開飯碗以示用餐完畢,實際上半口沒咬。離開樓面,穿回水鞋、防水圍裙、膠手套,穿過廚房走到後巷,回到工作崗位。後巷盡頭驚見一張年輕的陌生臉孔,比我更年輕,露出燦爛笑容,向我招手,應是那位新丁。  我沒有回應他的熱情,直走到膠凳坐下,打開水喉,注視幾十盆圍在腳邊堆得滿滿的、黏著油污的食具。  哎呀,人類呢,明明已經衝出地球,但為甚麼洗碗這工序卻如日出日落,千年不衰?是人類用來嘲笑人類的伎倆嗎?  想到此,我勾起一抹古怪笑容問新丁:「多大?」  「吓?」他聲線是成長尷尬的產物,半帶低沉又滲透青澀。  「年齡。」  「17。」  我皺眉凝視他,的確稚氣:「沒上學?」  「輟學了。討厭讀書,我想做廚師!」他的目光穿透時間的囚籠,飛翔到未知的里程碑。  我卻伸出戴著膠手套的食指,指向鐵門,用強姦憧憬的語氣道:「廚房在裡頭,現在你坐在後巷。」  「我很快就可以在入面打滾!每天都會經過廚房,可以偷師自學。我已經寫了幾百篇食譜,人家都說做工要由低做起……」  「老闆跟你說?」唉,找個人罵醒他吧!恐嚇社會新鮮人的真理跟洗碗一樣歷久不衰呢。  「啊?嗯,老闆說我沒經驗,若要學廚先要知道餐廳基本運作,好像只要從廚餘裡就能洞悉食客的口味。他說約一年後就讓我學廚,所以我要珍惜現在的機會!」  珍惜洗碗的機會?狗屁至極。  盆中的水蓄得滿溢,我彎下腰擦著碗碟,淡淡一句:「回學校吧。」想不到我也到了規勸後輩的年紀,這句話,對他說,也對我自己說,雖然未看破紅塵,但我已清楚,所謂的機會,只是拖延絕望的插喉機。  這句話似乎戳到他的痛處,換來尷尬的沉默。  冷戰似盆中的泡沫與油污的弒殺,直到晚上十一時,我解下圍裙脫下手膠,他才以「再見」打破僵局。  下班了。回家。家……  離開餐廳經過一條馬路,走進行人隧道,靠牆一邊是一列床褥,我在最前的一張躺下。  攬住薄被,在床褥上側卧,今晚的秋風清涼,是伴睡的佳品。事實上我只有兩件家當:床褥和被子。晚矣,人影疏落,眼前只有幾雙皮鞋及高跟鞋偶爾穿梭,有序的步伐就似催眠師手裡的吊錶,引渡疲憊的我進入夢鄉。  夢應該是神明賜給人類最後的淨土,但為何,只要我閉上眼,看到的仍是那八十呎的煉獄。無止境的爭吵聲在一個長方的箱子中不斷迴盪加強迴盪,然後我從那「籠家」裡逃走,一直逃一直逃,直到我驚覺,無處可逃……  「喂!起來。」這男聲是神的救贖嗎?  我惺忪睜眼,是三名穿著灰色軍服的聖堤軍人,他們包圍我的床,俯視窩在被中的我。 Continue reading “《戰俘之逆》”

《劣生人》

國家S 優生人口法案 此法案防止國家增加低端人口, 鼓勵生物上的優等人群進行交配, 限制生物上的劣等人群生育後代,提高國民物種、改善國民基因為目的。 一. 凡屬低端人口多利階級者嚴禁生育。違者將被監禁六個月及永久失去撫養孩子權利。 二. 所有人必需對社會做出貢獻, 並配合優等人群為其定下的一切規則並依法而行。 三. 不論任何階級, 所有嬰兒出生後六個月內需接受基因及智力測試。若不合標準者,則需要於國家認可的醫院內為其進行安樂死。 四.所有包庇低端人口者即屬違法,將被充公財產,及入獄最多三年。 第一章 L T – 2 2 m 「 在這亂世中,沒有一人可以獨善其身。 」 矇矇矓矓中,邦哥倏地張開眼睛,唞著大氣從迷糊中驚醒。 這是甚麼地方? 我在哪裡? 他發現他坐在一張黑色膠椅子上, 就是那種在廉價飯堂裡常常見到的膠椅。他坐直了身子, 輕輕郁動著手指頭, 伸展了雙腳。不經意的甩了甩頭, 頭卻痛得欲裂。他把雙手托著額頭, 其意識還是不清不楚。椅前有一張鋁造的辦公桌, 桌上的座枱燈亮著, 文件散亂。環顧四周, 他身處於一間大概一百平方呎的小房間, 左右兩邊各有一道門, 沒有窗口, 四面徒璧一絲掛飾也沒有, 空蕩蕩的。房間異常寂靜, 是那種可以聽到自己心跳和呼吸聲的靜。還有聽見遠處有一種機械式的「咻、咻、咻」聲響, 如有人用刀叉刮著玻璃,讓人毛骨悚然。 邦哥的頭脹痛得快要爆炸, 他下意識地摸自己的額頭查看, 沒有流血也沒有受損, 鬆了一口氣, 暗自慶幸。會不會被人下藥以至休克?他摸摸後腦, 也許是脖子後安裝的植入記憶體出了問題吧, 他好友的兒子是科技部的人, 就曾勸過他要換掉這個舊型號。他腦裡一片空白。昏倒前一刻在做甚麼、他在何方、為何會在這裡等等全都想不起來。翻看桌上的文件,上面寫著「希望教育島二號船值勤表」。 希望教育島二號船? 他乍然想起了甚麼。 「⋯⋯希望教育島二號今天正式啟航⋯⋯」新聞女主播說。 「⋯⋯你下星期就準備上任⋯⋯」男子說。 「⋯⋯對於你的健康評估,我認為初步有腦退化跡象⋯⋯」另一男子說。Continue reading “《劣生人》”

《勇者遊戲》

1.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德州撲克玩的是賭桌上那52 張牌,但真正較量的,卻是牌桌上各人的智慧,還有勇氣。 「All-in !」當那個鑲著金門牙的大叔喊出這句牌桌上最具威力的說話時,黎家豪不禁替阿洋出了一身的冷汗,他知道以阿洋的個性,是不會輕易放棄手上這把牌的,但他手邊堆起的那疊籌碼,是上星期剛從政府借來的大學學費,那是他輸不起的銀碼。 果然阿洋皺起眉頭,用左手護著前方,右手輕輕拈起自己面前的兩張底牌再次確認牌力,然後將一個金色的1000 元籌碼壓在底牌上,似乎不打算輕易投降。「Go big or go home.」阿洋在坐上牌桌前,對黎家豪這樣說。 黎家豪開始回想他們是如何落入這個局面的──黎家豪父親是澳門人,他小時候也在這裡生活了幾年時間,因此合資格領取澳門政府派發的一萬元現金津貼,幾個相熟的大學同學知道之後,嚷著要他請客。 黎家豪的花名是泥膠,除了諧音的緣故,也因為他個性軟綿綿的,總是像塊泥膠似的任人搓圓按扁,這次被敲竹槓同樣完全沒有招架能力,幸好有阿曼替他擋了下來,幾個同學鬧著鬧著,便演變成趁著暑假,一行六人到澳門來個三日兩夜的旅行。 在前往澳門的船上,黎家豪吐了個半死,他本來就長得又白又瘦,一看就知道是個文弱書生,加上遺傳了母親的精緻五官,個子不高的他霎眼看倒像個蓄短髮的女生似的,而暈船之後一張臉更顯蒼白,同學們早已見慣他弱不禁風的體質,還鬧著玩地拍下他嘔吐時的狼狽模樣,只有阿曼全程為他張羅暈浪丸和嘔吐袋。 甫抵達酒店卸下行李,阿洋就提議到賭場試試手氣。黎家豪本想獨自留在房間休息,但大家嫌他掃興,硬要把面青唇白的他拉到賭廳。 除了留級生阿洋之外,他們這群人其實全都還有幾個月才夠21 歲的法定年紀,但是因為暑假期間賭場人流旺盛,他們趁亂成功混了進去。阿洋一馬當先去櫃檯兌了5000 元的籌碼,直往德州撲克的賭桌奔去,黎家豪知道他向來有在玩線上德州撲克,平日三不五時就會聽到他抱怨那些手機程式有詐,總是發出冤家牌1 害他輸錢,所以阿洋早就想親身上現金桌試試自己的技術。 「阿洋, 」黎家豪拉住比他高出半個頭的阿洋勸說:「這差不多是你兩個月的生活費了吧?」 阿洋擺擺手笑說:「別緊張嘛,我又不是一坐下來就要All-in,我這是做做樣子而已,要是坐到桌上手邊只有幾個籌碼的話,對手才不會把你看作一回事。」 阿曼剛兌了2000 元的籌碼回來,她問兩手空空的黎家豪: 「你不玩嗎?分你一半好不好?」 阿曼家境不錯,一兩千元對她來說不是負擔。 黎家豪揉著太陽穴說:「我還是有點暈船,我看你們玩就好。」 雖然他的父親曾經當過荷官,以前也會教他玩玩21 點、百家樂之類,但他對甚麼賭博,甚麼概率的,統統興趣不大,就只喜歡低頭看書。 其他同學各自兌了籌碼就興致勃勃地往最容易上手的21 點賭桌去了,只有黎家豪和阿曼隨著阿洋來到打德州撲克的牌室。雖然這幾年玩德州撲克的人漸漸多了,但是在澳門設有德州撲克桌子的賭場也並不多,盲注最低從50/100 起跳,十人滿員,最多只開三四桌而已。由於現在是旺季,賭場加開了兩桌100/200 和300/600,但此刻桌上都坐滿了賭客,他們只好暫時旁觀一下。 「這到底有甚麼好玩的?」阿曼看阿洋從上船開始就心心念 2 0 第一章  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念要玩撲克,卻搞不懂這遊戲有甚麼魔力。 「德州撲克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易學難精,也是最危險的遊戲。」阿洋煞有介事地說,眼睛始終沒有離開過前面的賭桌。 阿曼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有沒有那麼誇張呀?」 「我不是開玩笑的!」阿洋搓著手,帶點激動地為自己的講法辯說:「你看啊,一局德州撲克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而已,但在這幾分鐘之內,你可以贏來數不完的錢,也可以從千萬富翁變得一無所有。」 阿曼知道阿洋最討厭自己的說話不被別人當一回事,所以就認真問他:「那到底是怎麼玩的?」 「這個嘛,簡單而言呢,德州撲克要求玩家拿自己手上的兩張底牌,和桌子中間的5 張公共牌,組合出5 張最大的牌型來奪得彩池。來,你看那張桌, 」阿洋伸手指向其中一張剛發好牌的50/100 盲注級別桌子,「一開始的時候,每個玩家都會分配到兩張底牌,只有你自己可以看的,別傻呼呼地被別人看到了, 然後各人按照位置順序開始叫注,位置在德州撲克中是至關緊要的。」 「哦?為甚麼?」阿曼挑起柳葉眉毛問道。 「因為這是一個猜度人心的遊戲,在愈後的位置,就有愈多機會觀察前面玩家的行動,例如他是過牌還是下注,下注的話會下多大的注碼等等,從而獲得更多資訊去判別對方的牌力。」 阿曼點點頭,續又問道:「那位置又是如何定的?」 「你看到那個鑲了金牙的大叔嗎? 他面前有一個寫著『Dealer』的牌子,代表他是這一局的莊家位,也叫Button 位,代表他是這一局最後行動的玩家,也就是擁有位置優勢的人。從他左手邊順時針開始數起,是小盲位和大盲位,這兩個位置的人硬性規定要先付出盲注,在這張50/100Continue reading “《勇者遊戲》”

《如果記憶中沒了你》

P r é l u d e 前奏曲 夕陽如金箔般灑在走廊上,溫暖蔓延到音樂室和美術室的棕啡色木門。 我從音樂室走出來,梳了梳瀏海,又把長髮撥到背後,深深吸一口氣,才鼓起勇氣敲了美術室的門。 近一年來,我在放學後無數次出入美術室,卻從沒像現在般緊張過。伴著我的心跳聲,門被拉開,一隻手突然伸出來,不由分說地把我拉進去。 「好慢啊!」美術室怪人說著,便把一塊黑布蒙在我雙眼上。 「等、等一下!你在幹甚麼呀?」 「乖一點,不要吵嘛。說了,我們要交易啊。」 「所、所以說,交易是甚麼啊?為甚麼要把我的眼睛蒙起來?」 這個美術室怪人是我的同級同學,名叫文梓穎。五官長得很好,但個性乖張交不到朋友,只會躲在美術室裡用油彩把自己弄得髒兮兮。 唔,雖然說交不到朋友這點,我也沒資格說他就是了。 總之,我們在學校裡算是熟人。所以他叫我放學後去美術室,我就依時應約。沒想到,竟會被這怪人蒙眼處理。 還好黑布針數不算密,我仍能感到美術室窗外映進來的橘色陽光。 美術室怪人雙手搭著我的肩膀,推著我前行。 「你別亂動啊,被甚麼天拿水、松節油潑到毀容了,我可不負責啊?」 「我可不怕,反正本來就長得很普通。」 「是嗎?我倒是覺得可以普通地負責啦!」 臉上一熱,我匆匆低下頭,不讓他發現我的臉有多紅。偏偏他卻停下腳步,走到我身邊,手卻突然在我臉前一掃,拿開了擋在我眼前的黑布。 「啊!」 我連忙用雙手擋住臉。 「你可以看了啊。」 我悄悄從指縫之間偷看他,只見他正望著我,露出無比自信的笑容。而且,他的臉上和衣服都沒有油彩。 我有點愕然,今天跟平常還真的不太一樣。 我緩緩放低雙手,只見午後的陽光斜斜照進美術室裡。在梓穎手指著的方向,一幅比我高一點的大型油畫正靠立在窗前。 畫裡,長著美麗白色羽翼的天使正躍然於一片溫暖明亮的雲彩之中。她的翅膀正要開啟,準備往天空飛翔。羽毛和光芒溫柔地從她的身邊飄開,彷彿四散的希望, 佈滿了整張畫布。 奇怪的是,這個天使雖然畫得非常細緻,她的臉上卻沒有五官,沒有眼耳口鼻, 只有一片空蕩蕩。 初見這畫的剎那,我的靈魂被深深撼動了,差點以為自己真的看到了天使;但看清楚這張臉之後,又覺得說不出的古怪。這是甚麼新派的藝術手法嗎?  梓穎拍拍我的頭,走上前輕撫巨大的畫框。 「漂亮吧?這將會是我的代表作!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天使的微笑》。」 「甚麼微笑啊……你根本還沒畫五官!」 他回過頭來,笑得無比溫暖︰「放心吧,等我回來之後,我就會畫的啦。所以,你安心跟我交易吧!」 「我完全不懂—— 說了半天,交易到底是甚麼啊?」 「這幅半成品你先幫我守護著。等我回來之後,你的報酬就是得到我這幅代表作的完成品!怎樣?很划算吧?」 我的大腦一時沒轉過來︰「回來?甚麼?」 「到那時候這幅畫絕對已經升值千萬倍!我是你的話,就馬上答應下來啦。」 「不,我是問……你要去哪裡?」 他曖昧地笑笑,望向窗外避開我的眼神︰「上次參加那個青年藝術獎,雖然沒得獎,但法國來的那個評審覺得我很有潛質,叫我跟他回去學藝……哈,聽起來就像漫畫情節,對吧?我連一個本地大獎都還沒拿過呢,居然會有這種事,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啊。」 「這種……真的不是騙案?」 「哈哈,怎麼會?難道你覺得這年代還有拐子佬?那評審是個大學教授,已經幫我在那邊的大學辦好手續了,正式的入學通知書也收到了。」 難怪今天一直眼尾跳。原來眨眼之間,我們每天躲在音樂室和美術室自得其樂的日常即將成為歷史,永遠不再。 我內心翻騰,目光找不到焦點。四周壁報和陶瓷作品彷彿隨時要壓過來般,充滿壓迫感。水墨、調色粉、油粉彩、膠彩、溶解劑、固色劑等氣味混在一起,囚禁住一股悶熱的氣味,令人透不過氣來。 我靠著長桌,避開他的眼神︰「那……你幾時會回來啊……」 他在我身前一步之遙,咬著手指打量我︰「怎麼?你捨不得我嗎?」 我雙頰發燙︰「我、我才沒那麼說!只是……你要我幫你保管,那……也要告訴我保管期吧?」 「我也說不準啊,我現在才開始學法文,也不知要花幾年才能畢業。可是…… 嗯,無論如何,我一定會回來的,一定……所以啊……」Continue reading “《如果記憶中沒了你》”

《三國無常貳 濁亂青空》

二、歸處 是年江東,漫沒在一片霜白之中,讓甚少親睹雪景的小孩都樂成一片,但歷經戰亂的長者們,都暗自擔憂,何況這年不單下雪,還是在冬至之日,雷雪同臨。老人都言此乃大不祥之兆,彷彿黃巾之亂、董卓禍政、曹操屠徐、孫策戮楊,乃至最近的官渡之戰,都不過是更大戰亂的序幕。 吳城。 青瓦大宅的長廊上,一團厚重敦實密不透風的狐裘在緩緩掙扎,爬向長廊盡頭的房間。幾經辛苦,這團奇怪的狐裘終於來到目的地,只見其稍稍收縮後便立馬膨脹,披在最外層的狐裘隨之滑落,還伴隨著一聲被冷風吹得發抖的興奮怪叫:「姐!我來探望你啦!」 那團狐裘所窩藏之人,正是周瑜的夫人——小喬。她披霜帶露冒雪前行,抵抗著寒流與惰性,才終於來到大喬的房間,卻沒想到房內空無一人,只有瑟瑟冷風,讓房間看上去比山野還幽寒。 「姐!躲到哪裡去了啊?」小喬死心不息,在一覽而盡的房內尋找著大喬的蹤跡。 「在書房。」一把未脫稚嫩的聲音從房門外響起。小喬循聲望去,發現是孫尚香,只見她垂視腳尖,神情落寞地倚著門邊。 「呃……小尚香,你是寂寞了嗎?」小喬本想馬上去書房,但見尚香模樣可憐,加上外面天寒地凍,就坐到床榻上,裹好被子,並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 尚香怔了怔,才小跑過去,和小喬一起縮到同一張被子裡,然後說道:「感覺……好像繼大哥之後,大嫂也快要離開了似的……」 「說甚麼傻話呢,你覺得我姐那性格,還能去哪?她不過是又沉迷上了甚麼玩意才會這樣,以前她迷上雜草時,也是天天跑到園子裡研究。」 「雜草?那有甚麼好研究的?」 「怎知道,但她可沉迷了整整三個月。」小喬笑道:「我姐嘛,就是個怪人,哈哈。」 尚香也跟著笑了起來。因為尚香從小就跟在幾位哥哥身後,加上母親吳夫人也是個豪爽之人,自然沾上一身豪氣,笑起來毫不顧忌,嘿嘿哈哈的嘴巴張得老大,身軀亦豪邁地抖動,震晃了腰間掛著的小小木弓,弓影引起了小喬的注意,她問道:「說起來,你明明是女孩子,卻總是弓不離身呢。」 「因為我們孫家兒女都要學騎馬和弓箭!」尚香執起木弓,興奮地答道。 二人越聊越忘我,連天黑了都沒察覺,直到大喬捧著一大堆書簡回來,才打斷她們。 「你們窩在我的床榻上幹甚麼?幫我暖被窩嗎?」 「甚麼暖被窩,我們是來探姐你的啊,結果你竟然日落才回來,知不知我和香香等了多久啊?」 「抱歉,我去了書房。」 「聽香香說,你最近總是泡在書房裡,是在忙甚麼呢?」 「在查一些事,不過孫家書房裡的大都是兵書和楊州各地風土的記載,手上這些是最後的了,如果還沒我想找的東西,那或許要回娘家一趟。」 「回娘家?可是……不過你要找的到底是甚麼書啊?」 大喬不語,只是望了望尚香,然後將手指豎在嘴前,小喬心領神會。 ————————————————————— 白。 漫天的白。 漫山遍地的白。 白雲的白,襯上白雪的白,讓天地都陷入同一片皎潔。 吳城。 吳城西郊。 一隊武裝精良的人馬在林中穿梭,搜尋著獵物的身影。被人馬團團圍在中央的,正是討逆將軍孫策的繼承人——孫權,字仲謀。他騎著一匹不起眼的棕色馬,穿著一件不起眼的鹿裘,執著一個不起眼的皮弓袋,雖然冬風颼颼,他卻一臉怡然。 「少主,走得這麼深都沒動靜,怕是今年寒風太甚,走獸都躲在窩裡了。」領頭的隨從說道。 「或許是我們人太多,把動物都嚇跑了吧?」 仲謀隨口說道,卻沒想到隨從們聞言便馬上收攏起更緊密的圈子,將仲謀圍得密不透風,那名滿身刀疤的隨身侍衛周泰更是立馬緊貼著主子。 仲謀一怔,怡然的神情換回往常的木訥:「放心吧,我不如大哥,沒有獨行的膽子, 何況比起獵物,狩獵於郊野的氣氛才是我所追求的,大家不必緊張。」 隨從們聞言才放下心來,緊圍著的圈子稍稍鬆動,仲謀卻馬上從皮弓袋中抽出一把閃爍著光澤的柘木獵弓,向著兩名隨從間的縫隙射出一箭,換來一聲悲鳴。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循箭望去,只見一隻被利箭貫穿的野兔。 「總算不用兩手空空回去了。」仲謀怡然說道。然後隨從們爆發出一陣歡呼,只有周泰不為所動,仍舊與仲謀保持一臂之距,同時警覺四周。 狩獵完畢,仲謀一行便回城。遠遠望去,仲謀發現城門前佇立了一堆人影,原來是送行的文官們,他們的神情從仲謀出發時已開始繃緊,直至當下,看到主子平安無事地回來,才終於舒展過來。 文官群之中,還有一輛馬車。仲謀在周泰的協助下,卸去穿在鹿裘內的輕甲,然後走進車中,只見內裡早坐著一名女子,梳著墜馬髻,身披縫著補丁的綠袍,隨性地半躺著,見到仲謀也不行禮,只是隨意地揮了揮手。仲謀卻習以為常,坐到女子身旁,然後問道:「夫人不紮高髻,又不穿新衣裳,沒被張老師罵嗎?」 「只有我倆時就別叫甚麼鬼夫人了,喊我練師。」步練師一把摟住仲謀,並肆意地嗅著他身上的氣息,同時答道:「當然被罵了,還罵得很慘,說我沒家教。」 「那怎麼還是這個樣子呢?」 「都被罵過了,還要再聽話,那豈不虧大了?」 仲謀聞言失笑,然後輕輕揉了揉練師的頭髮,也半躺了起來。 「此行如何呢?有成果嗎?」練師邊問邊強硬地將仲謀的頭擺到自己膝上枕著。 「只獵到一隻野兔。」 「才不是問狩獵的事呢!」練師輕輕彈了彈仲謀額角。 「要他們從大哥被行刺的陰影走出來,恐怕還需要些時間。」仲謀揉了揉額角,準備還練師一彈指。 「大膽,敢還手?」練師一把捏住仲謀那慢吞吞的彈指,道:「而且也不是說這事啦!我是在問,你那凌亂的思緒理順了沒有?」 「叛臣、流寇、山越、殺父仇人黃祖,還有……」仲謀長舒了一口氣,然後坐直身說道:「再怎麼想,還是只有豎立起四大家族才能解決。」 「是嗎?想通了那就好!」練師坦然笑道,彷彿仲謀剛才所說的,只是一些柴米油鹽 的瑣碎煩惱。但仲謀亦因為練師這一笑,稍稍舒展了僵硬的眉頭。 不過,他心裡仍然在盤算著,四大家族之事,陸家之事。 有一瞬間,他似乎瞥見自己的煩惱化成了一隻怪異的灰鴉,瞪了瞪自己,然後用那雙灰暗的翅膀,劃破那片漫天的白。 -未完待續- 返回Continue reading “《三國無常貳 濁亂青空》”

JM的無以名狀事件簿:可恨現實

作者: The Storyteller R 克蘇魯神話X都市傳說X哲學寓言,合奏成一曲血與火的藍調。 即使知道眼前盡是虛幻的外皮,你又能坦然面對那可恨的現實嗎?  內容簡介: 克蘇魯神話X都市傳說X哲學寓言,合奏成一曲血與火的藍調。 即使知道眼前盡是虛幻的外皮,你又能坦然面對那可恨的現實嗎? 一宗離奇的女學生墜樓案,將偵探JM 與助手莎芙倫再度捲入無以名狀的事件,當中涉及JM 所認識的故人,更觸及JM 走上偵探之路的因由。 血腥瑪莉的傳說、 血心後院的奇案、 地穴寓言的啟示、 六年前另一宗學生自殺事件…… 那受瘋狂外力與無以名狀的恐怖所籠罩的真相,究竟是何模樣? 本書特點:※ 第四屆天行小說賞得獎者新作,再續奇幻推理!※ 《香江神探福邇,字摩斯》作者莫理斯傾力推薦!※ 故事揉合恐怖奇幻、偵探推理、都市傳說及哲學寓言,承接前作《可惡童話》中以理性面對充斥著無以名狀恐懼的世界觀進一步拓寬。 名人推薦:「Storyteller R 在自己這部作品裏,也繼續把嶄新和獨特的元素增添到這個(克蘇魯)共通宇宙之內。一篇既屬於香港人、但又充滿國際色彩的克蘇魯神話新章節,馬上展開!」 ── 莫理斯 作者簡介:  The Storyteller R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深受西方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所吸引而成為TRPG玩家,亦因此邂逅了克蘇魯神話及洛夫克拉夫特式恐怖文學,自此踏上追尋黑暗奇幻與及無以名狀恐怖的旅程。另外亦是忠實的貓奴,目前侍奉的主子共有九位。 FACEBOOK專頁:IG: 目錄 楔子:深埋於洞穴中的光 1 :鏡子(可供閱讀) 2 :午夜 3 :書房 4 :紀錄 5 :刑罰 6 :信任 7 :破裂 8 :復甦 9 :把戲 10:盲目 11:視覺 12:決定Continue reading “JM的無以名狀事件簿:可恨現實”

 勇者遊戲

作者: 陳煩  德州撲克——是賭。是博弈。是概率。是心理戰。是勇者遊戲。  「你玩得起嗎?」   內容簡介: 德州撲克——是賭。是博弈。是概率。是心理戰。是勇者遊戲。  「你玩得起嗎?」  香港文青一夕間背負巨債,沉迷德州撲克的好友慫恿他到澳門賭場錢滾錢。一顆柔韌的心,意外具有打牌的天賦。  輸無可輸之際,他被職業牌手看中,為他還債、教他牌技,生活頃刻被德州撲克拯救了,卻與好友漸行漸遠。  撲克道的岔口,有一條界線,決定你是德州撲克的「勇者」抑或「賭徒」。  這條界線是「勇氣」,然而,  甚麼是真正的勇氣?  《前度旅行》、《情敵勸退師》作者陳煩,一探另類鬥智題材,不說愛情,奉上德州撲克的刁鑽邏輯戰。收錄網絡連載隱藏外傳〈他們的少年時代〉。  本書特點:※ 高登出身網絡作家陳煩,開闢另類鬥智題材,牌局參考著名牌例,引人入勝,德州撲克門外漢不怕看不懂。※ 香港競技撲克運動協會主席、撲克教父Ricky Cheung擔任小說顧問。 ※ 「巴菲特也愛玩」,德州撲克成近年新潮,備受財金投資圈人士追捧 。 名人推薦:「當中情節寫實,牌局刁鑽有趣,人物性格熱血感人!」 ── 香港撲克教父Ricky Cheung  「相信未曾打過poker的讀者也會被『導入坑』!」 ── 量化交易員、《程式交易快穩準》作者蔡嘉民  作者簡介: 陳煩 小說作者,得閒寫字。全職貓奴,日日鏟屎。出版作品包括 《情敵勸退師》、《前度旅行》、《Ex-File》、《分手旅行》、《我聞到死亡的氣味》等等。  FACEBOOK專頁:IG: 目錄 推薦序 香港撲克教父Ricky Cheung  推薦序 量化交易員蔡嘉民  自序  德州撲克牌局位置及玩法用語  第一章 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可供試閱) 第二章 因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礙  第三章 每個走上賭桌的人都有理由  第四章 Bad Beat.On Tilt.Drawing Dead  第五章 你的風格源自你的性格  第六章 不勝無歸  外傳 他們的少年時代 

 觸不到的閨密回信

作者:三家姐 青春都消褪了一半, 心靈有沒有稍微跟成熟的身體同步起來? 愛不成,恨猶在——還在為這些傻事苦惱啊? 疼惜自己,享受生活——怎麼老套起來啦? 撫慰靈魂,抱抱時光。  內容簡介:  睽違三年,三家姐推出20篇散文——笑啖成長碎片;  首度挑戰短篇小小說——況味都市愛情。 青春都消褪了一半,  心靈有沒有稍微跟成熟的身體同步起來? 愛不成,恨猶在——還在為這些事苦惱啊?  疼惜自己,享受生活——怎麼老套起來啦?  越活越久,越想越多,  撫慰靈魂,抱抱時光。 本書特點:※  睽違三年,多次登上香港誠品華文暢銷書榜首位的作家——三家姐再度推出最新作品!有別於昔日麻甩散文,本作首度挑戰短篇小小說,更添文青底色。  ※  全書包含20篇散文、5篇小小說、12條閨密勸告,陪伴各路姊妹笑啖即將逝去的青春。 ※  這本書能讓每一個成長到心累的人,開始善待自己。   作者簡介:三家姐 一名乾物女,過氣空姐,吸貓重度成癮者,2014由香港移至瑞典斯德哥爾摩定居。 著作 《為何斯德哥爾摩沒有譚仔三哥》——曾榮登香港誠品華文暢銷書榜首位 《願我十八廿二就懂的事》——香港誠品華文創作類新書銷量全年第二名(2018) 《願我七老八十還記得的事》——曾榮登香港誠品華文暢銷書榜首位 FACEBOOK專頁:IG: 目錄 閨密悄悄話/ 〈觸不到的閨密〉(可試閱) 〈不是作家〉 〈心照〉 〈替身〉 〈獨處這回事〉 〈容許自己〉 〈最討厭的大人〉 〈我不要變成Joe Exotic〉 〈削蘋果〉 〈安娜〉 〈臨陣退場〉 〈La soupe de nouilles au porc〉 〈聊電話〉 〈陰陽眼〉 〈第三人稱〉 〈寶貝不哭〉 〈朋自遠方來〉 〈紅姐〉 〈森林散步奇想〉 〈備忘錄〉 觸不到的小小說/Continue reading ” 觸不到的閨密回信”

 劣生人

作者:  三川  國家S政府推行優生人口法案—— 「此法案防止國家增加低端人口,鼓勵生物上的優等人群進行交配,限制生物上的劣等人群生育後代……」 ——為了令國家更好,我等劣生人,可以貢獻的只有自己的命運嗎?  內容簡介:  國家S政府推行優生人口法案—— 「此法案防止國家增加低端人口,鼓勵生物上的優等人群進行交配,限制生物上的劣等人群生育後代。 一、凡屬低端人口者嚴禁生育。違者將被監禁六個月及永久失去撫養孩子權利。 二、所有人必需對社會做出貢獻,並配合優等人群為其定下的一切規則並依法而行。」 ——為了令國家更好,我等劣生人,可以貢獻的只有自己的命運嗎? 本書特點:※ 本書是第四屆天行小說賞優異作品,獲著名小說家陳浩基好評。※ 本書由一個假想國家實行優生法案,帶出兩個身在社會低層平民的故事,側寫面對命運的掙扎與無奈,令人甚有共嗚。※ 作者曾獲文學及戲劇獎項,文字和說故事能力上佳。 名人推薦: 「本作的黑色調子強烈,對人性的控訴非常著力。」 ── 推理小說作家陳浩基 「物種進化,藏著一場看不見的文明危機。從『優生學』道德爭議衍生出連串科幻奇想的新時代小說。」 ──香港小說家、《藝文青》總編輯紅眼 作者簡介: 三川 本名為胡慧中,香港長大,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建築系,後到英國深造,是一名建築師和藝術家。曾先後旅居意大利和印度,現定居於法國南部。熱愛戲劇、文學和創作,曾以《文件賦格曲》於第三十五屆「香港青年文學獎戲劇組」獲獎,和以《武士爸爸和公主媽媽的大冒險》於「澳門小山戲劇藝術節」中獲最佳劇作家獎。 FACEBOOK專頁:IG: 目錄 推薦語紅眼 國家S優生人口法案 (可供試閱) 第一章LT-22m (可供試閱) 第二章失去印象 第三章兩封信 第四章「蘇菲亞27」 第五章孤獨佐治的瑣語 第六章建築的外貌很像陽具 第七章C.Lab的身影 第八章穿著白色藍格子恤衫 第九章有記號的盒子 後記「印象v.1.0」說明書 作者的話

 蜃氣樓01── 無限年之鏡

立即購買(會員9折、全球運送): 實體書 (按此) Google Play電子書 (按此) 作者:  歐陽龍太郎(紅眼)   未來都巿摩天建築交錯之間,  有一條不存在於定位地圖的老舊地下街,  一間被時間遺忘的店舖「蜃氣樓」就隱匿其中,  店主是專門替委託人擺脫惡夢的解夢師——歐陽龍太郎。  內容簡介:  未來都巿摩天建築交錯之間,  有一條不存在於定位地圖的老舊地下街,  一間被時間遺忘的店舖「蜃氣樓」就隱匿其中,  店主是專門替委託人擺脫惡夢的解夢師——歐陽龍太郎。  假如你睡得安穩,恐怕永遠無法找上這道空間裂縫。  但若你仍然困於陰魂不散纏擾不休的夢境…… 店主度身打造的道具也許會讓你從夢裡折返人間。  長夜盡時,醒來此刻是否已經獲得救贖,不必再在死亡中輪迴?  睜眼一看,這座披著科幻外殼的浮華城巿,  究竟是蝕進血肉的真實世界,抑或只是潛意識矇騙自己的虛擬幻覺?  這一切,  「夢裡自有分曉。」  小說家紅眼藉神秘店主「歐陽龍太郎」之手紀錄連場惡夢,在虛與實之間直視人心最黑暗的倒影。  本書特點: ※屢獲創作獎項的香港作家紅眼最新長篇小說,繼續觸動游走文學與通俗之間的一眾藝文青年。  ※《蜃氣樓》如以文字塑造的奇幻電影,獲作家喬靖夫、月巴氏及電影導演麥曦茵跨界別肯定!  ※作品與紅眼於《明報》專欄發表的番外短篇相互交錯,惡夢連連,雙線訴說著一個個逼視人心慾望、醜惡與傷痕的荒謬夢境。  名人推薦: 「構想奇詭,既有近未來科幻設定,又兼具魔幻異能戰鬥的情節,佐以風格細緻而且極具影像感的文筆,予人豐富的閱讀體驗。」  ——香港作家 喬靖夫  「幻想與現實交錯,文學與通俗互撞,有一種久違的看小說快感!」  ——香港作家 月巴氏  「現實如惡夢極惡,紅眼以對人性善惡的獨特觀察,引領讀者踏進 《蜃氣樓》的奇詭異想世界,令人反思如何在殘酷暴力世態中,保持清醒與溫柔。」  ——香港電影導演 麥曦茵  作者簡介: 「蜃氣樓」創辦人,藏書人與鐵匠,常被誤以為是解夢專家。  另有筆名紅眼。專欄作家,影評人。《藝文青》總編輯。寫電影、電視劇、流行文化。寫小說。文章散見《明報》、端傳媒、商台903、《Madame Figaro》、《虛詞.無形》、《週刊編集》、ACOO、天下獨評及其他已消失的香港媒體。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近著有短篇小說集《壞掉的愛情》、《伽藍號角》。  目錄 推薦序 喬靖夫  推薦語 麥曦茵、月巴氏  吠陀閃光 (可供試閱) 百花塗鴉  順風雷  無限年之鏡(一)  無限年之鏡(二) Continue reading ” 蜃氣樓01── 無限年之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