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雨夜

這裡的街道有一陣不怎麼令人愉快的氣味。

街道上充滿了積水,一旁的垃圾桶裡頭已經堆滿了垃圾,桶外頭也堆放著約有半個桶般高的垃圾和雜物,三幾隻蟑螂在上面大搖大擺地爬著。

垃圾堆裡頭甚麼都有,就是沒有紙皮。

原因顯而易見。

在街道旁邊,一個瘦瘦小小的駝背老太太捆好了堆放在手推車上的紙皮箱,在腳旁的一個水桶中舀了滿滿的一瓢水,小心地澆在紙箱上,濕了水的紙皮隱約地傳出一陣霉味。

街旁的小吃攤經已收拾得七七八八準備關店;裝過牛雜的盤子用熱水燙過,散發出一種像是內臟的腥臭,又像是飯盒重新翻熱後的鬱悶氣味。

而這一切的氣味混和著,予人一種難以言喻的不快。

這種氣味甚至沒有辦法用文字來具體地描述出來。

這只能說是一種和生命、朝氣等等美好事物正好相反的氣味。

讓人聯想起腐壞、死亡的氣味。

在這樣的街道之中,一個男人一隻手拿著兩個塑料袋,從外面的形狀看來,其中一個很明顯裝著盒飯,而另一隻手拎著一罐啤酒。

他隨意地往前走著,時不時往嘴裡灌一口啤酒,然後「呃!」地打出一個急速的酒嗝。

雖然已經時值黃昏,但應該也並未到適合在街道隨意地喝酒的時間。

他似乎是沒有醉的;在行走時他成功避開了馬路上攤開尼龍蓆兜售雜物的外籍大叔,又能夠刻意遠離行人路上穿著超低胸,但臉上的脂粉厚得幾乎要龜裂的中老年妓女。

但他並沒有成功走出意味著清醒的直線,而是走著彎彎曲曲的標準醉漢路線。

滴答。

好幾滴雨點滴答滴答的落下,然後連成一片密集的淅瀝淅瀝聲。

並沒有多少人發現烏雲伴隨著夜幕到來;雖然這雨並不算大,但澆在頭上的不快亦足以讓街上的途人連忙逃到帶著雨篷的行人路上。

但那個喝著酒的男人對此並不在意。

他只是抬頭望了望天,然後哼起了明顯地走調的小曲。

雨下得越來越大,但他半點想要走快點的意思都沒有。

不如說,他似乎在享受這場雨,走得好像更慢了。

答答答答。

一連串腳步踩在積水裡的聲響。

啪!

男人的右肩被人狠狠地推了一下。

一推之下,男人只是右肩輕輕地往前靠了靠,甚至連重心都沒有半點改變。

男人想要轉過頭之際,又是「答答」的兩記腳步聲。

左面?

男人皺眉。

右肩在後方被推,從右面轉身是再也正常不過的自然反應;但後方傳來的腳步聲竟是由左方傳來,讓男人不禁皺眉,然後打算從左面轉身過去。

正打算要轉身之際,他左手提著的塑膠袋突然受力被往外扯去。

男人瞬間反應過來,然後左手便猛地往上急提。

是一個小男孩。

帶著衝刺的一奪不成,小男孩在男子的大約兩步距離處好不容易才站定,然後急速地轉過身來。

……約莫十二、 三歲?

男人盯著面前的小男孩看,眼裡有點狐疑。

那小男孩一頭髒亂的短髮,雖然不算很長,但結成一團一團的似乎很久沒有洗過,髮尾也像是狗啃過似的,大概是拿剪刀自己剪的。

他穿著灰灰黑黑的短上衣,那灰色不是很能分辨出到底本來就是灰的,還是白色的衣服髒到變灰的,身上也帶著一股難聞的臭味。

男人沒有講話,兩人只是站著,互相對視。

小男孩沒有答話,眼神顯得有點混亂。

能避開他這種搶東西的法子的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

他現在甚至不清楚自己該要逃,還是該怎麼樣。

但腹中的胃壁互相磨擦那種叫人難受的飢餓感讓他決定再拚一把。

他往男人的方向衝去。

男人抬起的手大概有兩個小男孩這麼高,男孩助跑大概是想要跳起。

但有點出乎男人的意料,小男孩沒有選擇起跳,反倒隨著前衝的動量壓低了身子。

然後小男孩的身影隱沒在男人右眼的漆黑之中。

已經過去快要半年了,但男人對失去右眼視力依然十分不習慣。

而且酒精和疏於鍛鍊也大大減慢了他的反應速度。

他邊低頭邊想往後退,但是已經晚了。

右方側腹處突然傳來一記讓人十分熟悉的銳痛。

這個小男孩一定很擅長打架。

男人心道。

以小男孩的身形而言,他這一拳重得異常,而打擊的位置亦正好瞄準了肝臟的位置。

不可能是湊巧的。

假如是一般人的話,大概已經倒了。

只是恰好這個男人,並不是一般人。

側腹硬吃了一拳,男人只是退了半步;但吃痛間右手無意識地放了下來,小男孩一把便將他手上的兩個袋子奪去,然後死命地逃跑。

男人呆在原地,搔搔頭似乎沒有追的打算;但突然之間似乎想起了某些事,一驚便急踏起步往前狂奔而去。

畢竟身形差距擺在那裡,小男孩大概逃不到一個街口,男人便已經快要追上了。

他試著伸手去抓,但小男孩的動作著實靈活,好幾次都抓不著;反而因為這些動作又被小男孩甩開了一點距離。

男人前望,再往前一點就是小攤零落的內街,這一手抓不住的話,躲進去的小男孩幾乎不可能抓得住。

男人一咬牙,橫手便向男孩的身軀掃去。

一掃之下小男孩直接雙足離地往後被拋飛,「呯」地摔到三、四步外的垃圾桶旁。

小男孩摔在幾個鬆軟的黑色大垃圾袋上,邊咳嗽邊掙扎著爬起身來。

小男孩這才看得清,這個拿著一罐啤酒邊走邊喝的,連走路都走不成直線的男人,絕對不是甚麼好欺負的對象。

被雨水所打濕的衣服緊緊地貼在男人的軀幹之上,雖然稍稍有一點因荒廢而帶來的鬆弛,但他身上依然帶著極為明顯的肌肉線條。

但他身上的肌肉看起來並不像是從健身房鍛鍊而來的那種平衡而飽滿的肌肉,而是尖削的,明顯為某種施力方式而特化的肌肉。

雖然有小心地瞄準過,但看到小男孩確實地摔落自己選擇的地方上,他也是暗暗地鬆了口氣。

自己的身體已經遲鈍成這個樣子了麼。

雖然只跑了一個多街口,但男人已經開始氣喘了起來;酒精和久違的運動引致的血液循環加速之下,他甚至有點腦門發白。

得把那個拿回來。

他喘著粗氣,往小男孩處走。

明明狠狠地挨了一記,但小男孩還是緊緊地捏著從男人處搶來的兩個塑料袋。

小男孩大概以為男人想要接著打他,他好不容易才站直,便立馬又雙拳緊握,咬著牙往男人處揮去。

但剛才得手也是乘了男人鬆懈和蒙到右眼的死角,現下男人緊盯著他,自然不可能這麼容易得手。

男人隨手一撥便架開了小男孩的拳頭,然後又將他推倒在垃圾袋上面。

不知道小男孩從那裡學來的,但他揮拳時的動作,是拳擊的動作。

雙腿分前後,雙手握拳,右手揮拳的時候左手在下頜之下。

男人不禁無名火起。

「這是甚麼軟綿綿的拳頭。」他的語氣帶著明顯的惱怒:「揮拳的時候要把腋下夾緊、後背微曲、用腰間的旋轉把拳頭推出去!」

在暖黃色的街燈之下,雨水的顆粒折射了光線之後變得清淅可見。

在綿密的雨點之中,他的拳頭快得如同劃破了雨幕一般。

拳鋒所及,碩大的雨滴被轟成無數的雨粉。

基礎的、正確的、完美的左刺拳。

但在小男孩的眼中,這一拳如同魔法。

男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向這個小孩較真,在這裡示範甚麼鬼直拳。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裡突然無名火起,是因為他還想要揮拳、還是他再也不想要揮拳了呢?

小男孩自然不會理解他的心理活動,他只是一骨碌地站起來,直接便道:「教我。」

「吓?」男人沒有預期小男孩會有這樣的反應。

小男孩的眼神裡煥發著光彩,就像是看到心愛的玩具似的。

「這個。」小男孩輕輕弓起腰,學著剛才男人的示範,揮拳。

雖然幼嫩,但他的確抓到了他剛才沒有的腰間旋轉。

「教我。」揮拳之後,小男孩又緊盯著中年男人,重複道。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