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成真的條件〉(又曦)

(一) 陳老師

啊,你是記者嗎?

其實那件事學校已經報了警,我們也不太方便交待,所以你們還是去問警方吧……

咦?你是林沅婉的家姐?想談她的學校生活嗎?

這個,其實我覺得應該是家庭內部溝通比較重要,不能什麼都指望學校……

原來如此,好吧我明白了,那我就稍為說一下……

林同學平日在課堂上都比較文靜,不太說話,讀書成績和操行都一般吧,就一個很普通的女生。

第一次留意到她,是聽我們班上的女生說起,林同學很喜歡說謊。

啊,請你別緊張,說的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謊話。大概就是說自己在路上被星探發掘啊、被別的學校男生搭訕啊……那種引人注目的話題吧。

後來我了解到她的背景,知道她來自單親家庭,大概只是想要別人關心吧,也無傷大雅。

青春期嘛,都會希望自己受歡迎,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學生。

之後也曾聽過班上的女生說,林同學特別喜歡吸引男同學注意,男女關係比較複雜……

什麼?你說她有沒有投訴過受傷的男同學?

……沒有吧?怎麼會有投訴呢?

班上的同學都說,被刺傷的男生是她的男朋友啊。小兩口子吵架的事,怎樣也不會驚動到老師啊。

現在的中學生都很早熟啊,我們班都有好幾對情侶,反正我們這些做老師的,管也管不來,就隻眼開隻眼閉吧。

不過怎樣也好,為了感情事而在學校傷人再畏罪自殺,我們這些老師也很吃驚啊。

林姐姐,我明白發生這樣的事是很遺憾,但也希望你明白,學生的私生活也不是學校管得著的,最重要的還是家庭教育啊。

我也希望林同學可以早日醒來,事情水落石出,還受害者一個公道啊……

咦?林同學在學校裡的朋友嗎?唔,應該是Becky吧。

那我還要接女兒放學,先告辭了。

(二) Becky

是,我是Becky,請問你是……啊?

不、不要追著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跟她已經很久沒聯絡了!

嗄……嗄……小姐你是學界選手嗎……咦?你是沅婉的姐姐?你不是小時候就跟她分開了嗎?

是嗎?好吧……但是,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我只能說說我們以前的事啊!

該從哪裡說起好呢?就是,form 1的時候吧,我們是同班同學。

有一次調位,她被調到我的旁邊。我跟她都屬於不太起眼的那種女生,在班裡沒什麼人注意,也沒有太多朋友,就慢慢地開始聊起來了。

聊的話題都是電視劇啊、偶像啊、小說啊、漫畫啊……反正就是很無聊的,大家只想在學校找點樂趣吧。

那時我們小息會一起聊天啊,午飯也會一起出去吃,所以大家都覺得我跟她是好朋友。

事實上?那個……嗯,的確那時我們也算是好朋友吧,我在學校裡最熟悉的人就是她了。

不過升上form 3之後,感覺她就有點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就是……感覺啊。怎麼說呢,因為我一直都很平凡啊,感覺她也是同類,但那個暑假之後,她就好像換了個人。

換了個髮型,戴上了隱形眼鏡,感覺皮膚也變好了,也不知是不是化了妝上學。

我問她,為什麼突然變漂亮了? 

她就一直不肯說真話,只說她自己沒變。

再問她暑假時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她也不肯說,只說很普通地過了一個暑假。

那時我就覺得很不舒服啊,我們不是朋友嗎?為什麼不肯跟我說真話?

就算她說是為了追男生,我又不會看不起她。

不跟我說,就是不把我當朋友吧?

然後自那時候開始,班上就傳出了關於她的傳聞——

你問具體……那個……不太好說吧……畢竟我也不清楚整件事啊,當時都是男生們在說,不關我的事啊……

那時我跟她也開始沒什麼話題了,大家聊不起來,慢慢我也在班上認識了別的朋友。

我知道關於她的事就這樣啦,別的我真的都不知道。

莫敬暉?啊啊,是她的男朋友啊,我們全班都知道。

一起多久?唔……感覺很久了,可能有三個月了吧……但因為暑假之後我都很少跟她談話,所以也說不準……

反正其他事我都不知道,你去問那些男生吧。她的事,還是男生們更清楚吧!

再見。

(三) 男同學甲

對,我是3C班的,你是誰?咦?想問林沅婉的事?

呵呵,我跟你說,那女人是個騙子啦。

騙什麼?哎呀,女人還能騙什麼?當然是騙男人啦。

她啊,就是裝出一副老實的樣子,但背地裡就……嘿嘿,你懂的。

啊?這都要明說嗎?

好吧,她做援交啊,就是出來賣的。

怎麼知道?全班都知道啊!

反正有人看到她拍照片放上去援交網站找客人,就保存下來,在班裡揭穿她的真面目啊。

……誤會?不會啦!

連她的好姐妹都說,她放完暑假之後突然變了個人啊。

打扮變漂亮了,用的書包和校服都換了貴價貨,還換了最新一代智能電話!錢從何來呢?

問她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她也不承認,後來就被揭穿了,原來是去賣啊!哈哈哈,還真看不出來呢,form 2的時候明明還是那麼不起眼,原來是這種女人啊。

莫敬暉?唉,那傢伙是傻子啊。

明知道那女人是這種人,她做援交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他還是一頭熱的去追她。

我們都笑他,是不是光顧過之後沉船啊?

他就說什麼相信愛可以感化一個人……你說他傻不傻?這種女人,換我就死活不要了。

別說,他對林沅婉還很好呢,基本上每次下課都看見他們在課室角落親熱,也不會看一下場合。

唔,他為什麼在木工室被刺?

啊啊,大概是那女人發神經了吧?我們班裡猜,可能是莫敬暉叫林沅婉不要再做援交,她不願意,就吵起來了吧?

真的很無辜啊,為那種女人受了那麼重的傷還要做手術……

唉,希望他快點醒來就好了。

咦?援交網的照片?

我沒有保存下來啦,我對那些又沒興趣……你問問我們班其他男生吧,反正誰都知道的,我真不騙你。

我叫什麼名字?哎,關你什麼事啊?神經病!

(四) 王子宇

請讓一讓,我不收傳單也不做美容……唔?什麼?你問林沅婉?你是……

哦,原來是林姐姐。那個……對於令妹的事情,我也感到很遺憾,請保重。

那個,林沅婉在班上的人際關係?這,怎麼說好呢……

啊?原來你已經知道了嗎?

是的,大半班同學都說她做援交,而莫敬暉不介意,還願意做她男友——

但我覺得事情不是這樣的!林沅婉根本不是那樣的人!

啊,是的,其實我跟林沅婉是小學同學,不過不算太相熟吧,就是見面會點點頭那種。

不過這麼多年了,我對她的個性很有信心啊。

她本來就是很文靜的女孩,傳聞傳開之後,她更加避開同班同學。

援交網站的證據嗎?

那個我保存下來了,因為就是覺得很假啊。

……來,這就是在班裡流傳的那張圖。姐姐你看,也不過是一張自拍照片加上幾行字而已。

任何人都可以打字啊,而那張照片也不是什麼性感私密相片,就很普通的女生自拍啊。

不是我說,只要我取得了任何人的自拍照片和電話號碼,就可以偽造這樣的網站截圖不是嗎?

咦?那個,我沒有證據啊……不過,我覺得莫敬暉那一伙人就很可疑啊。

一開始流出這張截圖就是他們,之後還不斷反覆在班裡說林沅婉做援交。

我……我試過叫他們別亂說,但他們馬上就來欺負我了,裝著玩耍的樣子,下課後就過來騷擾我……

找陳老師?姐姐你見過那個老師嗎?

沒用的啦,他那種人只想早點收工,平安無事出糧而已。

反正,不知不覺間大家都認定了林沅婉是不正經的女人。我覺得不可能啊,但也提不出相反證據,連我自己的朋友都說服不了。

之後,林沅婉就成了莫敬暉的女友……甚至在課室裡,都會對她動手動腳。有時我覺得她的表情看起來很不樂意,但大家都說他們是在耍花槍,叫我別多管閒事……

其實我上星期曾試過想找她說話,問問她到底是什麼回事?

但她好似很害怕的樣子,馬上就逃開了。

不久,就發生了木工室那件事……

啊,姐姐,你電話響了,先聽電話如何?

……咦?真、真的嗎!那、那真是太好了!

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醫院嗎?

(五) 林沅婉

嗯……啊……姐、姐姐?我、我在哪裡?是監倉嗎?啊……是醫院啊?

那個人呢?那個人死了嗎?

是嗎……那我……我會不會……咦?王子……你怎麼也在這……嗯……謝謝你……

不好意思,王子,我想先跟姐姐說說話,可以請你先到外邊嗎?嗯……謝謝……

姐姐,你信我,我……我不是有意刺傷莫敬暉的,只是意外……

什麼?他是我男朋友?才不!

從來都不是啊!

為什麼大家都說他是?我也想知道呢,明明一直說謊的人是莫敬暉,為什麼大家都不相信我?甚至連Becky也相信他不相信我……

咦?王子相信我?真、真的嗎……那太好了……

啊?事情是由哪時候開始的?

我想應該是暑假之後吧……

爸爸再婚之後,我搬去跟你們一起住。媽媽還說上學要整齊一點,所以把我的校服和文具都換過了,又換了新髮型,還配了隱形眼鏡。

開學不久,我不小心掉了電話找不回來,媽媽又給我買了新的。

然後,就有些同學開始留意到我的改變,說我變漂亮了,當時我還挺開心的。

Becky說我騙她,不肯跟她說真話?

那個,因為她還跟爸爸和繼母一起生活啊……如果我說我媽媽把我接走了,我怕她不開心……不知該怎樣開口……

是嗎?她就因為這樣,開始不相信我嗎……不,也不是她的錯……

當時我也沒有太注意到她的心情。因為開學不久之後,他們就開始說我做援交。

一開始那些男生先在課室大聲叫我「援交妹」,我曾經罵回去。

但他們都說早就有證有據啊,抵賴也沒用啊,指著我邊說邊笑。

那時候我想,謠言止於智者,就不去理他們。

沒想到漸漸所有人都當真了,連Becky都疏遠我……其他人都算了,怎麼連Becky都會相信這些謊話呢?

我想過要澄清啊,也找過陳老師投訴啊,但根本沒用,他們還是覺得是我在說謊,是我敢做不敢認。

我坐在課室裡就像一個外人,沒人幫我,也沒人相信我。

這時候,莫敬暉開始過來找我搭話。

一開始我還挺高興的,因為他在男生當中很有影響力,如果他幫我說一句,大家就相信我了吧?

結果,班裡反而流傳他是我男朋友。

我叫他澄清,他只說他不介意。然後,他……他就開始對我摸手摸腳。

一開始還只是摸摸手、搭搭肩,但有時就突然抱我的腰,還摸我大腿……

我很討厭這樣,嚴詞拒絕過,甚至尖叫過非禮。

但他卻根本不當一回事啊,同學們也沒人幫我……大家都相信他說的,以為我是他女朋友,以為我們只是在耍花槍。

怎麼會這樣呢?他是真的在非禮我啊!我也真的不是他女朋友啊!

但莫敬暉和那些男生就一直重覆說謊,一直說我是放蕩援交妹,說莫敬暉還不介意我的身份,真是最佳男朋友……

他們甚至說到連老師都相信了。

即使我去跟老師說,他也只是重覆「跟同學好好相處,不要吵架就誣告人」……

我對這間學校感到好絕望。

你記得嗎?我早兩星期還跟媽媽說我想轉校。

結果她只是說現在學期讀到一半不好轉,還說我這學校也挺好……

我真不知道還可以找誰幫我。

那天吃完飯,我一個人在走廊發呆,莫敬暉又跑來騷擾我。

我掙扎,但力氣根本敵不過他,就被他扯進木工室。

他對我又抱又摸,還把我壓在桌上……

那時我真的很害怕他會強姦我,不知哪來的力氣拿起桌上的東西,就向前刺出去——

回過神來,他已經倒在地上,滿身是血。我全身發抖。

這時鐘響了,馬上要開始上課。我擔心被發現,擔心自己被抓到會被判殺人罪,天旋地轉,站都站不住。一時急起來,就拿起刀子割腕……

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我只是自衛!

——姐姐,你相信我嗎?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