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問太平 卷一:分裂

序章 《劫後重生》(上)

「記著……」

「不要回來……不要回來……不要回來……」

***

痛,一陣有如目睹伴侶離逝的哀痛,洪潮般席捲心頭,令男人從昏迷中猛然驚醒過來。

「她是誰?……我是誰?……這到底是哪裡?……」空間扭曲、時間錯亂,他心內一片茫然。

這已是第四次了。

男人空洞的意識內,那句說話的迴響彷彿無法消退,只是無論他作出多少假設,卻仍然勾不起一絲浮光掠影。

茫茫記憶裡,他除了知道自己是人類,有邏輯、感情,了解語言文字,以及擁有一些知識和概念外,便自覺跟一個初生嬰兒,基本上沒有甚麼分別。

不過再想,這比喻也不完全正確,皆因無知嬰孩尚且能大哭大鬧,可是現下的他,全身依然不能動彈,甚至已失去了五感知覺。

無聲、無色、無味、無香、無形,這是所謂死亡後的空間嗎?

他不知道。

但卻唯獨有「我」。

只知把自己驚醒的那道聲音,留下的烙印有多深刻,刻下這「自我」的意識縱是毫無識體依附,卻是真的存在。

其實他並不介意此時身困於何種虛無境界,只因就算他知識淺薄,也懂宇宙萬物之間那無限的可能性,決非他能憑空猜想出其中奧妙;可是縱使他生前犯下了十惡不赦之罪,死後被打下了無間地獄,但又試問哪有厲鬼不想逃離幽冥,甚至重生贖罪?

這道理想來再簡單不過,放棄或堅持卻非在他掌控之內;此刻他實際上能做到的,便只有盡力保持這意覺的清明。

意識中再次傳來一波一波、有如飛行物自空中盤旋而至的嗡嗡聲;男人似是早已明白將要發生的事,立時嘗試把注意力轉離來音,豈料那「聲音」不退反進,直至到了他靈台中央,腦內又忽然變得萬籟俱寂。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刻,他再度醒來。

這樣混混沌沌的由昏迷轉醒再昏迷,對他而言,並不存在現實和夢境的分別,只不過是意識之中出現了斷層,狹縫裡插進了那女子的聲音。

雖然那痛苦依舊震撼心靈,不過他卻突然意會到,自己這次跟之前有著一些不同,只是又無法確定是甚麼;可幸就是那一點點的疑惑換來了心念急轉,把他的注意力抽離了那無依的循環。

「這種,應該就是皮膚上的觸覺……」凝神間,他旋即感到有著不知是汗水還是淚水,在臉頰上流動。

「至少,我並非死了。」須知當他每次醒來,都只能確定自身靈魂的存在,如今連汗毛傳來的丁點感覺,亦相對地變得如遭電擊般明顯。

心神隨汗水往全身皮膚巡迴遊走,那有如萬千螞蟻在身上爬行的癢癢感覺,漸漸在他意識裡,勾畫出軀體四肢的輪廓。

他適應著這形態,自然地生出了上下左右這些概念;同時間,後腦、手肘、腳踝、後肩的觸感,亦相繼從冬眠中甦醒過來,把新的資訊輸送至他的大腦。

身體已不再如飄浮在太空般虛虛蕩蕩,這是事實;可是還未受自己控制,也是事實;他深知凡事有其法則,急躁只會磨鈍知性,倘若在未知就裡的情況下橫衝亂撞,最後或會弄巧反拙。然而刻下他的狀態距離重歸自主仍是遙不可及,能否把握此刻契機,極可能是此轉化過程中的成敗關鍵,心態不宜過於被動。

收斂心神,實為此際換回主動的最好方法;男人閃電間已把身體傳來的訊息重組分析,之後確定自己正躺在某物體內,再以此為基本,立即下了數個定論。

首先,從地面的震動及與背部的磨擦,加上身體在移動時的慣性擺動,他相信自己所處之物體,正朝著頭部那方向,以極高的速度移動著。

第二,這物體時而直衝,時而急轉,但極速始終維持不變;他亦大膽假設,這是一個無人駕駛的自動裝置。

而他最後的結論,便是由於自己清醒的時間一趟比一趟長,那麼樂觀一點看,自己應該正逐步自某種傷患中痊癒過來。

可惜,樂觀始終是危機感的最大敵人;他,亦自知有可能正被送往屠場。

「只要到達目的地前,能夠回復活動能力,到時也不致任人宰割……」男人冷靜地盤算一圈,惟獨計劃終究難敵變化;他的身體,已突然不由自主地往前方急速滑去。

「物體正在減速。」這一變來得非常急遽,他卻已立即明白過來;豈料推想還未及多進一步,數道電光竟忽地畫破漆黑,閃過他的眼前,同時一陣如被猛鎚敲擊的劇痛,旋即由他頭頂蔓延至全身四肢,炸得他整個身體離地彈起,意識斗轉星移,心臟更似被殛得要拋出體外。

蓬~沉雷悶響鑽進耳中,正是身體猛力跌回地上的聲音。

漆黑中瀰漫著一陣中人欲嘔的焦臭。他側滾到了物體的邊緣,軀體爛泥般倚著一牆,五內就似被炸碎了再混成一片,舌頭嚐著血腥,腦中卻空空如也,甚麼逃生大計、身世之謎都消失得無影無踪。

觸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已全數回來,喜悅卻仍留在深淵。他只知尚未重獲肉身感覺之前,「軀體」純屬一個概念。那軀殼無冷無暖、不痛不癢,僅存的意識在絕對的漆黑中卻是自由的;相對地,現在四肢身體的劇痛真確無比,卻又不能動彈分毫,心靈反而更感到像是囚於牢中。

深淵中的時光,有如一道劫河流向地獄,絕無回頭的餘地;而若然他了解時間是以甚麼來刻度的話,就會知道,距離物體完全停下,只剩下了不到一分鐘。

「啊~~!」被迫進了死角的他,本能和慾望突然破牢而出,呼喚著他的靈魂。而在他心裡面焚燒著的,亦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若果連提起一根手指也得耗盡他僅餘的精神與生命,他也絕對無悔,絕對不會放棄。

死亡,可能並不可怕,不生不死,卻剝奪了活著的證明。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