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乘往堅尼地城的137號死亡電車(下)

第9話:「我要更多活人」(上)

耳際傳來一陣詭異的鳴叫,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所致。

「翔哥哥……」小穎顫抖著,視線避開地板上的死屍,「張紙……寫咗啲咩?」我盯著被圈著的「關天翔」三字,渾身盡是寒毛卓豎。

「Why always me?」我微聲自嘲道,卻無阻恐懼戳進肌膚裏。

怎麼偏偏只是我的名字被圈上了?這名單上印著的是什麼人?

「呼哧……呼哧……」我恍然若失地掃視名單每一行,名單的上半張被血染污,使我看不清部分姓名,可我還是在下半張找到幾個熟悉的名字,每一隻字都刺進心坎。

「葛韻初……夏舒穎……章千琳……雲一哲……韋文杰……錢傲軒,即係James……」我微聲讀出那些詭異的新細明體,「沈……沈芊琴。」

一個不漏。

「即係話……呢張係……」小穎還未說畢,咸爺便一臉激動地奪過我手上的名單,接著錯愕地低頭:「晨小絲,我一早就感覺到你都嚟咗,不過,我寧願你冇嚟。」

晨小絲,理應是咸爺先前說要尋找的女子。依照他的口吻,似乎咸爺很著緊這個人吧?

我不禁凝視身旁的芊琴,實在希望芊琴沒被扯進陰間,安然地待在現實世界,即使遺忘了我的存在也值得。不是嗎?

「邊個寫呢張嘢㗎……嗚嗚……」小穎俯視雙腿,我這時才驚覺她並無穿鞋。對,她的鞋子在1樓走廊丟失了。

我輕撫小穎的頭,苦苦思考著:「會唔會,呢張名單係屬於茹霜嘅,方便佢統計呢度嘅生還者,或者係選擇將邊個扯進陰間?」

等等,這樣的話……

「我哋……係被選中墮入陰間嘅人?」咸爺揉著耳朵,露出違和的溫柔微笑。

對不起,這一點也不好笑。

「We are not randomly selected。」我呢喃著︽嗜血異度︾裏的一句經典對白,那正好切合了當下的恐怖事實。

若果這張名單是屬於茹霜的,那麼的確揭示了,我們是被針對性地扯進陰間。腦海忽爾浮現乘搭137號尾班電車當晚,芊琴堅持乘搭電車的畫面。怎麼會這樣?芊琴不是討厭乘搭電車的嗎?難道,是什麼負能量驅使她乘搭電車,最終牽連我和韻初等人?

一切,難道都是註定的? 

「嗚嗚……對唔住啊弟弟……」我轉身看到千琳撫著男孩屍體,崩潰痛哭。

「我想撲出去㗎!我頭先好想㗎!」千琳抱著頭顫抖,淚如雨下,「但茹霜係空間創造者,佢理論上無敵,我衝出嚟都救唔到弟弟……」

我愣住了,千琳的話也不無道理,若果茹霜創造這個異世界,她應該是不死之身,因為她可能早已死了。

我難過地低頭端詳男屍。男孩背部朝向我們,四肢因曾經的劇痛而扭曲,臉容透露著深淵般的絕望。最令我心寒的是,男孩後腦至脖子是一大塊的血肉模糊,那是被茹霜重創的結果。

我的視線墜落在男屍右臂上,那裏是一個又一個的交叉,想必是茹霜剛才用菜刀畫刻下的。但是,茹霜如果只想殺死小男孩,何必大費周章用刀刻下交叉的血痕?

驀然,記憶浮現茹霜那嚇人的外表,使多個畫面迅速交疊。

沒記錯的話,茹霜的左臂上是多個交叉的血痕,就跟男屍情況如出一轍。想起來,為什麼茹霜的左臂會有這些疤痕?

咸爺從男孩嘴裏拉出紙球,將之打開:「嗯……果然。」我亦看到那張紙右上角的數字:167。

「頭先陳嬸嘅嘴裏面都搵到第149頁……」芊琴越說越慌,「會唔會呢度嘅屍體……嘅嘴裏面都……」

我掃視太平間走廊內的滿地腐屍,心裏塞滿反胃的懼意。

窗外的雨鳴從鐵門縫滲進,咸爺輕力關上了門。我瞧著黑色手錶上的「22:24」,不禁躊躇James現正身處哪裏。

在一個半小時內,我們必定要找到逃離陰間的方法,而關鍵很可能藏於茹霜的日記裏。

根據先前經驗,茹霜有將日記紙塞進死者嘴裏的怪習。會否太平間內的屍體口裏,都塞滿了日記頁面?我轉身盯著身旁的芊琴:「小琴,可唔可以幫我攞住支電筒,我哋去檢查一下──」

「唔好同我講嘢啊,」芊琴紅著臉瞪著我,「我未原諒你啊變態!」

我錯愕一番,哭笑道:「我……頭先冇心㗎。」

「白痴!」

經過5秒Deadair後,竟是小穎先開口:「翔哥哥,我同你去啦。」

「嗯?唔好啦──」

小穎牽著我步往數米外,戳著我指責道:「翔哥哥,今次係你錯啊,女仔邊可以隨便摸㗎?好變態啊你──」

「喂,我真係冇心㗎,我諗住捉佢隻手㗎咋……」

「唔信唔信唔信,如果我係芊琴姐姐一定討厭你啊,今次小穎都唔幫哥哥。」

「None of your business。」我差點吐髒話,這未免太委屈了吧?

「翔哥哥……其實你而家想做咩?」小穎恍然嘟嘴,情緒轉變比恒指升跌還要快。

「嗯……搜索屍體個口。」

「吓……咁得人驚……」小穎一愣,手抱麵包。

「講笑啫,其實我哋去冒險樂園玩咋。」

「唔好笑。」小穎又戳了我一下。

我不欲小穎目睹血腥畫面,於是叫她回去,硬著頭皮對屍體的嘴巴進行搜索。兩分鐘後,我手提一堆黏答答的紙球回到同伴身邊。果然,太平間的幾具屍體口裏都被塞進了日記,每張右上角都寫著一個三位數字。

為什麼茹霜有這種變態的習慣?

「313、533、535、537、53……9……加埋陳嬸同埋弟弟口中嘅149、167……呢度總共有7張。」我將日記紙順頁數整理好,在地板上鋪平,「不過點解會有五百幾頁?佢本日記唔似咁厚……」

「嗯……茹霜好似有失憶症?」千琳拭著淚,終於冷靜過來,「可能佢已經寫咗好多本日記,不過為咗記住最重要嘅嘢,就將過往嘅重要部分夾埋落最新嗰本度?」

「哈哈,Anyway,快啲睇下日記寫乜先啦。」咸爺苦笑道,我亦點頭,此際還在管雞毛蒜皮的事實為不智。

我從第149頁的第一行閱讀起來,再次看到熟悉的醜陋字體,確定這是茹霜的日記。

3/10/2013

經歷中學生活一個月了,還在努力適應中學環境。爸爸曾說過,仁宗書院是一所校風一般的學校,但我可不這樣認為呢。1B班的同學只是上課不專心,經常翹課而已,也沒有幹出什麼離譜的事情。

不過,班主任孫老師將茹霜編到了窗邊的單人位,上課時總是很孤獨,目前還沒有交到中學朋友,還是自己一個吃飯、放學步行回晨福。其實難怪的,我為人太被動了,其他同學又怎會想跟我交朋友呢。

不過,下個月是劍擊隊的選拔,反正我在小學也有學過劍擊,或許去碰一下運氣吧。在選拔期間,可能我能認識到可愛的夥伴呢。

加油啊小霜,要相信明天是美好的!

我將第一張日記的內容小聲朗讀,眾人屏住氣息,唯獨小穎手抱麵包靠在芊琴身旁,說著「姐姐唔好嬲嬲啦,翔哥哥佢唔咸濕㗎。」之類的話。小穎果真是個可愛的小妹妹,自以為很了解我般。

「茹霜係晨福大廈嘅居民……」咸爺掏出𠝹刀把弄著,「哈哈,嗰間仁宗書院校風點止一般,直情係地獄。啲人毆打訓導主任仲多過讀書,每年都有幾單風化案,係出晒名嘅殿堂級爛仔學校。」

「茹霜似乎係個好善良嘅女仔……」千琳掏出扭計骰扭動著,眼神空洞,「但點解而家會變成咁……」

我不語,開始讀出第167頁的日記,紙面被污血所沾染······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