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視之眼

《第一章》

「不,我並不是甚麼福爾摩斯。」馬特里先生向前走了兩步:「我只是一個有著一隻奇怪眼睛的大叔而已。」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天氣卻依然悶熱,馬特里先生手上拿著從床底抽出來的外套一點也沒有派上用場。

收到電話時是早上九點,他才剛上床不到一個小時。昨天晚上完成一個委託錯過回家的尾班車,便索性回到一年多前的老巢,跟認識了好久的老朋友一起喝酒聊了個通宵。是沒想到才回家補眠,不留情的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他長滿鬍子的臉還來不及修剪,只用水把墨

染般的蓬亂頭髮輕輕撫平便趕出了門口。

按照電話留言中所說的方式穿過了文新學校後面的小徑,那是只有居民才會走的窄路。平日就算來石澳,一般都只會在泳灘和石澳道之間來回,像今天這樣在石澳村路穿梭對馬特里先生來說是首次。

這次委託人的丈夫姓夏,姑且先叫她夏太太吧。她住在密集村屋裡的一所兩層高獨立房子裡,門前掛著一個用長春藤做成的乾花圈,門外還放著幾盤耐旱耐寒的淺根性植物,馬特里先生知道它們的名字叫蚊母。但從葉子有蟲洞及葉尖變黃的情況看來,屋主並沒有很細心地照料它們。

馬特里先生自從當上偵探以來,便開始種植一些小盆栽,興趣又說不上,只是無聊打發時間,但自此每當在外工作看到盆栽都會留意起來。

夏太太的門並沒有安裝門鈴,馬特里先生猶豫了片刻,才敲起那松木做的實心大門。在他還思忖為何這家連門鈴都懶得安裝時,傳來扭動門把的聲音。四十歲的宋薇看到身材算是魁梧的馬特里先生先是錯愕,但很快便猜出眼前的男人是誰。

「你就是馬特里先生嗎。」她說,但她並不真的抱有疑問,原因是這位馬姓的男人與他電話裡形容的是一模一樣。

白色帶皺、胸口縫紉著三叉戟熨章的短袖襯衫、一條合身長度剛好的深藍色牛仔褲及一對沒鞋帶的樂福鞋,夏太太沒想到還能有人把這身打扮從頭到腳形容出來。

馬特里先生看著她停頓了一下,才緩緩的開口道:「是的,宋薇女士。」

「欵?」夏太太怔住片刻,自己有跟他提起過自己叫宋薇嗎?在電話裡一直只稱呼自己作夏太太而已。

「我可以進去麼?」馬特里先生開聲問道。夏太太連忙收起了疑問,把他迎進了屋內。

夏太太家雖然不算很大,但也是少有的兩層式公寓住宅,在香港這寸金尺土的地方來說已經是相當的寬敞。按馬特里先生的觀察,她只和不在家、且剛去了上班的丈夫同住。二十歲的兒子現在正在澳大利亞的墨爾本留學,而他兩天前瞞著父母跟朋友去了看脫衣舞,還因醉酒把一家賣肉桂卷的店的櫥窗打碎了,不過他沒有打算告密。

「不好意思,家裡有點亂,我丈夫才剛出去沒多久。」她說,馬特里向她報以一個「我已經知道了」的微笑。

夏太太有刻意的塗上平日不用的口紅,跟有點蒼白的臉不太配搭,所以她說話時馬特里先生總是忍不住把焦點放在她兩片嘴唇上,那顏色是彩通色卡的2028號,紅中帶橙的色號,他自己也驚訝能看得出來。

「我起初聽名字還以為你是個外國人。」

「那只是一個稱呼而已。」

「要喝些甚麼嗎?」

「不用了,我來之前喝過咖啡。」

「喔。抱歉這麼早就要你過來,我發現路克不見時心就慌了。」

「你是起床時便發現牠不見了嗎?」

「嗯……」她點頭:「牠通常都會叫我起床,但今天卻沒有。」

「這我理解,我的貓每天都會造出巨大的噪音把我吵醒。」

「我的不會,通常會默默坐在我床邊盯著我看,然後會用手輕輕的拍打我的頭。」

「大概不是輕輕而是亂拳把你打醒吧。」

「哈……確實。」夏太太養了十年貓,深知貓有自己的生理時鐘,通常在清晨和傍晚是最活躍的,會選擇這期間玩耍或是捕獵。所以當你正在懶床不願起來,正是牠最為清醒最想有人陪伴的時候。

「然後呢? 你發現牠不在時怎麼做?」

「我以為只是丈夫抱了他到下層去,但顯然不是,丈夫還在別的房間中睡覺。」

「你們並沒有睡在一起?」他指夏太太與丈夫。

「好久了……我們都覺得這樣大家會睡得比較好。」

「我也理解。」馬特里先生點了點頭,在夏太太旁邊經過,往上層的樓梯看去。

「路克牠不會自己跑出去玩麼?」

「不會!」夏太太堅定的回答,一秒都沒有思考:「牠很戀家,平日就算門打開也不會溜出去。」

「那確實很奇怪,但以前沒發生過同樣的事嗎?」

「有……就是有,所以我才想到要找你來幫忙。」

「怎麼說?」

「幾個月前路克也曾經這樣走丟過一次,失蹤了一天。牠也沒有自己跑回來,我四處找都找不到牠。」

「啊! 離家出走了。」

「那次我心急如焚,差點想要報警……不,我好像真的有去警察局了,但在門外接到了朋友的電話。」

「然後呢?」馬特里先生似乎猜到了結局。

「朋友打電話給我說找到了路克,但卻不在石澳泳灘這附近……」

「他說路克是在東丫村。」馬特里先生把答案說了出來,嚇得夏太太一大跳,橙紅色的嘴巴張開得像條金魚。

「你是怎麼知道的?!」

「東丫村距離這裡4.4公里,人類步行的話也要1小時8分鐘。」

他沒有正面回答夏太太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說起來。

「要是貓的話,要走這個距離並不是不可能,但考慮到牠是一隻十歲大,從不離家的家貓,忽然走到這麼遠的地方,是不太合理。」

馬特里先生表情也是充滿了疑惑。

「我也並不知道為何路克能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去,要不是我朋友認得我給牠親手造的頸圈,我也許不會找到路克了……」

「所以今天你發現路克又再次失蹤時,就想著牠會不會像上次一樣,跑到很遠的地方去。」

「我實在沒辦法,我丈夫只認為路克是跑了出去玩……所以我才明知道是清晨也要馬上致電給你。」宋薇她充滿愧意,馬特里先生看出她的確很擔心。

「如果是早上才不見的,牠應該還在這附近地方。」說罷,馬特里先生檢查了家裡半開的窗戶,可能夏太太以為路克並不會自己走出屋外,所以並沒有安裝防貓網。他又查看了餵食器,自動的型號,馬特里先生一直都想買要一台給他家的四隻貓,但怕自己不懂操作,所以打消了念頭。

餵食器上的乾糧充足,過濾飲水機也沒有缺水。他又走上了二樓,三間呈品字型房間的門擋在眼前,左邊的是洗手間,前面是夏太太的寑室,右邊則是丈夫的書房,且他平日也會睡在裡面。他留意到洗手間和夏太太房間的門上有多條明顯的刮痕,但夏先生房間的門卻很新淨。

馬特里先生又檢查地板尋找路克脫落的貓毛,但一無所獲。

「夏太太,你丈夫有鼻敏感是嗎?」

「……我已經不驚訝你為何知道所有事情了。」夏太太言語間暗示他猜得對。

「難怪。」說罷,他返回了大門,並從花園處掃視了一下四周的鄰居。大部份住戶似乎都沒有飼養寵物,除了住在宋薇對面的人養了一隻非常昂貴的雌性布偶貓。

這時右邊房子裡走出了一個背著運動包的男人,正好與馬特里先生對視,那男人先是想躲開他的眼神,但又忍不住好奇般把眼睛移往他身上。

「你是宋小姐的朋友嗎?」那男人一邊從口袋掏出鑰匙,把門給鎖上,一邊問道。

「不,算不上。」馬特里先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知道這麼回答是最好的答案。

「那你是在這裡做甚麼?」他讓人感覺來勢洶洶。

「她委託了我替她尋貓。」

「尋貓?!」他用訝異的表情回答,趁著這幾秒的對話時間,馬特里「看」到他今年四十二歲。

「對,夏太太似乎很著緊,所以我就這樣被委託了。」

「你是專門尋貓的高手?」

「不敢當,不過只要是生物我應該都能找出來。」自信並不足以形容馬特里先生對自己的評價。

「那你找到了嗎?」

「還沒,正剛開始呢,對了,那隻叫路克的美國短毛貓,你應該也知道是麼?」

「我不太清楚。」

「欸? 是嗎? 但夏太太說上一次路克走失了是你替她找回來的,我還以為你對這貓很有印象。」馬特里先生挑起眉,冷不提防地把話說出口來,只是宋薇她並沒有這樣說過。

「啊,那次。」男人像是記起了甚麼:「經你這麼一說,我記起來了,我和她不算很熟,所以她家貓的名字叫甚麼我不清楚。」

「原來如此。」馬特里先生感到好奇,又問:「你上次是怎麼把路克找到的? 聽說是在東丫村是麼? 你是路過那裡?」

「這個……我也不太有印象了,都好一段時間了吧。」

「是四個月前。」馬特里先生更正:「沒有很久之前而已。」

「我正好去探望朋友,那時在路邊見到那隻貓有點眼熟,就打了電話給宋小姐。」

「不是記得很清楚嘛。」馬特里先生微笑,他自從減重之後,笑起來比以前要自信。

「那希望你們快點找到那隻貓吧。」說罷,那男人就匆忙的離開馬特里先生的視線。宋薇也從房子裡走出來,剛好見到正在遠去的那男人。

「啊,他是我的鄰居。」

「他叫陳子善是吧,他剛才介紹了自己,你和他好像蠻熟的。」陳子善並沒有介紹自己。

「平日也有聊天,陳先生他也很喜歡貓的。」

「我看得出來,他跟你似乎說過很多關於短毛貓的話題,例如短毛貓的種類、牠們的生病特徵,還有一些短毛貓的餵養心得。」馬特里先生頓了頓,腦袋像在搜尋甚麼,然後回答:「像路克這樣的成年貓隻,只需要早晚餵吃一次便足夠。」

「他的確有這麼跟我談論過啊。」

「你們是從上次路克走失後才開始交談的嗎?」

「我想想……大概是吧。」

「那在這之前,他是怎麼得到你的電話號碼?」

「在半年前左右他搬來時,因為鄰居的關係就已經交換過電話號碼了。」她答。

「那麼我完全瞭解了。」馬特里先生胸有成竹的說。

「這怎麼回事? 路克牠究竟在哪裡?」

「不用擔心,牠很快便會回來的。」馬特里先生道,他並沒有告訴宋薇在道路的盡頭有個女人在偷偷看著他們。

「你意思牠會自己回來嗎? 但萬一牠像上次跑到東丫村之類的地方怎麼辦?」

「不會的。」他斬釘截鐵道,發現自己語氣太過肯定反而激起了夏太太負面情緒。

他理解宋薇毫無頭緒而產生的焦躁不安,也做好了向她解釋的覺悟。他從來都不是那種擅於表達自己的人,要跟別人解釋「為甚麼」的情況時,他總是覺得有點疲憊。

馬特里先生只好深呼吸一下,再用極其溫柔的聲線下結論:「上次路克走失,你由始至終都沒有去東丫村,是吧。」

「是的,因為……」宋薇還沒把話說完,馬特里先生便接著講下去:「因為陳子善把路克給帶回來了。那次是他告訴你在東丫村找到了路克,可是我剛翻看了他近半年的全球定位,他並沒有到過東丫村。」

「全……全球定位?」

「這明顯跟你們所說的版本不一樣,事實上路克從來沒有跑到東丫村。這也很合理,本來以貓的行動習慣,牠不可能突然跑到離自己家4.4公里的地方去。」

「所以說……」

「所以說路克牠從來沒有走失過。」

「欸?!」夏太太完全不懂他所說的話,使馬特里先生感到相當的懊惱。他吸了口氣,又嘗試向她儘量解釋。

「你丈夫不喜歡路克。」

「這又是怎樣才知道的?」

「照片。你的交友帳號裡,只有你跟路克的合照,你丈夫從沒跟牠拍照過。」他說,下意識看了眼路口的轉角處。

「都養了十年,一張合照都沒有,沒轉發過任何寵物的視頻照片,也沒查看過跟貓有關的歷史紀錄。所以我判斷他不喜歡貓,也不喜歡你執意要養的貓。」

宋薇驚訝萬分,難以想像眼前這個與她年紀相若,人稱馬特里先生的男人,是有著如何神奇的能力。

「不可思議……」夏太太道,如馬特里先生所說,她丈夫一直都不喜歡路克。

「餵食器的按鈕上只有你的指紋,顯然你丈夫從來都不照顧路克。」他說:「只有洗手間和你房間的門上有路克的爪痕,而你丈夫的書房門卻沒有,代表路克平日也只會願意跟你去接觸。」

「還有,整套房子都很難發現一條貓毛,想必你有很好仔細的清理。這也是我推論你丈夫有鼻敏感的原因,而他也很有可能因為貓毛的問題討厭貓,只是他沒有辦法阻止你繼續飼養而已。」他說:「住你隔壁的陳子善並不是甚麼養貓的專家,他也從來沒有養過貓,可是他卻很自然地跟你談及短毛貓的話題。因為他一直都有在網上找尋關於這方面的資料。」

「甚……甚麼?」

「我知道你一頭霧水,我不就很努力的嘗試解釋給你知道麼?」馬特里先生說:「他為了能與你找到更多話題,所以才刻意做的功課。」

夏太太依舊不懂,又問他:「你這是甚麼意思?」

「你平日因為貓的問題和丈夫吵過不少次,心裡一直鬱悶。而隔壁鄰居卻和你丈夫相反,不單對你熱情,而你們也彷彿擁有相同的興趣。」

「不過這都是假的,抱歉我不太懂說話,但你的鄰居是帶有目的才接近你的。上次路克的失蹤是你鄰居帶走他的,透過你經常沒關的窗臺,路克經常喜歡坐在窗邊休息。」

「你說是陳先生把路克給帶走?! 可是最後是他把路克帶回來啊?」

「路克的失蹤只是他的片面之詞,事實上帶走路克的是他,騙你在東丫村找到路克的也是他。」

「他為甚麼要這樣做? 這對他有甚麼好處?」

「能在你身上拿到甚麼好處可能只有你才知道了。」馬特里先生並不想說得那麼顯白,但他心裡想,有時要吸引一個人注意,會想盡各種各樣的方法,特別是當你太想要得到她時。

「……那個人居然做出這種事情,那他現在把路克怎麼了?」

「沒怎麼,他應該很快會打電話給你,告訴你路克跑到哪裡去了。放心,路克牠應該不會有事,陳子善並沒有要傷害路克的打算。」馬特里先生想起剛才見到陳子善時,他的外套上有路克的貓毛。

宋薇作不出聲,馬特里先生這時才仔細留意起她,雖然已經四十歲,但宋薇看起來還很年輕,且皮膚保養得不錯,五官也很標緻,確實是個會讓人動心的對象。

至少是像他這樣年紀的男人會喜歡上的類型。

「所以你不用擔心了,只要我一走,他就會打給你的。」馬特里先生揚起半邊臉:「這次委託我就不收你錢了,我也並沒有做些甚麼,如果有其他事情你再打電話給我吧。」

「等等馬特里先生。」宋薇叫住了他:「雖然你可能不願意說,但我很想知道你為何知道這麼多事情?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還扯到甚麼交友帳號之類,這些你都是怎麼得知的?」她打量著馬特里先生:「難不成你是駭客嗎?」

「哈哈哈哈。」馬特里先生邊笑邊搖頭:「我的樣子像是個駭客嗎? 我可是個電腦白癡。」

「可是你為甚麼……」

「我以為你是聽說過我的事才委託我的?」他問。

「我是有聽說過,但卻不知道詳情,只知道你有能洞察一切的能力,所以這是甚麼技能? 你這像福爾摩斯一樣的偵察力。」

「福爾摩斯是麼?」他眼前馬上呈現了很多關於福爾摩斯的照片。

「不,我並不是甚麼福爾摩斯。」馬特里先生向前走了兩步:「我只是一個有著一隻奇怪眼睛的大叔而已。」

*****

馬特里先生離開了石澳村往石澳道行走。果然,在他走後沒多久,宋薇收到了陳子善的電話,他知道宋薇會從此討厭他,但自己就沒興趣理會了。

那個從早上便跟著他的身影似乎並沒有要再躲藏的打算,而是明刀明槍的尾隨他背後。雖然知道這個女生並沒有惡意,但一時沒想到究竟一個警察為何要跟蹤他大半天。

「你打算一直跟著我嗎? 我可沒有犯甚麼事吧?」他忍不住回頭,跟那個束起馬尾的女生說。

「額?」那女生沒想到馬特里先生會忽然回頭,顯得有點震驚,但很快平伏過來,聲音認真而嚴肅的說:「馬森先生是麼。」

「很久沒有人叫我真名了,大家都叫我馬特里先生。」他說,然後馬上提起手打斷要自我介紹的那女孩:「我知道你是警察,卓淼小姐。」

姓卓的女孩一皺眉,表現尚算淡定的說:「果然如傳聞一樣,你能『看』到陌生人的名字。」

「抱歉但我並不是看相先生,如果想要知道你甚麼時候死或者真命天子何時出現之類,恕我無能為力。」馬森遇過太多要求他看相的人,很多上門找他的人誤以為他有那種預知未來的能力。雖說眼前的警察小姐看起來並不愚昧,但自從得到這顆眼球之後他瞭解到這世界

還真是甚麼樣的人都有。

「不,不是的。」卓淼糾正:「我不是來找你看相,我也沒興趣要看相。」

「我是想你協助我們調查一宗殺人案件。」她眼光露出了期待卻又不安的神色。

「殺人案為何需要我這種私家偵探來協助了?」

「因為死者是一條燒焦了辨別不到身份的屍體。」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