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靈

序幕

深夜時分。

幽靜的街道上吹著陣陣陰風。

酒吧的大門被打開,立即傳出喧鬧的人聲和吵耳的舞曲聲。

此時,一名身穿黑色連身短裙,腳踢紅色高跟鞋的妙齡少女步出了酒吧。

大門一關上,狂歡的氛圍隨即被淹沒,街道回復一片寧靜。

那名打扮性感的女郎帶點醉意,腳步漂浮不穩,走不夠兩步便整個人挨了到路邊的燈柱,想要吐卻又吐不出來。

這時,站在不遠處的兩名男人捻熄了手上的煙,然後各自戴上了口罩,手套和鴨舌帽,並尾隨著他們經已守候多時的獵物。

當性感女郎走進某條巷子的時候,其中一名身穿藍色風衣,個子較高的男人上前摀住了女人的嘴:「唔好亂叫啊!如果唔係我即刻殺咗你!」他亮起手上那把銀光閃閃的鋒利軍刀。

她不敢妄動,但原先的醉意已然全消。

另一名身穿黑色風衣的矮漢則一直在巷口把風,確定行蹤沒有被任何途人發現後,便立即竄進巷子,準備享用他的「晚餐」。

「唔!唔!唔!」被摀住嘴的女人不斷掙扎,想要大叫。

矮漢朝她的腹部猛力一蹴:「唔好嘈啊!」

她雙眼一瞪,痛得弓起了身子,然後軟弱無力的跪了下來。

高個子一臉憐惜地說:「你做咩咁大力踢人啊!?我哋要對人溫柔啲!溫柔啲……」說罷,他用舌頭舔著女人的臉和頸。

她再次試圖尖叫,卻立即被矮漢甩了兩巴掌。

「快啲拖佢入去!俾人見到就麻煩喇!」矮漢用強力膠紙封住了女人的嘴。從她的眼眸裡,可看得到無比的絕望和恐懼。

二人合力將她抬到了後巷的盡頭,該處的環境幽暗非常,滿地污水,四周佈滿了垃圾和廚餘的酸臭味。

「跪低!」矮漢粗暴地壓下她嬌小的身軀。

「我而家會幫你除咗張膠紙佢……」高個子一邊說,一邊用刀輕輕劃著她的臉:「但你要應承我,唔可以出聲,好唔好?」

一臉驚惶的女人點了點頭,那張原本雪白無瑕的臉上無故多了幾道新鮮的血痕。

「殊!靜啲啊。」高個子作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緩緩地將膠紙撕下。

「求吓你哋放過我……」她說話時聲音不斷在顫抖:「我有錢㗎!我可以俾哂你哋!」驚懼的她苦苦哀求著。

「嘿……」高個子獰笑著說:「我哋當然唔係要錢啦,而係要你呀!」

這時,矮漢已經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了一臉猥瑣。

縱然女人害怕得很,卻不敢作出任何反抗,因為這兩名變態或許真的會隨時一刀捅死自己,當下這一刻,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

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是那個可憐的女人輪流被兩名淫賊所污辱戲弄。

往後的畫面,我不忍再看下去……

沒錯,我目睹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而我只能默然站在巷口處。

這不是袖手旁觀,而是愛莫能助。

我表現得如此冷靜,不是因為冷血,而是我已經見慣了社會的醜惡和類似的場面。

我並不是淫賊的同黨,也不是路過的途人,我只是個前來履行自己職務,一個不相干的人……

過了良久,高個子和矮漢一臉滿足地步出巷子,並與我擦身而過。

二人之所以對我的存在一直表現得無動於衷,是因為他們根本看不見我。

我來到了巷子的盡頭,發現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身體不斷抽搐,沾滿了血的內衣褲被隨便扔到一旁,頸上更有一道致命的刀傷,鮮血如泉湧般流出……

那兩名壞人非常歹毒,不但姦淫,還下了毒手。

她一臉痛苦的望向我,露出了哀求的眼神,氣若游絲地說:「救我啊……救我啊……」

我沒有作聲,只是緩緩地蹲下,凝視著她頭頂上,那團逐漸變得微弱的火焰。

為了讓她減輕痛苦和早一點得到解脫,我輕輕往她的頭上一吹。

「嗖!」的一聲,生命之火焰被吹熄了後,我執行了自己的「工作」。

完成後,我輕嘆了一聲,然後抬頭仰望向清澈的夜空……

到底……生命有何意義?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