熾天使

第一章 《男之瞳》(上)

在水平一千二百八十線高解像監控屏幕中,赫然出現一雙悲哀的男人眼睛。 

男人蓬亂的前髮長及鼻際,遮掩了上半部臉孔。但那兩道淒絕如冷刃的瞳光卻穿過烏黑的髮絲間隙,射進保安攝錄機的變焦鏡頭;再透過綿長的光纖線路,傳送到「高橋重工大廈」地下保安指揮室的屏幕中;同時亦烙印在不停轉動的保安記錄用數碼磁帶上。 

谷間美紀男驚覺,自己彷彿正與一頭隱伏在茂密竹林裡的受傷猛虎四目對視。 

他從未見過這般奇異的眼神: 那雙瞳睛混含了火焰般的怨念、憤怒、恨意,同時也透著結冰湖水似的敗喪、軟弱、哀傷。 

谷間剎那間彷彿從那深邃如夜海的瞳孔中看見了某種幻象…… 

一副女性的臉龐。蓄著小男孩般的短髮、面形尖瘦的美女臉龐,像無色的浮雕顯現在男人瞳孔之中…… 

── 

谷間甚至看得見她可憐的表情。她彷彿就活在男人的眼球裡…… 屏幕畫面突然化作暴風雪似的磁波紋。那雙眼睛消失了。 「攝錄機遭破壞!」監控員大呼。「是三十七樓走廊A2 彎角!」 「已經重複核對了。」負責大廈出入記錄的電腦操作員說。「並無任何訪客,也沒有修理工人正在大廈內作業。」 

「已鎖定所有升降機!」另一名操作員說。「全部已設定為機外操控程序。」 

「潮崎仍沒有答話!」對話總機的無線電員呼叫。潮崎是正負責巡視三十六至四十樓的四名保安員之一。 

谷間仍在回憶剛才那雙男人眼睛。他的方形臉繃緊如岩石,冷靜地下 令:「呼叫七十一樓以上全員,立即登上頂層保衛社長辦公廳;四十五至七十樓全員負責封鎖各階梯,絕不容許任何人往上通過;三十五樓以下全員向上組織式陣形搜索;三十六至四十樓餘下保安員去察看潮崎發生了甚麼事情。替他們操作升降機。」 

谷間壯熊般的身軀轉往門口的方向。「桑名、權藤!」 

身穿深藍西服的兩名部下應聲站立。身材高瘦的桑名保浩擅長古日本武道「體術」;權藤宏則是「講道館」柔道三段,身體矮小但既厚且壯,活像一副會走動的圍棋枰。兩人都是近身戰高手。 

谷間穿上同式樣的藍西服外套。襟口別著「高橋重工」的金屬徽章。「我們上去加入搜查。」 

「要不要先到槍械房? 剛才那人瞬間把攝錄機破壞了,可能……」桑名露出疑慮的神色。 

「不。」谷間檢查掛在腰間的伸縮式鋼警棒。「我剛才看見了他肩部的動作。是拳頭。」
監控屏幕操作員大呼。

「甚麼事?」權藤以粗壯的聲線喝間。「剛才又看見那男人……在那兒掠過!」操作指向另一副屏幕。一副監視四十七樓走廊的屏幕。 

十二月的飄雪晚上,呈三角柱狀的八十四層高「高橋重工大廈」,依舊如日本刀的刃鋒般靜默佇立於東京西新宿商業區。光滑的玻璃幕壁反射出位列日本十大企業的驕傲。 

大廈內二號升降機迅速掠過三十八樓往上爬升。「六十五樓四號階梯的四名守衛也斷絕聯絡了!」 站在升降機內的谷間,握著無線電對話機,一時無法答話。 ── 已經突破六十五樓了嗎? 

在谷間身後的桑名緊張得至拳頭關節作響;權藤則無意識地扭動雙肩。 

谷間再次想起剛才那雙眼睛。 

谷間美紀男,三十六歲,實戰空手道「士極會館」四段高手,曾在各流派強豪雲集的全日本無差別「士道旗」大會,達成前人未踏的三連霸偉業, 因而獲得「鬼之手」稱譽。其後原擬脫退自立「谷間塾」,但獲「高橋重工」重金聘任為保安長官。 

谷間在二十五歲考取黑帶二段時,更曾經完成「士極會館」的最高試鍊 「百人組手」,連續與一百名有段者(黑帶)進行組手搏鬥。 

若以沒有任何規則的實戰格鬥而論,谷間具有於十秒內制服任何人的絕對自信。這幢大廈內所有保安員都經過他的嚴格選拔和調練。但是現在他的部下卻有如整齊排列在保齡球道末端的球瓶陣般,被一個蓬首垢面的神秘男人迅疾地一股擊倒 ── 六十五樓梯間攝錄鏡頭,拍攝到其中一人躺在地上的左腿。 

「要請示社長嗎?」桑名間。 

「不!」權藤搶著回答。「讓我先把那傢伙的手腿關節全部拉至脫臼, 再向社長報告──否則我們還有顏面留在公司嗎?」 

谷間無言點頭。 「又看見他了!」對話機再次傳出監控員的聲音。「在七十四樓!」 「這麼快?」桑名頓足。「那男人是野獸嗎?」 谷間再無疑惑。已確定男人的目標。他按下對話機的鍵鈕。 

「把我們升上八十三樓。最頂層。」 

「高橋重工」二代目社長高橋龍一郎的辦公廳佔用了大廈最高的八十三、八十四樓兩層。位於八十三樓的正門入口是一道縮小了的戰國時代城砦大門,鑲著厚重堅實的木框架和發亮的巨大圓銅釘。 

谷間三人踏上門前走廊,發現「砦門」已開啟。門前縱橫躺著八名保安員。 

桑名迅速奔前,檢視受傷的同僚。八人身體並沒有遭受任何顯著創傷,卻全部昏厥了。 桑名仔細檢查,才發現他們額頭、鼻部或下顎都呈現一道腫痕。谷間看出了敵人使用的手法: 以掌部攻擊正面頭臉或下巴,造成頭部急速後仰,刺激了頸動脈竇壓力感受器官。由於頸動脈壓力瞬間增高,神經將強烈興奮信息傳至延髓,刺激心迷走中樞過度興奮,心血管系統隨即產生反射調節: 心搏減緩、血壓降低及心輸出量減少,最後引致大腦短暫缺血而休克。 

這就是武道「一擊必倒」的科學奧秘! 

谷間瞧向洞開的「砦門」裡,眼神中透現久已未有的興奮。雖然好幾年享受著高薪和安穩的職位,但那股「武道家」的野性卻不是輕易磨蝕的。 

藏在「砦門」之後的是一座把八十三和八十四樓打通建設的巨大傳統日本庭園。 

谷間三人急速踏著中央的碎石小徑,掠過兩旁叢叢竹幹和整齊排列的日式石燈籠。 

谷間美紀男突然止步,站在一座石燈籠旁。桑名和權藤愕然,緊張地瞧著谷間的方臉。 

谷間露出有如站上了比賽土俵時的眼神。在清新的林木氣息中,他嗅到一股異樣的迫力。 

他的視線轉向其中一叢竹樹。竹叢後傳來魚池的淙淙水聲。 

「你們不用動手。」谷間解下腰間的警棒交給桑名。他邁步,黑皮鞋踏上草地。壯碩的身軀偏側穿入竹幹間。 

脫出了竹叢,谷間矗立魚池旁。 就在池水對岸,他終於看見那個男人。 

一如剛才在屏幕中所見,男人披散黑色長髮,掩藏著臉容,只露出嘴巴四周的髭髯;寬壯的身體穿著一件磨破了多處的墨綠色軍用夾克;洗得發白 的牛仔褲染了一圈圈污漬;一雙長統靴沾滿泥塵。 

男人獃坐在一塊假山岩上,垂首凝視池中自己的倒影,彷彿對自己的臉容極度陌生。 

庭園內燈光充沛,但谷間感覺男人蒙上了一重無法驅散的陰影。谷間以戒備的步伐踏著魚池旁邊的岸石,向男人接近。男人站立起來,身高與谷間相差無幾。池中幾條錦鯉驚嚇得迅速游走。谷間加快步伐,趾尖輕輕彈躍,身軀即繞向左邊,搶佔了有利的方位 ──那個神秘男人被迫背向魚池。谷間左掌護在下顎三公分前,右掌斜伸出,指尖遙對男人正臉部,雙膝微曲保持彈性,身體重心平均分配兩腿之上。他瞬間完成了一副完美無瑕的格鬥架式。鼻尖、雙掌指尖、雙足趾尖呈一直線準確指向對手,即武術上的 「三尖相照」原理。 

「現在是你自行離去的最後機會。」谷間從齒縫間吐出命令。神秘男人緩慢地舉起左手,撥開前髮。

他終於露出臉龐。

康哲夫。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