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問太平 卷六:英雄

序章 《自白書》 (上)

光暗光暗,黑白黑白。抽搐、呻吟。 

靈神萎縮、隱力湮滅、關節硬化、瞳孔滲血、筋脈鼓脹至暴露於皮膚表層,體內各個臟腑同時機能急降。 

一幕一幕的畫面,揭示了眾多隱魂受–黑血封神–感染後的痛苦狀態。 

*** 

世界政府,太平連合,成立了一百八十九年。 

那段漫長的時光,記錄了一段人類文明從無盡黑暗走到璀璨盛世的經過。星鱗事故災後之初,那倖存的四億人類,把當時的地球,劃分為兩片大陸。東大陸即前文明時期歐、亞、非三洲的結合;主管政治。西大陸即前文明時期的南北美洲;主管貿易,較為開放。之後經過百多年的重建和發展,全球人口已回復至十五億。連合政府,有著近似古羅馬共和國、統領眾多州郡的三層式管治制度;基礎以擁有投選權的正民為主,進而設有集合各地市長的元老院。 

權力的最頂層,則以太平三老為首: 大老仁祖、二老和事、三老貞德。 

大老仁祖主張封建;二老和事提倡改革;三老貞德,卻因曾嘗試引薦更多隱魂參與政事,而失去常人官員的支持,最後被迫遷離帝都,淪落為西大陸的軍防首長。 

然而,儘管三人依舊各成黨派,磨擦頻生,但由於仁祖終歸為年資最深、勢力最廣、聲望最高,那地位無可匹敵的天下第一人;太平連合,反因此處於地球有史以來最和平的一個時代。 

公元2241916日。平帝都。仁祖百歲宴,粉飾太平,舉世矚目。 

莎士比亞式的華麗。仁祖就如古羅馬的尤利烏斯.凱撒;恐龍蛋就像古羅馬城的露天劇場。 

眾多傳媒直升機,將此浩大的慶典,轉播到世上的每一個角落。過萬億顆微型機械鳥僕,把巨大的恐龍蛋會場升上數千米高空。會場所散出那一圈圈波頻氣場,更緊隨升勢,如帳幕般籠罩著整個平帝都。不過,誰想得到,這次人類歷史性壯舉,竟將會演變成連合首府最慘烈的一夜。 

封建政制主導之下,世界資源分配嚴重不均,不平等狀況長達百年之久。正民活得奢華、荒民嘗盡災旱、貧民飽受艱辛,三者之間那深層矛盾,早已促成藥引,勢將爆發。 

為成就大義的反政府幫會驚塵、為報私仇的殺手組織曼陀、為追求公平的空盜神臘、為爭取自由的叛軍馬賽克、為奪政權的改革一派,雖然各持有不同的出發點,幾經波折後卻終於結成聯盟,力圖改變連合的今後路向,合力策動一場反攻大計。 

那,就是必須把握各地官員齊集恐龍蛋這契機,在百歲宴上掀起政變拉倒仁祖及其封建一派。 

晚上七時二十六分。神臘戰艦鳳凰,突然帶同阿瑞斯闖進帝都領空,與那內載雅典娜的恐龍蛋會場,遙距對峙。場內群眾那亢奮情緒,登時轉為震驚。 

晚上七時二十七分。正值連合政治的最敏感時刻,關閘外的貧民,竟受人煽動,開始到處生亂。帝都內的正民、荒域上的荒民,個個如箭在弦,所有目光均聚焦到恐龍蛋裡那事態發展。 

晚上七時二十八分。反攻陣營,清楚表明無意顛覆整個連合政權。他們只借助了曲潮的歌聲、借助了一段回顧人類戰爭歷史的錄像,去向各地正民、荒民、貧民,發放一則堅定的信息我們,只有脫離封建、只有再度聚合,方能邁向真正的和平。 

豈料,就在人們心生迴響、大計將近成功之際;就在政權將從封建一派易手到改革一派的一剎那,二老和事卻突然暴斃,並揭露了他只是一名仿生人這事實。 

霎時間,反攻陣營,內訌頓起。平帝都上空那能源防護罩,更於同一刻—-全關掉。

這些,全都是仁祖布下的局。 一個把驚塵、曼陀、神臘、巨靈,統統聚集到帝都,方能稱作完滿的局。阿瑞斯、雅典娜,這兩個以奇礦星鱗打造、從而散播波頻的隱魂裝置,實為其計中關鍵。他早明瞭曲潮那歌聲裡的協調力,能教人們產生共鳴、暫時放下歧視與仇恨,間接令反攻陣營那政變計劃,成功機會大增。可是,他更明白,失去防護罩的阻礙,曲潮那協調力,也能進一步隨波頻擴散,把帝都方圓百里內、所有隱魂的隱率全數連通。 

他舉行這次百歲宴的真正意圖,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去進行大清洗。沒錯,他是隱魂,更是一名隱魂先祖。他使出了他那最後殺著;趁著各隱兵團盡展異能、互相纏鬥之時,通過波頻去大幅散播他的隱率隱魂病毒,黑血封神。 

釋無悲正力抗阿伽門農、卡戎正惡鬥蓋天猴、樊孤靈正激戰宗彌,每名真天魂,都驟覺異能急退。高普頓、麥斯、瓶源三、曲潮,每個也深受病毒折磨。 

受害者裡,有些是仁祖為今夜而引來的敵人,有些是他為今夜而召來的強援。頑疾纏身,臨近生命盡頭,他竟還要施下如此狠辣惡毒、殘害同類的手段,更不惜讓恐龍蛋內那五十萬名無辜正民陪葬。 

連合那封建體制,於他死後會否維持不變,已非他所顧慮的事情。 

因為,毒根一種,就只會繼續擴散。就算今夜有隱魂得幸逃離帝都,或,有隱魂甘願背叛戰友,苟且偷生,病毒隨他們的子孫承傳開去,不足數代,天下間便再無隱魂。 

隱魂發源地藍花園,能因黑血封神而於一兩代間急速凋零,正是一個好例子。滅絕隱魂這陰謀,究竟是出於何樣的理由? 

*** 

不借別人的嘴巴,由我親自告訴你們。 

地震後被遺棄的荒城、寸草不生的無際荒域、暗無天日的黑工列車、困在那裡注定你一世低賤的貧民城寨。 

圍牆、關閘、防護罩。這些封建制度下的產物、種種意識形態上的阻隔,相信你們如今已全部見識過。 

但,你們可別把這些全都歸咎於我。皆因世界的醜惡,從來,都是人類那群體抉擇所造成。 無人能預想,經過漫長的歲月後,世態、價值,於眼裡會變成何等模樣。 

在這世上,誰亦沒有資格批判我仁祖。 

是該坦白的時候。你們不妨直接把我喚作藍樂。我,生於距今一百八十九年的2052年9月,即星鱗事故的十個月後。於那個年代,那原本叫互聯網的東西,早已被改稱為遊界。 而星鱗事故正是因星鱗這種罕世晶礦和遊界而起。這一點,你們切勿忘記。不過更有趣的是,我父母鄧肯和藍鈴,就是那場人類浩劫的罪魁禍首。他們首當其衝,卻有幸換來突破,從常人變成隱魂。那是屬於異變,還是屬於進化,視乎你們怎看。我不管。 

唯我與他們可不同。 

我合乎自然。我,藍樂,才是第一個經交配孕育而生的隱魂。當年星鱗事故發生後,常人遇上異能人,只會出現一種強烈情緒。仇恨。哪管他們自知那有機會是源自誤解,還是仇恨、排斥、追殺。所以我才需要在封閉的藍花園中長大,逃避外面的世界。或者該說,很幸運地,我從來也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存在。

藍花園,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烏托邦。和諧的小區、細小的校社、基本的商鋪、簡單的節日。 

五千隱魂人口,模仿著和平時代的生活模式。那經美化後的假象,當中倒充滿人間美善。 只是,無形的圍牆、關閘、防護罩下,沒有生命目標;無故而生的虛妄感,就如撇不掉的陰影,令我未曾感覺活著。 

直到外面的常人,終於明白到隱魂的能力,大可被加以利用;他們,方接納我們重歸人類社會。 

那也可算來得突然。 

2077年,我二十四歲。我明瞭了一切、得悉了藍花園的真相、獲得了所謂的釋放;了解到我那表面完美的家園,確非這世界的全部。 

儘管發現自出娘胎也活在一個謊話之中,我卻自信仍擁有壯闊的前程。 我很想離開。因為何處有陰影,某處便定必有光芒。我要追逐光芒。這是我那異能所賦予我的渴求。不過。就於那一天,在那輛公車上,我更被付託了—最偉大的期許。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