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得喜,活得樂

《為吃而活》

肥美北海道鮮活帶子足有兩公分厚,以火槍烤至五成熟,包上香脆紫菜便往嘴裏送。那份鮮,那份甜,那份……

本是美夢,但在這晚上,小素覺得這是最痛苦的夢。

從噩夢驚醒,發覺唾液已流至嘴角,肚子發出咕咕怪聲,口腔內有一股塑膠味道,有點苦澀,鼻孔仍插著長長管子,小素從未想像自己會這般模樣。

已有五天沒進食,每時每刻她都想著美食。若問她一生至愛,她會說是丈夫和美食,或者,應說是美食和丈夫。

剛度過五十歲生辰的她證實患上胰臟癌,初時只覺得上腹微痛,跟普通胃痛無異,胡亂服了些胃藥未見成效,便置之不理,直至一天晚飯後吐個不停,往醫院檢查才發現胰臟腫瘤已有五公分大,並入侵十二指腸引致胃出口阻塞。緊急情況下醫生以鋼絲支架(Stent)保持十二指腸暢通,手術後病人雖能勉強進食,但她仍很失望,因未能像以往那般暢所欲「吃」。由於不甘心,她便成了最積極進取病人,做化療時不言苦,只要能縮小腫瘤增加食慾,她便樂意去做。

不負所望,她的病情穩定下來,可以再次品嚐不少美食,只可惜好景不常,一年過後腫瘤再次復發,鋼絲支架未能抵受,十二指腸再次阻塞。

不能進食的小素極不開心地埋怨:「醫生,這不就是白白餓死?」

醫生腦子轉了轉,想到她將要面對的併發症很多,餓死的機會不大,只是不忍心說得太過詳細,唯有安慰:「不會餓死,定會想想辦法。」隨即解釋兩種方法,一是重新植入支架;二是動手術把小腸駁至胃壁(Gastro-Jejunal Bypass),兩者也有風險。

話未說完,她便說:「不用說了,哪種方法方便吃東西便做那種。」

小素的回答最肯定不過:「醫生,若不能吃,死又何妨!」

病人意向已定,便盡快安排。可幸手術成功,兩天後的清早,巡房時發現她靜坐床上翻閱餐單,醫生這天便不問病情,只坐在床邊跟她一邊翻閱餐單一邊說:「麥片纖維高,要小心。」

「啊,我還以為會健康點。其實也頗難吃,不吃也罷。」

「絕對同意,不如考慮金菇乾燒伊麵。」

「乾燒伊麵也可以?實在太好了!」

「當然可以,但要少油,不然,容易拉肚子。」

愛吃的醫生遇上愛吃的病人。

到底是為吃而活,還是為活而吃(Live to Eat or Eat to Live)?

我們肯定信奉前者。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