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號男友

《輕熟女之戀》

我是留晴,家中么女,輕熟女。我有一對父母,一兄一姊,還有一個他。

生於最尋常的家,住在最一般的屋邨,畢業於最普通的學校,然後做最平平無奇的公關工作;我平凡,但珍貴。

靠著這份平實的福氣,我勇敢地憧憬未來。事業上,我不過不失,游刃有餘;愛情上,卻跌跌碰碰,仍然在撲空。也許是我與愛情,有緣無分。

曾經夢想廿五歲結婚生子,他和我,一貓一狗,一兒一女,一生一世;如今這個夢,好像比一輩子還要遙遠。

三年前,Albert跟我說,他不知道未來有多遠,這一刻只想一直牽著我的手。他是個生意人,聰明能幹,做事認真可靠,八面玲瓏,我們彼此互相吸引著。我用了三年時間去愛他,他用了同樣多的時間拖拉著我。

他不想結婚。

為了這個問題,我們由甜蜜熱戀迅速進入星球大戰再去到冰河世紀。三年時間,我們消磨了愛情,剩下惰性的感情。

他的拿手好戲是每次吵架也亮出一句︰既然談不攏,我們就算了吧。

我一次又一次地投降,因為我真的愛他。雖然他每次也這樣耍賴,我們卻從未真正分開過。一旦愛上就堅守下去,這是我對愛情的態度。我退守一步,他卻前進一步,用半年時間,把我打造成一座冰山,不吵鬧,不流淚,安安靜靜。

我沒投訴,他樂得清靜。樂得清靜以後,就是在餐桌上乾脆把我當作透明,從此幾乎沒有再正眼看過我超過三秒。

這一頓下午茶,就是在這種關係下一起吃的。一坐下來,他的視線都沒有離開過手機。我們沒說話,他快速地扒光了一碗回鍋肉米線,我慢慢地吃著我的五香肉丁公仔麵。有人說沉默是一種默契,可是這種用眼淚訓練出來的默契,我不稀罕。

這茶餐廳在石硤尾是老字號,餐牌沒有令人驚艷的菜式,不過麵包是自家製的,特別香,還有濃濃的人情味伴隨著一杯港式奶茶送到面前。吃慣了,再到別的茶餐廳吃,就知道分別,還是喜歡這習慣了的味道。因此,去試新餐廳時,別人說好吃不代表你也會吃到好味道,味道跟愛情一樣,是一種習慣。

這裡養了一隻貓叫小黃,體型外貌也像極了加菲貓,經常懶洋洋地走過來討摸,我會把牠抱住摸個夠,可是Albert對動物沒興趣,每次都只會叫我摸完要洗手。

「沒有茶餐廳的小黃,以後該怎辦。」小黃瞇起雙眼,任由我摸著牠的耳背跟Albert說話。

Albert沒回應。

這樣子跟空氣說話,也不是第一次。我若有所思地問小黃︰「小黃,你還能留在這裡多久?」

小黃豎著耳朵,似懂非懂地望著我,這時Albert突然吐出一句︰「你不是想把牠接回家吧?」

他一直聽到我說話,只是選擇性回應。即使明知如此,我也只能從容地回答︰「我只是想知道這裡還剩多少天而已。」

屋邨快要拆掉重建,這間充滿回憶的舊式茶餐廳也難逃結業命運。大家一邊吃著,一邊倒數著日子。

我也是,在倒數日子而已……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