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教

第一章 《入冊》(上)

有人話,犯案的監躉係罪有應得,後生仔衰咗係應該嚴啲,淨係剝奪自由並不足以令我哋汲取到教訓。但其實,除咗失去自由,沙咀多出嚟嘅懲戒同待遇,又係唔係真係我哋應得?

誰知呢?反正事情已過。

但嗰陣時喺法庭,被個官判入去沙咀嗰刻,真係幾震驚。

先講我衰啲咩先啦,我衰……管有兒童色情物品(俗稱「hard candy」)。其實若非我衰戇居,都唔會入去。

事發嘅時候,我仲讀緊中五,青春少男的我自然對性事充滿幻想,流連各大鹹網不在話下,追下追下,亦愈download愈多A片。

但問題係,有陣時download落嚟嘅係壓縮咗嘅檔案,解壓縮後嘅file中,就正正有其中一個裝住hard candy,喺唔知道有呢條法例下加上無留意,我就戇居居 keep住咗喺電腦度。

某一日,差佬拎住搜查令上門,第一次坐警車、第一次入警處,環境嘅陌生,加上佢哋好聲好氣勸我快啲認罪,話會判輕啲,話依家唔認你就會死得更慘呢啲說話,當時未夠十八歲嘅我,唔知道自己對住差佬有啲咩權利,加上真係好驚,於是就咁認咗。

唉。

之後阿爸嚟咗保釋,件事就開始拖咗成年,期間要不斷返去警署報到,最後終於到咗上庭嗰日。

觀塘法院。高高在上嘅法官,企喺被告席嘅我。

而我嘅皇家狀(當值律師)企咗喺我前面左邊嗰排嘅位置,同右邊檢控我嘅對台成了一行。

之後就好似流水嘅劇情般,檢控讀出我嘅罪行同將差佬搜到嘅檔案呈堂,因為我之前口供認咗,而且我都有啲墮落感同自責,搞到老豆老母傷心,所以我嘅皇家狀便開始為我求情。

最後,個官問咗我一句:「衡仔,你認唔認罪?」(啊係,唔記得自我介紹返,我叫蔡衡)

我靠近被告席上豎立的黑咪,講出我早已決定的台詞 :

「我認罪。」

講完之後我先發覺自己把聲係震緊,因為我不肯定這個回答,會帶來甚麼後果。

然後個官好快,係好快同好無情地宣佈:「鑒於犯人嘅罪狀好嚴重,現在還押壁屋七日兼且等候教導所報告、勞教中心報告同心理報告。」

這句宣判代表著甚麼?

睇套AV啫,咁大代價?

但法庭,給予了答覆。

企喺法庭右邊木門前面嘅兩個庭警立即向我行埋嚟,我好似一個手無搏雞之力嘅細路咁,被佢哋帶著走。

我回頭望,望向喺旁聽席上嘅父母,佢哋眼中充滿不安和恐懼,我阿媽更是雙眼通紅。我眼眶泛淚,嚟唔切講埋句「我會照顧自己」就已經被帶到木門嘅另一邊,咔嚓上鎖。

我……

那種任人魚肉完,又要接受分離嘅感覺,真係唔好受。

之後庭警帶住我行入𨋢,直往地底更深嘅樓層下降,喺呢段短暫又漫長嘅時間,我真係覺得自己正通往十八層地獄。

𨋢門開咗之後,眼前出現嘅係一條左右兩邊都有監倉的走廊。

一支支整齊豎起嘅鐵通更加明確地話我知,我就嚟要去到唔同嘅世界,那些曾經在電影入面看到嘅世界。

喺入倉前,庭警先收晒我嘅隨身物品擺入咗一個盆,佢仲話有咩隨身嘢要交低畀屋企人就依家畀,但身份證就要留低。而喺呢個時候,我阿爸亦都落咗嚟呢層,只不過鐵閘門隔絕咗我同佢。

我老豆一向係個沉默寡言、唔係太識表達自己嘅舊式爸爸,佢收拾完我嘅物品,便對我說 :「睇住自己啦。」

「嗯……你都要睇住阿媽啊。」

我由老豆眼中看出了少有嘅心痛。

然後佢向旁邊的庭警問完路就搭返𨋢走了。

庭警帶我去到走廊盡頭嘅監倉,開鎖,叫我入去。

第一次進入監倉, 我仲記得嗰度係一個清涼的房間,兩邊原本係白色嘅牆上依家痕跡斑斑,而地面同靠牆凸出的兩排石磚則是偏向黑色。這個倉最盡頭係一個孤單嘅洗手盤,同一個起高咗嘅石牆間隔,間隔中自然係個馬桶,唔係座廁,係要蹲的。

這點和我所知的監獄片段無異,後來我才知,這個倉叫做「臭格」。

庭警拋低一句:「喺度等到有車為止啦。」就走咗出去,鎖上監倉鐵閘,然後留下不安嘅我。

由入去到車嚟到為止,我等咗差唔多五至六個鐘,所以各位讀者,不如等我再詳細介紹下間房先。

第一眼留意到嘅係兩邊白牆上的痕跡,原來仔細睇,上面有無數、真係無數嘅留言字跡,當中有原子筆同鉛筆字,又有凹入去嘅刻痕,而內容大致上都係一些就要入去「受靶」嘅人嘅留言。

譬如:

2012年,樂富飛馬在此留字

2011,荃灣喪標入沙咀受靶留字,我無後悔打XXX(黑社會名)嘅傻龍

2008-7-25 我就嚟要入去受啦,出返嚟又係一條好漢,我會捱到嘅! 葵芳翼龍哥

搞我女朋友,打咗個L樣一鑊,早知要坐,我就打得再甘啲啦 

等等等等……

仲有好多好多數不清嘅留言未能一一盡錄,但有不少都提及咗沙咀同RC呢兩個詞,而其中,我對一個留言仲有少少印象,內容大致上係:

如果我有命喺沙咀出返嚟,條路我唔會再咁選

這個地方,會攞命嗎?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