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狂之詩》 卷一 風從虎.雲從龍

《周易‧乾》:

「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水流濕,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聖人作而萬物睹。」

序章  颶風男兒

六月。

颶風的季節。

男兒的季節。

在最南的海岸線上,突出一片遼闊灘頭,面朝滔滔渺渺的無際汪洋,彷彿就是天地的窮盡。

初夏剛至,颶風便起。

本應是白日正午的天空,被湧動的厚雲堆成灰鉛色。狂雨乘著更狂的風,往上下四面亂捲亂衝,八方視野一片模糊。

晦暗的天空底下,大海翻湧出千頃浪濤。暴浪挾著懾人的氣勢來回捲掃,互逐互擊,有時深陷成淵,有時又衝上半空。有形的能量交相激撞消磨,旋起旋滅。

濤音高鳴時如戰嚎,低鳴處像嘆息。

在這片有如世界末日的狂亂景象裡,唯有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獨自站立在灘頭之上,迎受狂風暴雨,無懼地觀看浪濤。

男人身軀不高,但碩厚。胸脯與肩背突起的層層肌肉,光滑如被海潮長期沖涮的岩塊。雨水滴打他黝黑的皮膚,沿著每個異國的刺青紋身流瀉而下。

一根比男人還要高的巨型船槳,深深插在他身旁的濕溼沙土裡。男人右手緊握船槳支持身體,繼續一動不動地面向海洋站立著。

--看似簡單不過的站立姿勢。然而在這種等級的颶風之下,只靠一根木槳支撐,能夠如此自然地挺立,內裡其實已經展示著一種超人的力量。

透過滴水的髮絲,男人雙瞳直視那吞吐激蕩的浪濤。

眼瞳裡有慾望。

--是一種要從浪濤的動態中,參悟出剛極力量與柔極變化的慾望。

這麼單純又執著的慾望,世上只有一種人,才會擁有,才配擁有。

武道的狂熱者。

被這慾望支配著,男人渾然不覺撲打在身上的冰冷風雨,繼續的站著,繼續凝視海洋。

颶風不息。

◎ 次天的黎明。 風減弱了。雨疏落了。海平緩了。 海平線的雲霧間,露出紅色光華。 男人閉起眼睛。但他的神情卻像從悠長的夢中蘇醒。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拔起身旁的船槳。轉身背向海洋。 邁出了第一步。 沒回頭地踏上他的旅途。

血與鋼鐵的旅途。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