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的螺旋

仇恨的螺旋

01 《這兩年,我沒忘記》 (上)

兩個月前的早上。

「小雁,upset birthday。」我站在小雁的墳前,放下小巧的手製蛋糕,燃上蠟燭,由衷地為她獻上祝福。

對,這是只屬於我和她的生日祝福語。跟老掉牙和公式化的「生日快樂」、「心想事成」、「身體健康」不一樣,這是她最喜歡的祝福。

畢竟我是世上最了解她的人。

「告訴你喔,我剛考完試了,全級前三名沒問題……要笑我自大就笑吧,但我腦筋好是事實嘛。」

我從斜肩袋中取出毛巾和瓶裝水。熟練地沾濕毛巾後,便開始為小雁清潔墓碑。「明年DSE,老師都看好我,老問我想讀大學哪一科。放心,跟你的約定,我從沒忘記過。」

手中毛巾剛好抹在小雁的遺照前。照片中的小雁滾著圓眼微笑著,笑容中盡是耀眼的純潔……這就是我認識中最真實、最可愛的小雁。

我不但最了解她,還是世上最掛念她的傻子。大家都忘了她,只有我還念著她……

「咦?高逸峰。」低沉的嗓音倏然傳入耳中。

他們來了。果然還是太自大。想念小雁的人怎會只有我?

「世伯、Sammi。」我禮貌地向小雁的父母打招呼。世伯慣常地穿著恤衫西褲,不苟言笑,一頭黑髮以髮蠟梳成貼貼服服的三七分界,在三十年前大概是很帥的造型吧。Sammi……其實應該叫伯母,今天罕見地穿了連身裙和長袖針織外套,長及鎖骨的微卷髮配上淡淡的妝容,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說是小雁的姐姐也不為過。

「你真有心,又來拜祭小雁了。」每次聽到Sammi的聲音,總覺得很有個性……雖然說不上好聽,但這中性聲線實在獨特。

「小雁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嘛。」我如常戴上優等生的面具回話。雖說Sammi一點架子都沒有,很好相處,不准我叫她伯母就是最好的證明了,但始終是長輩,還得當個乖孩子才行:「今天不用上班嗎?」

「怎會,我的案子可多著呢,世伯等會都要當值。」 Sammi無奈一聳肩,幽幽地瞧向小雁的墓碑:「但我不來陪她,她會生氣的。」

我亦不禁望過去。回想中一那年,小雁的聲音言猶在耳……

「不用慶祝了,就是大一歲而已,不是甚麼高興的事。」

「還是要慶祝的,是特別的日子嘛。」

「但我不想麻煩別人替我勞心……」

Sammi和世伯都以為小雁很重視生日吧。還是裝懵一下好了。

「你們特意來陪小雁,她一定會高興的。」我禮貌地向世伯和Sammi笑了笑。

「老婆,蛋糕拿了沒有?」世伯當我透明似的問著Sammi。

「有,都在這兒。」 Sammi向世伯揚了一下手提環保袋,再轉首向我回以「抱歉」的眼神。

沒關係。世伯對所有人都很冷淡。我都不例外。

但既然是小雁的家人,我當然會理解包容。愛屋及烏嘛。

「那麼……我先走了。」

「嗯,再見。」 Sammi微笑向我道別。世伯沒望向我,逕自走到小雁墳前,低頭不語。我亦識趣轉身離開。

他們以為我沒看到吧。

Sammi一見我轉身,笑容驟散。

世伯一臉木獨,但平日精悍的一雙厲目,今天卻失去了光彩。

兩年了,他們仍愛著小雁,承受寂寞和痛苦。

我明白,我都明白。

所以放心,請交給我吧。

為了小雁,我會不惜一切。

***

拜祭後,我到了診所,以偏頭痛為由騙了病假紙。發明考試後的星期六要回校參加試後活動的,給我去死一死。

這才步出診所,卻跟一個男人撞個正著,男人手中的花束散落在地。

「對不起!」

「你怎麼搞啊!」

男人衝口罵我一句便連忙收拾花束,我下意識地道歉,俯身幫忙。

「很抱歉……」我將拾好的花束交給他,這才注意到全是素白的花。

「算了。」男人一手捧著花束,另一手抓著如鳥巢般的曲髮,看似不想跟我計較太多。「反正很快都會被人清理掉……」

我不解之際,男人已沒理會我,走至診所旁的空置舖位,把花束小心安放在舖面的鐵閘前。

然後,他在身上翻找著甚麼。

「小鬼,你有打火機嗎?」男人見我未離開,老實不客氣地轉首問我。

幸好我拜祭完小雁,身上剛好有。時刻戴著優等生面具的我,必須幫這些小忙。我禮貌地遞上打火機,男人接過後,燃起香煙,輕輕的放到花束旁。

「謝啦。這麼年輕先別吸煙,快戒掉。」男人隨手將打火機拋回給我,但明顯誤會了我擁有打火機的原因。

「我不吸煙……」

「行了,明白的。」

喂喂,聽人說話啊。

但這傢伙繼續自說自話。

「怎麼還不走?你也要拜祭嗎?」

明明是你跟我說話嘛……不過他的話燃起我的好奇心。

他見我不回話,亦逕自解釋起來。

「十年前這兒發生過大火,我未婚妻死在這兒。」

我完全不知道這事。只是隨便找間診所騙病假,根本不熟悉這一帶。

但有些事我更不明白。

「怎麼不去墳場,要來這兒?」

「我不想忘記這兒發生過的慘劇。」男人本來漫不經心,說著眼神卻漸漸認真起來。「提醒自己,為了死去的人,我得好好活著。」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是這男人的。男人急急接聽,但他手機漏音非常嚴重,我全都聽到了。

「歐佬!你死去哪兒了?稿呢?」

「咦?還沒傳給你嗎?」

名叫歐佬的曲髮男人,說著電話急步遠去。

雖是陌生人,卻說了很有意思的話。

沒錯,我得好好活著。

這才可以為小雁做事。

***

趕快回家吧。

惟步至屋苑時,手機便響。

我打開Whatsapp一看,又是那傢伙。

青頭:怎麼病了啊,考完試才病?

青頭:還是躲懶打電動?「隻狼」還沒破關嗎?

唉,好麻煩。趕快回覆,讓他住手。

我:剛看完醫生,沒大礙。

青頭:喔喔!

青頭:吃了飯沒有?別餓壞!

我:我回家吃。

青頭:你家裡沒人吧?伯母要上班吧?

青頭:我陪你吃!

我:不用。我快回到家了。

青頭:我就在你家樓下!

甚麼?我暗下一怔,抬眼一望……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3.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