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課室有人死咗開始

第一章 《屍體》

大家好,我叫吳天光,中五,就讀南屯門官立中學。

今天早上,在我的5A班課室裡,發生了一件離奇事件。

或者你不會相信,亦難以置信。

我們5A班,在五小時前,集體殺死了我們的班主任,陳明霞老師。

但殺人算不上是離奇,最多是有點血腥,而真正離奇的是,陳明霞老師的屍體,一直躺在課室裡,經過數節課堂和小息,卻一直不被發現。

***

現在,又是第二節的小息了。小息的走廊喧嚷嬉笑,但5A班的課室門緊閉,彷彿有神秘會議。

可能心理作用,今日課室的燈光,特別昏暗。

「究竟這是什麼一回事?」向來膽大的陳諾明也頹然坐在課室的椅子上,面向著陳明霞老師的屍體。

全班同學神色陰沉,由第二節課堂就一直散發不能言喻的恐懼至今,包括我。

「不要討論了,反正沒有人發現……不如……」林啟超漾開似笑非笑的慘白臉容:「不如把她處理掉。」

同學們面面相覷,思慮林啟超的說話。

把她處理掉?如何處理?把她埋葬嗎?葬去哪?把她掉在附近的海岸?還是把她肢解再打包?就在這裡?

如果把她搬出這個課室,會有人發現她嗎?

「我們真的是瘋了……瘋了……」向來受不了驚嚇的陳心儀蹲在地上嗚咽著。

「瘋的不只是我們。」我忽然說出這句話,惹來部份同學的視線,我說:「瘋的是這個詭異的狀況。」

的確如此吧?

卻在此時,課室門外傳來敲門聲,叩叩叩……

「是誰?」所有同學提高警覺,同時,顫慄不已。

「去開門吧。」

「好吧。反正不會看見。」

「誰去開門?」

「快去吧……」

叩叩叩……

所有視線都集中最近門邊的邱俊傑身上。「我?我去開?」邱俊傑卻一臉鐵青,移離門邊。

「別煩了!我去開吧!」我自告奮勇前往開門,受不了同學們的磨磨蹭蹭。

開門而見,是一個校內工友,叫鐵叔。

「怎麼把門鎖上?為何這麼久都不開門?你們在做鬼鬼祟祟的事嗎?」鐵叔不滿地說,他向來是個脾氣不好的人。

鐵叔右手挽著維修盒子,左手托著一道長梯。就這樣,他徑自走進我們課室,在陳明霞老師的屍體旁經過,若無其事地架好長梯,開始維修電燈的工作。

「我都不明白,為什麼你們課室的光管經常耗消。喂!找個誰去幫我關上電源吧。」鐵叔一臉厭煩又勞氣地說。

關上燈,課室更陰暗。

「鐵……鐵叔……」陳諾明囁嚅說。

「有屁請放!」鐵叔專注地拆卸壞掉的光管。

「鐵叔,你不覺得這課室有什麼古怪嗎?」陳諾明放膽說畢,全班都望向鐵叔,等待我們預料之內的回應:「有什麼古怪?最怪就是你們班人,剛才在做什麼壞事嗎?」鐵叔沒好氣地回應。

鐵叔的維修速度很快,三兩手勢就把光管換好。

課室終於一片光明,但鐵叔依然看不見課室中的古怪,看來這樁怪事跟光線不足無關。

鐵叔小心翼翼爬下長梯,然後摺起,說:「好好愛護學校公物,否則向你們班主任投訴!」

「誰是我們的班主任?」我不禁再問,其實這問題在過往幾節課堂裡已輪迴多次。

答案如是:「開學日呀?Miss Lee你不認識嗎?還是你未上過班主任堂?」

「哪個Miss Lee呀?」

「李明慧老師呀!」

「李明慧老師……」我喃喃地說,鐵叔感到疑惑,可能覺得我們神色詭秘。

「奇奇怪怪……但我警告你們!不要幹什麼壞事!」鐵叔托起長梯,挽回工具箱,踏步離開。

此時候,課室裡面一位女生,作了一個膽大的動作,就是用腳把陳明霞老師的屍體踢移到鐵叔正步往的前方,若鐵叔繼續前行不繞路,理應會被屍體絆跌。

我們因女生的舉動為之震驚,同時也屏息等待一秒後的結果。

究竟這樁怪事屬於視覺空間的扭曲,還是物理空間的變異?究竟鐵叔會渾然不覺地踩著屍體肚皮而過,還是神奇莫測地穿透屍身而行?

還是……

***

竟然是繞路。故意至極的繞路。

同學們對結果感到萬般詫異。

「鐵叔!你為何繞路?」陳諾明大驚。

已經繞過陳明霞老師屍體的鐵叔回望陳諾明,厭煩地說:「什麼繞路啊?我都不知你在說什麼?我還有很多工作,你們別再製造麻煩!」

就這樣,鐵叔帶著不明所以地離開課室。

換句話,事件乃合乎視覺和物理空間邏輯,純粹不合乎情理。

***

距離下一節課還有三分鐘,我們的討論也該到此為止。

本來這一課應該是陳明霞老師的中國語文課,不過陳明霞老師已經被我們殺了,成為躺在課室裡的屍體。

所以進入課室的是李明慧老師。

李明慧老師並不是陌生人,她任教的科目為視覺藝術,但我從來不知她對中國語文科也有資歷。

同樣地,李明慧老師故意繞過陳明霞老師的屍體,來到黑板面前。

「今日大家自修吧!我有點累,不想教書。」李明慧老師向來都很有藝術家性格,但她從來都沒有性格到罷教。

所以,究竟是她不懂教還是不想教?我們不知道。

課室依然瀰漫一種不尋常的氣氛,同學們有被逼瘋的感覺,眼神迷亂,包括我。

***

最後一節課都完了,放學的鈴聲響起。

「怎麼樣?大家究竟想如何處理屍體!?」陳諾明大叫。

「你幹嘛如此大聲?」林啟超頓時緊張地說。

「大聲又如何?」陳諾明苦笑得顫抖:「我恨不得有人發現……總好過受這種精神折磨。」

陳諾明用「精神折磨」來形容他的感受,這或許也是所有同學的感受。

「我看就算不用處理,屍體也不會被發現。」我猜測說。

「然後我們明天繼續來上課?」林啟超調侃地問。

「大家說,如果把屍體帶出這個課室外,會不會有人發現?」那個踢移屍體的女生說,她的名字叫袁琳琳,我們會叫她做「圓淋淋」。

「你想屍體有人發現嗎?」林啟超不滿地說。

「正如陳諾明所言,這一刻,我寧願屍體有人發現。」袁琳琳說,面對令人崩潰的事,她語氣超冷靜的。

「我看……我看……還是算吧……殺人要坐監的……」邱俊傑囁嚅說。

就是這樣,全班分了兩類人,一類建議把屍體運出去,一類建議就這樣放著不管,而我是屬於第一類人。

***

經民主投票後,最後我們以二十一票對九票決定選擇放著不管,然後各自回家去了。

放學回家的路上有點說不出的奇怪。

回到家後,我花了半小時時間整理以上的文字,正猶疑好不好把文字放上討論區上,反正放了也沒有人相信。

正當滑鼠移到「發表」的按鈕之際,媽媽就在房門外喊叫吃飯了,而我亦猛然想起在這段文字還未加上殺掉陳明霞老師的原因,所以還是決定吃飯後,加上原因先再發表。

媽媽今天煮了我最喜歡吃的鮮茄肉醬意大利麵,飯桌上香氣四溢。

「你放學回來後好像面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媽媽察覺地問。

「沒什麼。」我簡要回應。

「那快吃吧!我夾給你。」媽媽把麵條夾到我的碗裡。

「對了?媽媽……」

「怎麼了?」

「今天放學後回家的路上,總覺得街外的人特別少,今日沒什麼特別事吧?」

「哪有?」

「爸爸為何今天這麼久沒回來?」

「他今天加班。別說了,麵涼了不好吃。」

「好呀!」

手機忽然響起,我放下筷子。來電名稱罕見,是陳諾明,因為今天發生了怪事,卻夜裡接到他的電話,所以我決定回房間接聽,避免媽媽聽見「殺人」和「屍體」的字眼。

「喂?」

「呼……呼……呼……」

「喂?喂?你無事嘛?陳諾明嗎?」

「吳天光……不要問任何東西!不要作聲!不要被身邊的人發現……等等……你在吃飯嗎?」陳諾明急促地說。

「本來是。」

「不要吃任何東西,也不要相信任何人,現在即刻逃跑,不……不可以被他們發現!即刻到屯門碼頭的觀音廟集合,那裡……那裡比較少人……」

「發生什麼事?」

他危急的語氣,令我不安。

「……呼……呼……其他同學我已經聯絡了……快……記得不要吃東西,要走……走啊……」

「喂?喂?喂?」

對方就掛了線,而這時候,媽媽在大廳再次呼喊我:「光仔,怎麼了?快出來吃東西,涼了不好吃呀!」

然後,媽媽的腳步逼近房門。

叩叩叩……

逃跑?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吃任何東西?趕緊走?

叩叩叩……

***

「光仔,怎麼了?滿頭大汗的?」媽媽擔心地問。

雖然班長語氣危急的程度,令我覺得地球很危險,但我沒辦法不打開門。

「可能……可能我真的有點不舒服……」我說。

「不是吧?要不要……」媽媽萬分緊張。

「不要!」我情急說。

「不要?」媽媽疑惑,皺眉。

眼光的餘光,瞥見媽媽的手微微顫動。

「不需要吃藥了……妳那些藥都不知放了多久。對了?我想我也吃不下麵條了……」我連忙說。

「吃不下?我煮得很有心機的,就算你病,多少也吃點吧?不吃點東西怎會好起來?」媽媽眼神緊張,焦急。

「但……但……我真的很不舒服……所以……」我邊說,邊踏出房間,把自己移到一個可以隨時奪門而逃的戒慎位置。

我不知道班長究竟知道些什麼,但我看見媽媽的腳……

「我……我真的十分不舒服……」我又邊說邊到大門前穿上拖鞋,說:「我現在就要下樓看醫生……」

「我陪你。」媽媽卻說。

「媽媽……我大個仔了,懂得照顧自己,妳也別太費心。」我含著淚說:「讓我自己出去吧。」

換來媽媽表情疑惑,說:「仔,只是病了,你也不用太感觸吧?」

「放心,我稍後就會回來。」我拭去眼淚,輕鬆地說。

於是我不等媽媽的下一句,便冷靜迅速地打開木門,移開鐵閘。

「仔!」媽媽從背後叫道。

我頓了頓,但不敢回頭,因為眼裡已經盡是驚嚇的淚水。

「你未帶錢……」

「我……我……」我其實想說,我會先下去掛號再回來,但媽媽的手已經從後伸到我面前,遞給我,二百元。

我接過後,依然不敢回頭。

因為我看見,我真的看見,媽媽腳下那尖長得詭異的黑色腳甲。

***

27……26……25……24……23……22……21……20……19……18……17……16……15……14……13……12……11……10……9……8……7……6……5……4……3……2

轟隆!

「不是吧?」我失聲。電梯廂內忽然一黑。

我祈禱此刻的「電梯壞了」純屬巧合,所以我按下緊急求救掣,並面向對講機說:「我困電梯啊!快找人來救我!」

「沙沙沙沙……」對講機卻這樣回應我。

電梯也沒有響鐘。

就這樣,我在黑壓壓的電梯廂內,由震驚變為恐懼,由恐懼變為憤怒,由憤怒變為絕望,再由絕望變回恐懼。

歷時一個半小時後,我深知這並不尋常,因為沒很多人會困電梯超過個半小時的,對吧?這裡又不是廢棄工廠大廈,只是我家住宅。

有種行為,叫「絕望裡掙扎」,我嘗試在5A班群組裡發訊息求救,雖然我知在電梯裡根本收不到訊號。

然後,一個半小時後又過了半小時。這時候,我也可以百分百肯定,樓上的媽媽不是我媽媽。如果是我媽媽,她怎會不來找我?

而且,恐怕我會被一直關在這裡。

「沙沙沙沙……」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