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入境處

死亡入境處 (嚴邊)

第一約 《新人上任》(上)

重刷首抽!人生只不過是一場遊戲,有甚麼大不了,死亡不就可以把人生化整為零嗎?遇到不堪的命運,重玩一次吧!遇到痛苦與不幸,重玩一次吧!遇到不願面對的困難與壓力,重玩一次吧!「做人,最緊要開心」,何必和自己過不去?生命是自己的,人永遠是自私,我的人生用不著別人來管,別人也管不著,所以我選擇自殺,了結我滿是錯誤的生命。死後我不再聽見世間對我的百般唾罵,不再看見旁人對我恥笑的嘴臉,等候我的只有一片寂靜與虛無。

再見,再也不見。

我拿出背包內的錢包,裡面沒有分文,唯一的十元硬幣也花在前往這裡的小巴上。錢包裡僅僅有一張破舊的身分證,我卻認不出證上的自己;內裡還有一張很多年前簽下的器官捐贈卡,但今天大概派不上用場,因為我選擇了一個沒有人會發現的死法。

我從崖邊一躍而下,沉入漆黑如黑洞的大海中,但大海並沒有像一個慈愛的母親般容納我這個不速之客。跳海的衝擊力一瞬間沖擊腦袋,意識頓時喪失,兩三秒後,猛烈的海水已經湧進我的口鼻。本能地,我拼命的掙扎,四肢像掉進滾燙熱水裡的青蛙般拼力擺動,但徒勞無功。窒息的恐怖遠遠超乎我的想像,我無法閉氣,喉嚨亦不聽使喚,咕嚕咕嚕地吞水,直到內臟也注滿了水。越是掙扎,越往下沉,彷彿地獄中有無數隻手緊緊拉住了我的雙腿,用力地往下扯。我的身體離海面越來越遠,墮入陽光無法抵達的深淵。恐懼,痛苦和絕望互相交織,直到我徹底喪失意識,成為黑暗的一部分。

啊,真好,終於死了。

雖然我說不出這一句。

當我再次醒來時,發現眼前一片明亮的白色。難道自殺的人也能上天堂?我想應該沒有這般美好的事吧。

「我沒死成嗎?」口中不自覺地嘆息了一句,不禁失落。

「跳海不死,你以為你是某電視劇的主角嗎?向來跳海致死率高達九成八,而你當然不是甚麼奇蹟,甚麼蒙受上帝眷顧的人好嗎?」

事實請不用說出來,讓我留一點幻想空間。

我當然知道像我這樣罪孽深重的人不會得到前往天堂的入場卷。

坦白說,死法各式各樣,為了選擇成功率高又不影響他人,方便又得體的死亡方法,我可是做了很仔細的資料收集。

跳樓不用準備任何工具,成功率又高,痛苦也只不過是剎那一瞬。只要高度足夠,自殺者可能在下落中途便失去知覺。但壞處則是屍體不堪入目,支離破碎,肝腦塗地,身首分離的個案屢見不鮮。

燒炭雖然留有全屍,但過程等同一氧化碳中毒,自殺者仍會感受到劇烈頭痛與窒息感,而且人在缺氧的狀態下,會加快屍體腐敗的程度。同時受苦的時間相對較長,成功率亦低,萬一自殺失敗,變成大腦永久受損的植物人,豈不是得不償失?

上吊成功率比燒炭高,但我不想租住的小劏房變成凶宅,傳出惡臭,連累鄰居業主;若然死在公廁,又未免太想「屎」了。

而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被人發現。

請讓我安靜地離去,像我不曾在這世界上存活過。

因此經過重重考慮,我最後選擇了跳海。跳海死亡率高,加上自身不懂游泳,死亡的成功率可謂百分之一百。只要我背負纍纍石頭沉入大海,我的遺體便不會被發現。如無意外,我的肉體會成為魚類的食糧,我的白骨會化作珊瑚的依靠,我的一切痕跡都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生物本從大海而來,而我今天回歸大海,回歸自然,這不是最合理的死法嗎?

不過,我始終低估了死亡的痛苦啊。

回過神來,一個人影終於清晰地浮現,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一身全雪白西裝,配上白領呔,卻又出乎意料地合適。他西裝的袖子上有一道深紅色的條紋,格外搶眼。

我猜不到他的身份,因為地獄裡應該沒有天使。

「既然我死了,這裡是地獄嗎?你又是誰?」 

「這裡是異於人間的四維空間,稱為死亡入境處的地方。而我是入境處的守門人,專責批准已死之人入境和核對身份及死因,責任重大。」他稚氣的臉上泛起一絲不明的驕傲。

「不就是關員嗎? 」 我坐起來,仰望那少年,不自覺地表露出少許輕視的神情。

「喂,說話放尊重些,現在關員很失禮你嗎?這可是一份好工作,我申請了五十多次才能從管制部調至審核部,你根本羨慕不來!」不知他哪裡來的怒氣,迎著我的臉衝過來。

「我沒這意思。」真是自作多情,我壓根不羨慕他,誰想死後也要工作?特別是我這種極度厭惡工作的死廢青,消失便是蛀米大蟲對社會的唯一貢獻,要是再逼我工作,我寧願再死一次。

白西裝少年雙手叉腰,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真讓人受不了。

「含羞草,我來負責吧。」旁邊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見我不耐煩的樣子,煞有介事地轉過頭來。他從含羞草的手上接過文件。

甚麼,這個臭小孩叫含羞草?可他一點都不「含羞」。

「過門都是客,人家初來報到,連自己在哪裡都搞不清楚,給點耐性慢慢解釋吧。」 他看不慣含羞草的語氣,對他加以教導。看見含羞草一時語塞,我心裡頭偷笑著。

文質彬彬的眼鏡男同樣一身白西裝,但袖子上有兩道深紅色的條紋,看來是這個含羞草的上司,而且面目慈祥,笑臉迎人,應該較易說話。

「我有很多問題,但不知從何說起……」

「明白,由於你是自殺身亡的,和其他陽壽已盡的人不同,所以會安排較特別的死後處理。這樣吧,你兩天後前往地下四樓的人事部,那兒會有一場入職講座,屆時你便能理解這一切了。」

我越聽越迷糊,甚麼特別的死後處理,不就是上天堂或是下地獄,或是輪迴轉世嗎?難道還有其他出路?甚麼入職講座,甚麼人事部?我是在做夢吧,為何死後的世界和人間沒甚麼兩樣?我可不是剛從大學畢業投入社會的新鮮人呀!

「不過你現在先前往地下三樓的支援部休息一下吧。」說罷,眼鏡男轉過頭,一邊繼續處理他手頭上的一疊文件,一邊和含羞草說:「我要去人事部一趟,你有問題的話便問其他同僚吧。」含羞草點點頭,故作乖巧。待上司走後,他朝我做了一個鬼臉,便匆匆離去。

果真是個臭小孩!

我從床上下來,環視四周,發覺四處都是病床,仍然一片雪白。我莫名打了一個冷顫,大概是因為眼前的環境詭異得很吧,既非天堂,也非地獄,卻像人間。

我發覺我正穿著一套病人的制服,和大部份徘徊在這無邊無際的病房的人是一樣的,但亦有小部份人身穿日常的便服,和普通的路人別無兩樣。我想兩者都是死去的人,只有身穿白西裝的才是這裡的職員。

雖然我厭惡社交,但按這個情形,我也應該跟身邊遭遇同樣處境的人打個照面。所謂同是天涯淪落人,想必其他人也和我一樣懵懂,不知就裡。但當我發現左邊躺著一個對著天花念念有詞的老人,右面又是個正在啕哭大叫的男人,還有一個四處奔走,喊著他人名字的少女後,便打消了閑聊的念頭。

沒辦法吧,唯有先跟從指示,見步行步。我依照地面上前往支援部的路標走了十分鐘,終於看到出口的標誌。面前仍有一堆人正在排隊等候升降機,猶如繁忙時間的地鐵站出入口。

人山人海,居然只有一部升降機?

升降機旁邊有一個警告牌,表示「此升降機只能前往地下三樓,禁止往返」,甚麼鬼?單程升降機?有去沒回的旅程讓我有點卻步。

剛好,有一個同穿白西裝的老婆婆發現我遲疑的步伐。

「不用怕,年輕人!人遲早也要走到這一步的!」她的謎之鼓勵令我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啊,不好意思……請問我去了支援部後應如何前往人事部?」

老婆婆一聽,臉色馬上一變,輕輕一嘆,別過臉道:「看不開的年輕人啊,真可惜……」

「請問……」

「啊,老人家老是恍神。小伙子,你現在還不能用職員專用的升降機。你記住,支援部有兩部升降機,一部是前往地下五樓訴訟部的單程升降機,另一部是前往地下四樓人事部的,特別給予新入職的人員使用。由於你是後者,被分派到所屬部門後,便會獲得一套職員制服,身穿制服的職員才能夠使用後街的職員專用升降機,明白嗎?」

婆婆一指第二個路口,地上有一條白色指示路線,前往另一個未明的深處。

雖然我仍不清楚自己為何成為新入職的職員,但老婆婆對路線相當清楚。

「明白,謝謝妳。」眼前的老婆婆大概七十多歲,但思維仍相當清晰,我心中不禁佩服。「 請問妳怎樣稱呼?」我不善言談,說話總是文縐縐的,甚是怪異。

「哈哈,大家都稱呼我杏婆婆,在支援部工作也有八九年了。」

「支援部的?但這裡不是支援部啊?」雖然我不知道我身處那個部門,但肯定不是地下三樓的支援部。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