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我覺得我住嗰度有啲唔妥

是咁的,我覺得我住嗰度有啲唔妥

楔子 《勵德邨》

是咁的,我覺得我住嗰度有啲唔妥。首先係見到走廊盡頭有嚿肉色嘅嘢背住我踎喺地下,雖然我無理,但都有少少心寒。

入到屋,我就閂門,而外面就傳嚟「噠噠噠」咁嘅聲,仲有小朋友嘅笑聲。

我望一望個掛牆鐘,成十二點,如果唔係頭先經過走廊嘅時候見到嗰兩個小朋友打緊乒乓波,實以為自己真係撞鬼。

但我間屋,就好肯定係有啲唔妥。

話說我住喺銅鑼灣某老牌公共屋邨,棟嘢整好每層有升降機都係近幾年嘅事。以前有啲樓層真係要靠行樓梯上去。

由於成棟樓大部分單位都係上一輩嘅人住落,到依家其實好多死得就死,唔死就喺醫院瞓緊,所以有唔少空屋。

就算係平日下午返嚟,成層樓都無乜生氣,頂多係得無綫電視播緊宣傳易啲廣告嘅聲︰

「二三四四三六九九,零速傳播。」

一係就聽到六點半新聞報道喺度嘟嘟嘟嘟咁樣。

住多老人家嘅公屋,八點後返屋企已經無乜人氣,何況我成十二點返,成個世界好似得返自己一個咁。

喺呢度,你最好求神拜佛唔好半夜發生咩事要求救。

點解?係因為以前嘅一個故事。

據聞以前呢度住嘅一個居民,有一晚聽到走廊外面有尖叫聲,所以就好奇打開對住走廊嘅氣窗望下咩事。

打開之後,就見到有個著紅衫嘅女人發晒狂咁喺走廊跑過,嚇到嗰條友連閂返個氣窗都唔敢,即刻縮返入床。

依件事一傳十,十傳百咁,後來又愈嚟愈多人見到嗰個女人,話佢一路跑一路叫,仲將個頭左右咁揈。

大家幻想下伸條脷出嚟嘅腦魔BB就知佢點揈法。半夜見到個紅衫女人一路叫一路揈頭一路跑,都咪話唔恐怖。

後來開氣窗嗰個人就意外死咗,大家都覺得係因為佢望過嗰個紅衫女人。

雖然無人去確認,但普遍嘅居民都認為嗰隻係女鬼。

自此,喺呢度住嘅人就有個潛規則。

夜晚聽到咩聲都好,千祈唔好多管閒事。

其實我由細到大都好驚聽鬼故,可能因為細個睇過《午夜凶鈴》同《咒怨》,搞到有童年陰影。雖然已經十幾年無再接觸,但有時諗返起嗰兩隻怨靈都會打個冷震。

唉,半夜真係唔好自己嚇自己,快脆沖涼瞓好過。

講真,我一早覺得間屋嘅氛圍令我周身唔聚財,但今日個不安感係莫名其妙咁放大咗。

行入廁所,開花灑,腦入面就突然浮現返啱啱踎喺走廊盡頭嗰嚿肉色嘢。

我同佢嘅距離大概係五十米,走廊嘅燈光本身就唔係咁夠,所以睇得唔算太清楚。

有時,突然面對一啲無辦法理解嘅異常嗰陣,唯一能夠做嘅就係喺心入面用科學將異常合理化。

啱啱我諗,應該係某一家人罰個仔出嚟走廊之類,咁個細路唔開心,咪踎喺度囉。依個係最合理嘅解釋。

我闔埋眼,任由熱水灑落我嘅身體上面。

咦?唔係喎……我腦海又浮現返啱啱見到嘅影像。

唔係細路。

嗰嚿嘢唔係細路。

應該話,連人都唔會係。

啱啱喺走廊盡頭嗰嚿嘢,雖然背住我,但係兩隻腳向後拗,都係對住我……

就好似以前睇《奇幻潮》嗰隻間場嘅怪物咁,一模一樣!

一諗到呢度,我就全身發冷,明明淋緊熱水,點解會咁凍?

一股腥味湧上鼻腔,我擘大眼,就發現本身射緊熱水嘅花灑對住我噴血。我嚇到爆粗,即刻伸手去扭個水掣。

沙沙沙……

扭熄熱水。

沙沙沙……

扭熄凍水。

沙沙沙……

「點解閂唔到水喉!」我隨手扔咗個花灑落馬桶,即刻赤裸咁走出廁所,拎條毛巾抹身。

唔係講玩喎,真係血嚟。

我個腦第一時間諗到嘅,係大廈水箱藏屍案,於是即刻報警。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聽電話嘅係一把好親切嘅女人聲。

「喂!我啱啱沖涼個花灑噴血!依度應該有人死咗!你哋快啲派人嚟。」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喂?聽唔聽到呀?呢度係銅鑼灣勵德邨,我話可能有人死咗,叫你快啲派人嚟。」

一開頭,我仲以為係對方收得唔清楚,直至我聽到下一句: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我嚇到跌咗個電話落地。

冷靜!cut佢線先,用手機再打過。

嘟嘟、嘟嘟、接通。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喂!呢度係銅鑼灣勵德邨呀,死咗人呀,你哋快啲派人嚟呀!」其實我唔係完全確定係咪有人死,只係想吹得大鑊啲,引警察盡快嚟救我。

話筒對面沉默咗一陣,我心入面不停叫:「唔好呀嗱,求下你正正常常應我呀……」

「喂?聽唔聽到呀?」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我呆咗咁望住個電話,見到手機左上角,好清楚咁顯示係「沒有服務」。

呢一刻,我就知自己真係撞到嘢。

而惡夢,遠遠未結束。

因為我收唔到線。

我部iPhone6自動開咗擴音器:「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我發晒狂咁用手指壓落個紅色收線掣度都無反應。如果淨係部手機係咁,我仲可以話比人hack,但連埋花灑噴血又可以點解釋?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嗰把親切嘅女聲仍然好似錄音咁喺我間屋迴盪。

我終於都忍唔住,iPhone無得拆電,咁唯有一嘢掟出街。

我行出騎樓掟咗部電話落街,與此同時,我望向廁所,掛入馬桶嘅花灑已經無再噴血,連「沙沙沙」嘅灑水聲都無埋。

我間屋,終於回復平靜。

我用力搖下頭,又捏下自己塊面,真係痛㗎喎,我唔係發緊夢。但唔係夢,又點樣解釋依一切靈異現象?

如果依個係故事,唔使問都知一定爛尾,因為無合理嘅解釋。

但對人類嚟講,解釋唔到嘅神秘感先最令人心寒。

我曾經喺書入面睇過,令人覺得恐怖嘅因素有三個:

一、恐怖之物唔會死。

二、恐怖之物唔可以擁有溝通能力。

三、恐怖之物一定要係直到最後都唔知係乜嚟嘅嘢。

諗返,我啱啱遇到嘅一連串現象,完全滿足晒「恐怖原則」,唔怪得之我會嚇到手足無措。

我問自己到底係幾時喺邊度惹咗污糟嘢返屋企呢?無吖,我都係好正常咁返工放工啫……

我雙手合十向空無一人嘅屋內拜幾拜,心入面不停求神拜佛,希望啲奇怪現象放過我。

就喺依個時候……

「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一陣女高音宛如暴力咁撕裂半夜嘅寂靜,我手心不停滲出冷汗。

電視同電腦都自己開咗。

電視一片雪花,電腦竟然都係雪花畫面!?

「放過我好嗎……」絕望湧上心頭,到底仲要受幾耐依啲精神虐待?

下一刻,電視同電腦嘅喇叭一齊發出幾十人混雜嘅叫聲:「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你好九九九報案中心。」……

我揞住耳仔慘叫一聲,即刻開門衝出走廊。

一出到走廊,我先知自己做咗個好錯嘅決定。

「砰!」屋入面嘅人聲隨住大門自動閂埋而消失。我用力扭個門柄,扭到「咔咔」作響。

我開唔到門,返唔到入屋。

成個世界,一粒聲都無。

我扭咗個門鎖幾下,發現大門已經被人反鎖咗之後,就無奈咁放棄反抗。

下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嘅本能好清晰咁同自己講咗一句嘢。

走,快啲走。

我終於記起,入屋之前,走廊盡頭嗰嚿肉色嘅異物。

我扭動好似凍僵咗嘅頭部,冷汗滑過太陽穴。視線轉向走廊盡頭。

「啊啊啊啊啊!!!!!」

潛意識控制咗我嘅身體,除咗跑、走,我個腦完全無任何雜念。真心,可能快過保特。如果跑得慢就會死,相信好多人都可以逼晒自己啲潛能出嚟。

啱啱我轉頭嗰剎那,隻怪物已經由走廊盡頭逼近到我屋企前兩個單位,我嚇到即刻調頭走。

我唔敢擰轉頭,因為怕佢已經喺我後面。我個腦話畀我知轉身就實死無生,千祈唔好望後面!

我一路跑,一路搖自己個頭,發出似笑非笑,喺極限狀態下嘅叫聲。

突然間,我發現自己就好似傳聞中嘅女鬼。

唔通嗰個係人?同我一樣避緊隻怪物?

一陣絕望嘅感覺襲擊胸口,因為我知道喺依度嘅夜晚,無論你點樣慘叫,都唔會有人出嚟救你。

我繼續跑,穿過樓梯前嘅空地,再走入另一條走廊。

「有無人呀?救命呀!」我抱住一絲希望慘叫,希望有人聽到會打開門睇下,但直到我又跑完一條走廊為止,都無一戶開過門。

而當我走到出去,就記得一啲嘢。

係喇!咁就有救,點解我咁都唔記得呢?

「噠噠噠。」

當我跑過第二條走廊之後,眼前就係一個小空地,中間有張石製乒乓波枱,兩個小朋友喺度對打緊。

「噠噠噠。」異物撞擊石枱嘅聲音,伴隨一男一女小朋友歡樂嘅笑聲清晰咁迴盪。

我見到少少人氣,一時太興奮而失平衡,仆咗落地。

「小朋友!救命呀!」

「噠、噠、的噠……」背對我嘅男仔被我分散咗注意力,失咗一球,個白色乒乓波跌咗落地,向我碌過嚟。

同一時間,我個腦開始正常少少咁運作。

我屋企同依邊有兩條走廊嘅距離,點解一開始我會聽到佢哋嘅打波聲同笑聲?

「哥哥,可唔可以幫我哋執返個波呀?」

我望住好似畀磁石吸引住咁向我碌過嚟嘅乒乓波,隻手不受控制咁拎起咗佢。

黏滑嘅表面,同好似墨魚丸咁嘅微微彈性。

我用力吞咗啖口水,驅動抖震嘅手指,擰一擰粒波。

瞳孔對住我,原來唔係乒乓波,係粒眼珠。

「哥哥,一齊玩吖。」

我已經麻木晒,因為我知自己死梗。

抬頭望上去,眼眶之中呈現兩個血窿嘅男仔對住我,好開心咁笑,嘴角扯到上耳珠。

「終於搵到新朋友喇。」

最後,只有我嘅尖叫聲,撕裂勵德邨嘅夜空。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