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酒人

存酒人

楔子 《最後一天》

今天是酒吧的最後一天。

打開衣櫃時,突然覺得這天應該穿好一點。我左翻右翻,才發現,可以選擇的好衣服不多,平日都穿牛記笠記。最後我拿出Ralph Lauren白色裇衫和黑色Levi’s牛仔褲,一套通常穿去飲宴的衣服。

穿好衣服,我坐在飯檯前,享受五分鐘前為自己預備的雙重特濃咖啡。三個月前添置的咖啡機,讓我多了一個習慣,外出工作前先喝一杯提神咖啡,讓咖啡香氣和苦澀味道幫助我整理思緒。

但所謂的整理思緒,思考半分鐘左右,還是會習慣性看電話。這都是現代人的通病,機不離手,明明沒有訊息提示,也會按進不同通訊程式,看看有沒有新訊息。人呀,多寂寞。

電話突然響起,螢幕顯示三字頭電話號碼,也是意料之內,平日沒有太多人找我,中午時份找我的,通常都是借貸公司或美容院。

但我通常都會接聽,反正沒事幹,萬一因此錯過了重要電話就麻煩,可知道有些醫院的內線都是三字頭。

我掃過接聽鍵,等對方說話。

「你好,我是恒生銀行……」是借錢。

「借錢嗎?不用了,謝謝。」我搶先說。

「難道先生不需要現金周轉嗎?今次息口真的很低。」他鍥而不捨。

「真的不用了,謝謝。」做人要有禮貌,媽媽教的。

「先生,今次跟普通借錢不同,其實是拎錢投資,你有無兩分鐘聽我講?」他沒有放棄,竟然還在說。

我讓他說多兩分鐘,一邊聽,一邊喝咖啡,有時望出窗外。我發現對面樓的十八樓有人睇樓,十六樓正進行裝修。

「你明白嗎?」他說完了。

「我甚麼都明白,其實就是借錢。」

「絕對不是!」他說得特別大聲。

他竟然還想繼續推銷,我欣賞他,但是時候出絕招了,「朋友,我很想借,但明天失業了,借幾多都還不起。」

我來不及收線,本來充滿毅力的電話推銷員已經搶先一步。

看一看電話螢幕,確定他已經收線了,我自然地按進通訊程式,再三確定沒有人給我訊息,連無聊群組都沒有動靜,便將電話放進褲袋。

喝過餘下半杯咖啡,讓咖啡因正式走入血液,我便穿上黑色高筒布鞋,推門離家,回去那個待了三年的地方。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Rating: 4.5 out of 5.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