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 微電影【冬姐與春心】

作者:做金庸的男人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有意者可pm或wtsapp我。如果你想自己生前最後一份感情表達得好啲,同埋有咩身後事想交低,我諗我可以幫到你。Btw最後畀我見證斷氣一刻啦。

遇過嘅客無一百都有幾十,做援交嘅女仔、壓力爆煲嘅中大醫學生、痴情嘅金融才俊、被同學欺凌嘅小學生······佢哋從來唔係睇得人命太輕,相反係將問題睇得太重。

我幫人寫遺書,亦係一種贖罪,直到有日要寫自己嗰封。點知命運好似要玩我一鑊甘,被我遇到嗰對我窮追猛打嘅女記者,亦都係處理過最棘手嘅case······因為,我發現自己唔想佢死。

如果死咗,就永遠無可能遇上能夠拯救自己嘅人。

目錄

楔子 百合花 (已解鎖)

第一封 援交妹 (已解鎖)

第二封 苦命嬸 (解鎖中)

第三封 癡情哥 (未解鎖)


👠繼續閱賞天行👠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

第一封 《援交妹》

面對呢個識咗唔夠三日嘅女仔,好罕見地,我有少少同情。可能因為喺我心目中,佢真係有資格喺上面跳落嚟。

三日前,我收到wtsapp,唔知邊個嚟,即係客啦。傾咗幾句,我哋就約咗三點幾喺中環Starbucks見面。我好奇怪,點解佢可以同我傾得咁順暢。平時搵得我嘅客,講嘢都係吞吞吐吐咁,好驚見面。直到見到阿May真人,我就明白晒。

我習慣幫人寫遺書之前,會相約見面,了解下客人嘅背景,點解要自殺,同埋想我點寫法。

阿May一出現,就好熱情咁同我say hi。佢個樣,真係唔似會自殺嘅人。阿May化淡妝,似鄰家女孩,皮膚又白又嫩,有種由骨子裡散發嘅成人氣息,有啲似上原亞衣嗰種。傾咗無耐,佢就話我知,佢係做援交,仲問我,要唔要玩下。

我話:「你都要死啦,仲掛住接客。」

佢打咗個突,好似唔想服輸咁,又講:「你幫我寫遺書,我free畀你,大家唔收大家錢,點睇?」

我翻白眼:「可唔可以講返你點解想死呀大姐。」

佢鬆咗口氣,露出一個好甜嘅笑容。我睇得出,係真笑。可能因為知道我唔會做佢客仔,佢無再糾纏。

我再重問一次:「點解你要自殺?」

佢話,因為我想死。

「你係咪玩嘢呀!」如果第一次聽到佢咁回答,我一定hi7佢,事實上,我的確hi7咗第一個咁答我嘅人;但依家,聽到呢個答案,我就知眼前嘅靚女,係貨真價實,再無留戀。

我無再追問,因為人類做任何事嘅動機,其實只係想唔想做,或者鍾唔鍾意。想自殺嘅人,就算你有一億個理由勸佢珍惜生命,佢都會去死。鍾意、想,係感性層面嘅衝動;理由同道理,係講佢哋唔掂。所以我直接問:「咁你希望封遺書寫乜嘢?」

「我希望寫……」佢猶豫咗好耐,對楚楚可憐嘅大眼望左望右咁;我壓沉聲線,好似安慰囡囡咁話:「唔使怕,你可以講我知。」

佢將張凳移咗去我身邊,摟住咗我隻手,伏喺我膊頭。

呢一刻,雖然Starbucks無乜人,但外人應該都會以為我哋係情侶啩?咁當然,阿May如花咁嘅樣我自然即刻拎杯extra hot嘅latte車佢啦。見係靚女,被人抽下水又何妨?

「不如,你做我男朋友一日吖?」

「我都話唔會做你客。」

佢用帶有handcream香味嘅食指掂住我嘴唇,要我唔好出聲。「唔係援交,我淨係想你做我一日男朋友。聽日玩完,我就話畀你知,封遺書點寫,好無?」

可能因為佢職業嘅關係,阿May真係好識挑起男人條筋。

咁我就話:「玩乜先,啪啪啪就免喇。」

佢好似個細路女咁答我:「我想去迪士尼。」

嗰陣時嘅我,仲係一頭霧水,其一我唔明做乜鬼要去迪士尼,其二係佢約我嘅時候咁爽快,點解偏偏到要講遺書內容嘅時候就扭扭擰擰。

算啦,同靚女去街,何樂而不為?不過我始終係小人,講明:「我無錢入場㗎。」

「我做援交嘅,識規矩。錢咪我出囉,反正帶唔入棺材嘅。」

就咁,我哋約咗第二日見面,而我就糊糊塗塗咁,畀個援交妹包我一日。

第二日兩點幾,落堂之後我就去咗迪士尼,阿May都好準時,兩點九就到門口。佢著咗外套,同一件低胸連身裙,沿途回頭嘅麻甩佬有十幾個。佢見到我,又係好熱情咁揮手,走過嚟摟住我隻手就行。

「嗱,畀個銀包你,當你畀錢。」佢塞咗個放咗好多五百同一百蚊紙嘅黑色真皮銀包畀我。我發現,個銀包係新買嘅。

我去櫃檯買飛,雖然實際上用緊阿May錢,但係外人睇就會覺得係男人畀錢。

「你都幾識保住男人塊面皮喎。」

「碎料啦,哈哈!」

然後,櫃檯小姐問咗一句,阿May就即刻無再笑。

「兩位有無興趣整返張全年證?」

呢一刻,我唔知阿May心入面諗緊咩,但對一個決定要自殺嘅人,未來根本無意義。全年證,用得著咩?

我即刻答:「唔使喇。」

「整!梗係整!」

呢一刻,我認,我完全無辦法理解到佢諗緊乜。

我哋整完張全年證就入場,要掃手指模,好似過關咁。由於係閒日,所以入面好多自由行,個個講普通話,仲以為自己返咗大陸。

阿May帶住我直衝去幻想世界園區。

「我要玩小熊維尼!」佢好興奮咁講完,就拉咗我去排隊。

「你知唔知其實小熊維尼係女仔嚟㗎?」

佢唔講我真係唔知。

咁跳跳虎騎住維尼熊……唔怪得啲人成日話迪士尼其實好意淫啦。

坐喺個蜜糖罐入面搖下搖下,我發現身邊嘅阿May笑到成個細路女咁,好可愛。佢又突然摟過嚟,叫我望鏡頭,我都未反應得切,就已經影咗相。

玩完出嚟,佢仲叫我買返張相。相入面,佢摟住我隻手,我就望住佢。

「我要玩旋轉木馬!」我又被佢拉走咗。

喺木馬上面,佢不停擺甫士,叫我幫佢影相,影多啲,影靚啲。然後又去咗玩小小世界,我就喺五分鐘入面被多國語言嘅「世界真細小小小」洗咗腦。

「喂,你知唔知,呢度係邊度?」當架船去到一個無名牌嘅區域,阿May就咁問我。

小小世界每個區域都有寫明係亞洲、歐洲定賓洲,唯獨去到最後嗰個以米白色作為底色嘅區域,係無寫明咩區域。

我留意到,啲公仔有黑人、白人、黃人,咩都有。佢哋嘅歌聲,雖然係唔知幾多個國語言撈埋一齊,但都係唱緊︽小小世界︾,加上米白色嘅衫同背景……我好自然就答咗:「係天堂。」我轉頭望住又伏喺我膊頭嘅阿May,佢眼簾半垂,嘴角有一抹無奈嘅笑容。

「無錯,係天堂。」佢合埋眼,唔再望我。

我望住啲唱歌嘅公仔,開始隱約感覺到,阿May嘅遺書,我將會寫啲咩上去。

嗰日我哋六點幾就走咗。阿May亦向我交代埋到底想點寫封遺書。果然同我諗嘅一樣。

我提議去青衣城食飯,順便完成封遺書。當我寫完之後,我畀咗紙同筆佢,佢亦好乖咁一字一句重抄一次。一路抄,佢嘅眼淚就一滴滴咁落喺信紙上面。臨走嘅時候,我問佢,幾時自殺。佢話,聽日囉,然後講咗地點畀我知。「你好古怪,鍾意睇人點死。」

「無法啦,習慣咗……」我都未講完,阿May已經錫咗埋嚟,條脷伸咗入我嘴打轉翻騰,嚇到我即刻推開佢。

估唔到,面對我嘅抗拒,佢又再一次,露出釋懷嘅甜笑。「估唔到我最後一個男人,竟然無啪啪啪。」佢有啲失望咁講。但係好快又笑笑口叮囑我:「我拜託你做嘅嘢,你記得要做呀。」

「放心,收得你錢,我一定做足。」

我哋兩個慢慢行到青衣港鐵站。沿途,阿May都摟住我隻手。

「其實,你唔想掂我咩?」

「我只係覺得,要同鍾意嘅人做,先有意義。」

阿May用手輕輕托住我塊面,我就咁同佢四目交投。「咁你唔鍾意我咩?」

我正要答嘅時候,阿May咬住下唇,好細聲咁講:「呃我。」

嗰一瞬間,我覺得眼前嘅女仔,好可憐。

「我鍾意你。」猶豫咗一陣,我最後都係決定呃佢。

「真嘅?」

「真嘅。」呢一句,佢無叫我,但我決定呃埋落去。

佢眼神之中,分唔清我到底係講真定講假,但係,有種就算明知被我呃,都覺得幸福嘅情緒。

「你鍾意我,但係唔會同我一齊,係咪?」

「就算同你一齊,又有咩意義?」

「可能你做我男朋友,我就唔自殺呢。」

我笑咗下,話:「就算有我,都阻唔到你要死。」我指向佢手中一直揸住嘅信封:「你自己最清楚。」

阿May咬住下唇,淚水慢慢喺眼中凝聚。「如果早啲見到你,或者,我真係唔會自殺。」

「呢個世界無如果。」

「你講得啱,我返唔到轉頭喇。」阿May雖然未死,但係佢,一早已經死咗。

或者,有人覺得我應該講:「點會返唔到轉頭?你仲好地地,聽日唔自殺咪得囉!過去改變唔到,但起碼你改變到聽日嘅選擇吖!」

但係,我知道遺書嘅內容。所以我知,就算佢改變到聽日唔死嘅選擇,有啲嘢,返唔到轉頭就係返唔到轉頭。

死同唔死,都無辦法挽救一切。

咁既然阿May覺得死就係贖罪,而自殺就係解脫,咁我又憑咩阻止佢?

我哋作為未想自殺嘅人,係感受唔到當事人嘅心態。我哋嘗試去理解,理解到,我哋會同情佢;理解唔到,就會認為佢自殺唔啱。

列車到站,雖然我同阿May都坐同一條線返去,但係佢同我講,希望分開上車。

「費事你唔捨得我呢個女朋友仔呀。」佢擦走眼角嘅淚花,屈我唔捨得佢。

「真係好體貼呀你。」佢一個粉拳打咗埋嚟。

車門隨「叮噹」一聲打開。「我走喇。」佢講完,就合埋咗眼。

我都好識做,錫咗佢個嘴一啖。有淡淡嘅唇膏甜。

唯一嘅一次,係我主動錫佢,亦係最後一次。

「多謝你。」佢紅都面晒跳咗上車。

「請勿靠近車門,please stand back from the platform door…..dododododo…..」

佢轉身,望實我,隔住車門塊玻璃,揮手講:「永別喇。」

我望住阿May條屍,尋晚嘅永別仍然喺我腦中徘徊。

「安息。」愈嚟愈多人走近去睇熱鬧嘅時候,只有我一個,轉身離開。警察同救護員喺我身邊跑過,所有人嘅焦點都落喺一條屍體上。

唔知道死者故事嘅人,趁熱鬧睇死屍;知道死者故事嘅人,有責任完成身後事。

當我返到屋企附近,我就將我同阿May嘅迪士尼全年證,仲有玩小熊維尼嗰陣影嘅相拎出嚟,喺屋企附近嘅公園,點火。

銀色嘅全年證慢慢喺化寶罐入面燒成焦黑,火舌包圍我哋兩個張相,將阿May嘅肉體焚化,連帶埋我個樣。就好似,我同佢一齊火化,變成焦碎。

「你拜託我嘅,我做咗喇。」

縷縷白煙喺半空翻騰,我腦中亦浮現尋日,一字一句重抄遺書嘅阿May。

BB,你幾好嗎?

抄落第一句,阿May已經有眼淚滴落紙度。

「其實我做援交,真係無後悔過。識多咗男仔,又多錢。只係有時,我自己都分唔清,到底份感情係真定假。」

我彷彿見到阿May身邊有一個個面目模糊嘅男人,過嚟拖住佢、摟住佢、錫佢。

我覺得,唯獨你對你BB嘅感情,係真嘅。

我拎住自己寫嘅範本,一字一句咁,睇最後一次。

BB,你還好嗎?那天我看到你瑟縮在鐵盤上,有覺得冷嗎?對不起,也許你會覺得我偽善,但也請你原諒媽媽,在看到你被抽出來的瞬間,才心痛後悔。

知道嗎?媽媽曾經跟你爸爸說過,要是哪天有了孩子,能一家三口到迪士尼玩一次,就好了。媽媽最喜歡小熊維尼,我相信抱著你在蜜糖罐搖啊搖,你也會開心地笑。然後爸爸告訴你,小熊維尼其實是女孩子,還要說黃色笑話,我就掩你耳朵,一家三口鬧著玩。三,二,一,就把我們打鬧的樣子拍下來。你有看到嗎?我和爸爸的照片,那是我跟他拍拖時的照片,很甜蜜吧?我們還要玩旋轉木馬,拍下你的洋相。你長大時回看自己的樣子,一定很難為情,但一定會覺得,有這麼一日,很開心吧?對了,你還會在小小世界學著那些小玩偶哼歌,雖然五音不全,但媽媽會記一輩子的。

媽媽知道你在天堂,會有小天使照顧你,天父也會愛你。但你在那邊,終究還是個孤兒,所以我想來陪你。也許我真的太厚顏無恥,明明是我殺你的,卻妄想死後能陪你。對不起,請你原諒媽媽。就算我踏不進天堂半步,只要讓我在門外看你就好。要是媽媽下地獄,那更好,殺你的人得到應得的懲罰了。所以,要原諒媽媽喔。

要是媽媽沒法陪你,你就拿著全年證跟朋友去玩吧。如果神可憐我,讓我再見你一面的話,你能原諒媽媽,我們一起到迪士尼去玩嗎?

我向來都不相信神,但這一刻,我由衷的希望有神,有主,有天父。那麼,就算媽媽下地獄,也有主陪著你,你就不會寂寞了。

對不起,媽媽自私。

對不起,媽媽虛偽。

對不起,BB,請你原諒媽媽。

我拎打火機出嚟,點火。橙黃色嘅火光將信紙燒著。

阿May自己都唔知個BB嘅經手人係邊個,但佢好清楚記得,曾經同一個男人講過,如果有咗BB,好想一家人去迪士尼。聽講嗰個係唯一一個,阿May愛過嘅男人。阿May好希望個BB係佢嘅,但係,呢個男人一直都做足安全措施。

阿May覺得,既然個BB唔係嗰個男人,咁要嚟都無意思,加上有咗但係連老豆係邊個都唔知,呢個雜種仔唯有落咗佢;而阿May,見到自己個胎被抽咗出嚟之後,就後悔。佢喊住咁叫醫生塞返個BB入去,但係已經返唔到轉頭。或者,佢係嗰一刻先醒覺,又或者,只係墮胎嘅罪惡感作怪。但係,阿May覺得對個BB唔住,於是佢先搵我寫遺書。

我深深呼咗口氣,熄咗手機,決定今日唔接客。

第二日,報紙有報道阿May自殺嘅新聞,新聞之中有講到死者手中揸住嘅遺書,仲將入面嘅內容公開咗,本來我以為會見到「BB,你還好嗎?……」

點知,報道話張紙上面淨係寫咗幾隻字:「多謝你」。

「費事你唔捨得我呢個女朋友仔。」

我瞓喺床,望住白色嘅天花板,唔知點解腦入面響起咗阿May把聲。或者,我真係唔捨得佢,但係我提醒自己,我無鍾意佢,因為我唔可以。

我轉頭,望住放喺床頭櫃嘅打火機,心入面無聲咁數下用佢燒咗幾多封遺書。燒遺書對我嚟講,係一個同客人分別嘅儀式,我每寫一封,就燒一封。只有兩封遺書,我無燒到,一直放咗喺一個人哋送嘅禮物盒入面。

數下數下,我就瞓咗,起身嘅時候,我有啲驚訝,因為阿May嘅面容仲喺我腦入面。只不過,一切都已經過去喇。

講真,我好慶幸阿May拉我陪佢玩咗一日。因為同佢一齊,我好似隱約記返,我曾經擁有過嘅快樂。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