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狂之詩》卷十五 羊與虎

第一章 《關外》(上)

宋梨揉著睡眼,身姿慵懶地拖著一雙赤足走出了房間,很快就在小屋角 落的廚房裡,尋到那個熟悉的背影。 

和緩的柴火上正煮著一窩粥。那背影的主人,拿著杓子輕輕在攪著,米 香散發屋內四角。燦爛陽光自廚房窗口透射,映得那背影光潔耀眼,輪廓顯 得有些朦朧。 

然而宋梨還是一眼就辨出了他。
「小六……」 攪動沸粥的手停下來。燕小六回頭,朝宋梨微微一笑。 那笑容,跟仍在青城山時一般的純真。 

「起床啦?」小六的聲音,在這寧靜清晨格外顯得清亮溫柔。「先坐 坐。還得等一陣子。」 

嗅著那粥香,宋梨感覺餓極了。但小六的笑容和聲音太有說服力,她還 是乖乖坐到飯桌前,雙肘支著桌面,手掌托著下巴,凝視著繼續專注煮粥的 小六。 

這時小屋的大門打開。另一個帶著陽光的朦朧身影走進來,並輕輕從裡 面把門帶上。 

「你去太久了。」小六向進屋的人抱怨說,但聽得出並非真的不滿,只 是老朋友之間的率直:「東西快拿過來弄好。我這窩粥正等著呢。」 

提著一個大竹籃回來的侯英志抹抹額上汗珠,朝小六點了點頭,又向宋 梨眨眨眼睛,把竹籃帶過去廚房那邊。 

小英揭開竹籃的布蓋,掏出一把山菜,還有幾顆新鮮摘來的野菇。他挑 了幾根菜和一顆野菇,熟練地打水清洗,幹活時跟身旁的小六有說有笑。 

宋梨沒聽清楚他倆在說甚麼,只是從後面凝視二人對答的表情。小六和 小英。一對最好的朋友。他們又在一起了。而且在為我煮粥。在這座溫暖的 小屋中。在這麼美好的陽光裡。 

宋梨雖然飢餓,但心裡同時希望,這窩粥永遠也煮不好。 

小英把瓜菜洗好擦乾淨,拿起菜刀準備切碎,卻敏感地察覺到背後的宋 梨呼吸停頓了。 

小英和小六回頭,只見宋梨沒有笑容,臉色蒼白地看著小英手裡寒光熠 熠的菜刀。 

小英向宋梨溫柔地笑了笑:「傻瓜,這不是劍呀。」 

另一邊的小六也笑著說:「小梨,不用害怕。你忘了嗎?自從你爹跟宋 師兄去了,我們離開青城山之後,就只吃素呀。永遠也不會殺生。」 

小英把菜刀爽快地揮下,將野菇一開為二。「你看,沒血的。放心了 吧?」 

宋梨這才恢復了呼吸,緩緩向兩人展示笑顏。
— 是的,沒有血。不再會流血。
— 只要跟這兩個人在一起,我就不必再害怕。 

小英用刀背把切碎了的菜撈起來,撒進窩中。粥香更豐富了,宋梨嗅到 心情更放鬆下來。 野菜粥終於煮好了。小英拿來碗筷,小六則小心翼翼地把瓦鍋端到桌子 中央。終於一碗熱騰騰的粥放到了宋梨面前。 

還沒有吃到嘴巴裡,宋梨已然深信,這將是她一生吃過最美味的東西。 可是當她把盛著粥的碗捧起來時,一陣不知哪來的震動,弄得沸粥濺出碗外,燙著她的手指頭。宋梨吃痛呼叫一聲,把粥打翻在桌上。 

「是甚麼?」宋梨握著灼傷的手指,四處尋找震動的來源。 那震動卻接連地來臨,而且越來越激烈。杯盆桌椅全都發出求助似的顫 聲。整座小木屋都在發抖,似乎隨時就要塌下來。 

宋梨無助地看著桌子對面的小六和小英,兩人卻只是一動不動地坐著, 苦笑凝視宋梨,不發一言。 

「不要……我不要離開這裡……」宋梨哀求著,但小六和小英卻像沒有 聽見,只是繼續默默看著她。 

他們相隔不過一張桌子的距離,宋梨卻感覺彼此已天涯一方。 

終於,宋梨接受了自己的命運。在震盪中她輕輕、無淚地閉上眼睛。兩 張她曾經最親近的臉,消失在黑暗之中。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