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節

《金令牌》(上)

鬱鬱澗底松 離離山上苗 以彼徑寸莖 蔭此百尺條

世冑躡高位 英俊沉下僚 地勢使之然 由來非一朝

金張藉舊業 七葉珥漢貂 馮公豈不偉 白首不見招

—左思.《鬱鬱澗底松》

時值正月,晚雪輕揚,漫天霜白,卻蓋不過洛陽那過於喧鬧的色彩。這年的京城異常繁華,遠從西域而來的使節商賈,與由大運河乘載而至的人潮,交織出大隋東京獨有的風光,也是這帝國最後的繁榮。

大街上人來人往,當中有對父子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他們雖然身穿上等華服,卻又帶著補丁,在這連樹木都纏上繒帛的特殊日子,實在有顯寒酸。當中的父親是個微胖的中年,而兒子則是個壯實的弱冠青年,雙眼卻沒有這年齡該有的神采,身穿淺青色的書生正服,但帽子卻歪向一邊,而且舉止粗魯,好似是要炫耀力量般,誇張地提著大堆土產贄見。

「這次上京真是碰上好日子了呢。」即使是兒子那無神的雙目,也忍不住好奇地四處張望,畢竟連地攤小販都得鋪上龍鬚席,才准予做買賣的情景並不多見,他邊看邊問:「對了,老頭,我們這次是要去巴結哪戶名門?」

「唉……知節啊,我們程家雖然還算不上甚麼高門望族,但好歹也是三代為官呀!怎會出了你這種口不擇言的野小子?聽好了,不是巴結,是拜會!」

「還說甚麼三代為官,北齊亡後你不都賦閒在家嗎?」知節既想抱怨,但又不想遭怨,所以只好和往常一樣,把心聲伴隨悶氣一併吞下。

不好爭辯的性格,加上無精打采的眼神,讓人以為他對甚麼都沒意見、沒興趣也沒有期望,但這並非知節所獨有的,而是他們這一代青年的共同之處。

「好好好,父親,那麼我們這次是去拜會誰呢?」

「說出來你可別嚇著了啊?我們要去拜會的可是大名鼎鼎的清河崔氏呀!」

然而知節卻一副聞所未聞的樣子,慵懶地歪著頭望著程父。

「天啊!為父平日說的話你都無心裝載的嗎?說到當今天下,除了皇上之外的最大勢力,就屬七大望族及八柱國之後,而清河崔氏就是這七大望族的其中一家了!」

「喔,這樣的豪門竟也肯見我們嗎?」

「所、所以才把家裡有價值的東西都搬來了呀!」

「是去混水摸魚啊……但即使能見上一面,又能如何?」

「呵呵,雖說清河崔氏是七大望族,但近年一直受到朝廷打壓,先帝甚至藉重整州郡縣制,將清河郡給廢了,狠狠地羞辱了崔家,所以他們一直渴望東山再起,只可惜崔氏弟子大多不長進,惟有招攬有能耐的新秀,以圖重振家聲!」

「原來是想賣了我啊!」

「哎哎,別這麼說,你也知道我們程家的慘況了吧?既然沒人肯用爹這個北齊遺臣,那就只能靠你啦!」

知節將眼神放空,沒有回應。雖然他對出人頭地甚麼的,並沒有太大興趣,但家裡的確是有困難,那也只好見步行步了。

父子二人就這樣沉默地走著,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一座宏偉的府第—崔氏別苑。別苑的大門前擠滿了人,衣著的顏色和花紋都毫不協調,顯然是自五湖四海而來,他們的目的似乎也都和程父一樣。

「怎麼回事,為甚麼會有如此多人啊?」程父總是自以為精明地打小算盤,卻不知道別人也打著同樣的小算盤。

知節也懶得說甚麼了,就靠著蠻勁,將堵在身前的人群擠開,硬生生地開了條路,領著父親,來到門前。

大門前站著一個不可一世的老人,頭抬得老高,眼神像野貓般肆意地打量著來人,看上去就是個勢利眼的管家。只是被老人家瞪了一眼,已讓知節有了馬上打道回府的衝動。

但程父卻在從人堆中擠出來的同時,便馬上換上了一張馬屁精般的臉譜,準備極盡謙卑地向管家鞠躬行禮,阿諛奉承。

「在下乃東平程……」但沒想到連名號都還沒報完,就被那老管家攔腰打斷。

「好了好了,自報家門就不必了,你們當中哪個想向我家主人自薦,就在這裡寫下名字,然後進去吧。」

雖然有點無禮,卻也省事,不必虛情假意地行禮致意,反而更對知節的脾性。所以知節也爽快地拿起筆,在老管家身旁那高几上的名冊裡,揮筆寫下了自己的大名。

「呃?那、那這些贄見怎麼辦?」

「嘿!」老管家只是冷笑了聲,然後揮手示意知節趕緊進門。

「嘿!」知節進門時也來了聲冷笑,同時調戲了兩位老人家。雖然想回頭看看二人的反應,但才剛跨過門檻,就已經有個家丁出現招呼他了。

「是文還是武?」

「甚麼?喔……我懂了,那就來武吧。」其實在問之前,知節已了解了情況,但他卻總是喜歡用疑問來換取多一些反應時間,有時還能添上幾分遲鈍的假象。

崔家的人似乎都是急性子,和那家丁才談了兩句,知節就又被推到了另一個門口。

然而,這次知節卻沒心情糾結家丁的無禮,因為這扇門後,傳來了沉重的碰撞聲,是打鬥的聲音。

知節的拳頭蠢蠢欲動。

推開門扉,來迎接的,不再是家丁下人,而是一具迎面飛來的皮囊。知節伸出右臂,輕輕一撥,把那個被打飛的人卸開,然後才看清自己所在的地方,似乎是個庭園,庭園的中央,有個虎背熊腰的大漢,雖然比知節高上了兩個頭,但臉上仍帶點稚氣,看上去也差不了幾歲。

那大漢渾身是血,卻不知道是他本人的,還是圍攻著他的五個小嘍囉的。此時,其中一個小嘍囉不自量力地撲向大漢,大漢還以一拳,就把那人打到水池裡去了。

隨著嘍囉落水的聲音,眾人都停下來了,但他們停下的原因並非那落水的嘍囉,而是剛踏進庭園的知節。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Rating: 4.5 out of 5.

Leave a Reply

《知節》

網店傳送門:知節 (謝鑫)

作者:謝鑫

程咬金,本名程知節,於大業年間委身歷朝最有權勢的七大家族之一清河崔氏,奉同名為知節的崔家千金兼女策士之命,明為民間起義的瓦崗軍任先鋒,暗為細作間諜以輔助崔家扶植的王世充登上帝位。

相同的名字,截然不同的命運交錯,鬼使神差竟影響天下大勢。

隨著隋煬帝被弒,洛陽成為天下共爭之地,三位新帝,五雄爭霸,程咬金審時度勢,何以在亂世中安身立命?

且看咬金如何成為叛逆時代的造王者,演出一場精彩「隋唐無間道」,迫使秦王李世民立定弒兄逼父的決心,揭開唐朝貞觀盛世帷幕。

目錄

第一章 金令牌(上)(已解鎖)

第一章 金令牌(下)(解鎖中)

第二章 瓦崗軍 (未解鎖)


繼續閱賞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