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動物傳心師

作者:做金庸的男人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動物傳心師,但我既唔識咩量子物理,更加唔識隔空睇相就知隻假龜諗乜;我只係喺愛貓死嘅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同動物溝通。

三年間我幫過無數咁多人同動物互相理解,但接得愈多委託,頭痛同暈低嘅次數就愈多,仲開始睇到唔屬於我嘅記憶碎片,甚至見到鬼魂出現,到底係能力失控,定係······?

同時,一宗連環毒貓案發生;無疑犯、無目擊者、無證據,我仲有無辦法查出背後真相?

隱藏結局首度公開。

目錄

楔子 超能力 (已解鎖)

第一封 失落的夢想 (解鎖中)

第二封 靈魂相認 (未解鎖)


☯︎繼續閱賞天行☯︎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動物傳心師

楔子 《超能力》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動物傳心師,如果你有興趣,可以搵我。

事先聲明,我無辦法睇相就知動物諗乜,所以只接受見面傳心,咪send張布歐相嚟問我佢去咗邊。

近排好多人開始留意動物傳心依樣嘢,事關有線《新聞刺針》篤爆咗一班呃飯食嘅傳心師。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做得到。」只要有心,係人都可以係食神。

「哦死物嚟嘅?」係呀,唔係點跣你一鑊金。

「曾經有無布歐出現過呢?」《龍珠》入面有一隻。

「譬如佢哋會儲存咗嗰個人嘅情緒。」兜吖兜吖繼續兜吖。

我望住fb不停被些牙嘅動物傳心新聞,真係於心不忍,好似「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咁,唔幫下手嗌cut個良心會過意唔去。

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新聞刺針》真係個個都非池中物,你睇佢哋被傳心師姐姐問:「咁張相係咪依隻?」嗰陣,個「係」字答得幾斬釘截鐵、強而有力就知,佢哋係以破釜沉舟之勢要大踢爆,令人不得不喺心入面拍手叫好。

講返動物傳心係咩嚟先,簡單講就係可以同動物溝通,依種能力有行家歸咎於量子力學,利申,我就唔識啲咁深嘅嘢。有時會覺得神棍呃人同自圓其說嘅技術真係好高超,呃人嘅時候就話量子力學科學,被人篤穿咗就話信則有不信則無;如果係科學,就唔會信則有不信則無啦!我係唔信水會蒸發上天落雨,係咪水點就唔會蒸發上天?科學係你信唔信都會有,一開始宣傳動物傳心話係科學已經輸咗──輸在無腦。

但各位放心,小弟唔同,小弟的確擁有無辦法解釋嘅傳心能力,依種能力係喺我隻貓餐肉就死嘅時候,突然出現。

嗰陣餐肉已經奄奄一息,我喊到口腫面腫。

獸醫話,差唔多喇,有咩要講記住講;嗰時我心諗,人話嚟喎,我講咗佢都唔識聽啦。

人同動物,因為語言不通,就算我話「我愛你」,佢都聽唔明。

但唔知點解,嗰一刻我竟然好似對住個就死嘅親人咁,講咗最後嘅說話:「餐肉……唔好死……」其實餐肉已經陪咗我十三年,佢年事已高,係好普通嘅老死,算係壽終正寢。

餐肉聽到我嘅聲音,微微轉頭。佢對眼,已經無咗以往嘅神彩,係凝視死亡嘅瞳孔。

見到佢咁,我真係好心痛、好心痛。

餐肉嘅腹部微微起伏,每呼吸一次,腹部起伏幅度就更小。

由我十歲開始到依家,我從未有一日唔係同餐肉一齊過,但過多幾分鐘,餐肉就會永遠喺我生命之中消失。

我用手一下一下掃佢背脊,呢個係佢最鍾意嘅摸法,由餐肉細細粒嘅時候開始,每次我咁樣掃,佢就好快瞓著。

「瞓啦……瞓咗就舒服啲……」

餐肉虛無嘅雙眼之中,閃過一絲不捨,但我諗佢未必係唔捨得我,只係我自作多情。

佢轉過頭,合埋眼。

「喵。」烏蠅拍翼都比餐肉嘅叫聲更加響亮。

「金仔。」嗰一刻,我腦入面出現咗一把從來無聽過,但感覺好熟悉嘅聲音。

「餐肉……係咪你呀?」我問,獸醫即刻皺眉望住我。

「金仔,我好攰,繼續……摸我背脊吖……」

我嘅眼淚奪眶而出。

「好……我摸……幾耐都摸……你快啲瞓……瞓著咗就無事㗎喇……」

「好舒服。」

每摸一下,我都感覺到餐肉嘅生命喺我指縫間溜走。

「喵,有時喺你張床度屙屎,你仲有無嬲我?」

「無呀,你都唔止一次㗎啦……」

「咁我咬爛你啲線,抓傷你隻手呢?」我望住右手嘅抓痕,已經係好耐以前嘅事,估唔到佢一直放喺心上。

我猛力搖頭。

「咁就好,喵,好似……無……時間喇喵。」

估唔到,聽到自己寵物講嘢,原來係一件咁痛心嘅事。

「喵,餐肉……最愛金仔。」

如果,真係有動物傳心,你想同佢講咩說話?

「我都愛你呀餐肉……唔好死呀……」

手心感受到嘅起伏,同微弱嘅心跳一齊停止;閉上的眼,再沒睜開過。

就算真的有動物傳心,我說,我愛你、好愛好愛;到你聽明白,卻再也聽不到了。

之後我就再無養過寵物,我傷唔起。

養寵物嘅人有兩種,一種係寵物死咗就會再養新寵物取替,就正如同情人分手之後,即刻同新對象拍拖咁,新寵物同新戀情,都可以幫人忘記傷痛。

另一種係寵物死咗,就唔再養寵物,就正如同情人分手之後,就無再拍拖。

我唔敢再養寵物,因為我驚,我驚失去嘅痛;我亦無辦法將另一隻寵物當成係餐肉嘅替身。

兩種人,唔使問都知係後者比較痛苦。

好喇,唔講傷心事,講返我嘅傳心能力。

我去公立醫院簡單咁驗過腦,醫生又話我無異樣,但我的而且確係聽到動物嘅說話。小弟就真係無辦法解釋我點解無啦啦有咁嘅能力,就算解釋到都係呃你嘅啫。

我唔知同咩有關,淨係知小弟愚昧,無法窺探宇宙所有現象之奧秘。

正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點解釋我嘅動物傳心能力?唔能知,是知也。

小弟嘅能力最開頭係無辦法控制,就好似bb學行路控制唔到雙腳咁,乜都聽到啲,但特定嘅又唔一定聽到;但慢慢練習得多,就開始可以操控開關,好似開合眼咁,好簡單。

不過頭幾日我真心好辛苦,事關小弟喺某動物機構入面做嘢,間嘢叫受獲動物協會。一返工,見到籠入面一隻一隻被執返嚟嘅流浪貓狗,一大堆噪音喺腦中炸出嚟:

「好痛」、「媽咪!媽咪!」、「點解主人唔要我……」、「我以後會乖,你返嚟未?」、「好唔舒服」、「我唔想死呀」、「我想死呀」、「好肚餓……」、「好凍呀」、「好臭呀」、「唔開心」、「點解得自己一個」、「恨恨恨恨恨恨恨!」……

大腦過熱,「啊啊啊啊啊啊!」我撳實耳仔,但聲音繼續喺腦入面不停迴響。

鼻血飛出,我翻白眼,嘔白泡。

如果有咩人真係有咗動物傳心能力,記住唔好去依啲多動物聚集嘅地方。

我向公司請咗三日假,然後去公園睇人放狗,順便訓練下自己點控制能力。

「哇佢好索呀,好想搞佢。」一隻狗公幾乎掙脫主人嘅狗帶,撲上去一隻貴婦狗度。

「想搞我?有無樓呀你?死狗公!」

當我學識點樣控制能力之後,我就辭咗自己喺受獲動物協會嘅工。

其實我想辭工好耐,事關之前發生過一件睇唔過眼嘅事,簡單講,就係有人走失嘅寵物被我哋協會人道毀滅咗。

我份人好冷漠,無辦法大愛社會上每一個人、每一隻動物,我嘅愛只夠我去愛身邊嘅屋企人、朋友同埋餐肉,但即使係咁樣嘅我,都覺得依件事太唔合理。

當然,辭工之前我諗住同每區收容所嘅動物溝通下,睇下有無啲走失嘅貓狗,我可以幫佢哋通知主人。

「你咪咁痴線啦。」

「唔係呀,我真係可以同動物溝通㗎,你畀我同佢哋講下嘢。」

「你係咪痴咗線呀阿金?」

「我無呀,你咪畀我試下囉。」

「阿叔唔得閒同你癲呀,你以為自己有超能力呀?喂大佬,假設你真係同佢哋傾得掂,我哋又要叫晒啲主人過嚟帶返佢哋走,又呢又路,你知唔知幾麻煩呀?」

我個肚好似被人打咗一拳咁,無辦法相信眼前嘅大叔同我喺同一個機構度做嘢。

「點解……你要入嚟依度做?」

「打份工啫,咁搏做乜呀?你咁係揦屎上身,無嘢搵嘢嚟做呀。畜牲嚟㗎喳,搞咁多嘢做乜啫?」

「得,唔使講嘢。我唔做喇。」雖然睇佢唔順眼好耐,但我嗰日終於忍唔住辭工。

《蝙蝠俠:夜神起義》入面有一段羅賓同警察對峙嘅戲。

羅賓想帶巴士上嘅小朋友過橋離開葛咸城,但警方怕恐怖分子會引爆核彈,所以最後寧願炸橋都唔畀任何人離開。

羅賓最後辭職唔做警察,因為佢唔想成為體制下嘅奴隸,唔想體制成為枷鎖。

我討厭體制、討厭組織,因為高你一級嘅人,即使佢講嘅嘢係錯,你都要話佢啱,除非你想無咗份工。

經過依單嘢,我開始做freelance,喺網上宣傳動物傳心嘅生意。

–待續–

想一次過細閱故事,可立即點擊選購

評分:4.5 分,滿分為 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