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小說賞🏆

天行者出版一直深信說故事的價值,為發掘及培育香港流行小說界的新血,「天行小說賞徵文比賽」於2017年橫空出世,讓有志於文字創作的新力軍,在資深小說家的評審指導下,讓故事說得更動人心弦,一圓作家夢。

第四屆天行小說賞最新消息📣

👏🏼👏🏼恭喜所有入圍者!今屆入圍者的創作時間比歷屆更為充裕,大家要加油,用心寫作。各評審期待你最終的完成品!

🎉第四屆天行小說賞入圍作品名單火熱出爐

首先要多謝大家踴躍參加!今屆有很多參賽作品,所以用了不少時間細閱每份作品的計劃書及試稿,再挑選入圍的作品。

~入圍作品名單~
(排名不分先後)

100種貓的逃脫方法
I hate fairytales
L004
人類滅絕計劃:伊甸
三口之家
不殺的惡魔與殺戮的聖女
不經不覺
介錯人
少女特務養成計劃
方舟
北極熊的逆襲
未來未來
在不知道該不該撐傘的時雨下
如夢方醒
死亡劇本
死城香港
死神的生日祝福
別讓世界毀滅
我在便利店上通宵班的那些事
我的兩個人生劇本
奇難雜症

易都
空間導覽指南
金屋藏貓
非自然死亡
南土嶺
後世界物語
香城
原型計劃
家具人
恐懼作家
校園抗爭錄迴
追憶公民3049

骨海
崑崙戰記
徘徊太子道
從小愛說遇上從不愛說
殺人者地獄
殺手無用
深水埗奏嗚曲
眼光光
被史萊姆打敗的魔王要和勇者一起奪回魔王城

喚夢師
惶恐灘
無力感
筆遇青春-一個關於文學的故事
超能力其實是一種病
超能力標籤.不幸的少年與幸運的少女
黑巫師與德魯伊
亂世中的顯影劑
溫莎謀殺案
夢繭
魂七旅館
貓靈玩偶
遺書國度
優生人
懷才不遇自救班



第三屆天行小說賞


第三屆天行小說得獎作品《黃昏交會的A.M.與P.M.》

2019.07.13 第三屆天行小說賞頒獎禮 回顧

第三屆 #天行小說賞 頒獎禮已經圓滿結束,再次恭喜得獎者 瀰霜《黃昏交會的A.M.與P.M.》,也非常感謝五位作家評審:陳浩基、喬靖夫、周子嘉、鄺俊宇及又𣌀的支持、分享與鼓勵。

《後記》

剛看完這個故事的您,您好,我是瀰霜!

人生有很多際遇,卻遺憾並不是所以際遇我們都能見證結局。

那些沒頭沒尾的故事就像一小塊拼圖,永遠殘留在遙遠的歲月裡,再也拼不出原貌。於是我從至今為止的人生中,信手掂來好些失落的碎片,拼拼湊湊成為了這部故事。

這部故事或許會跟各位的人生有點相近,也或許會與身邊的人有點像,因為這是一部零零碎碎,發生在你我身邊的小故事。

這部也是個沒什麼大道理的故事,要是大家看畢感到親切的話,絕對是我的榮幸。

最後,想要成為藉此機會感謝很多人。

感謝沿途有光。

最後還要感謝正在閱讀的您。

第三屆天行小説賞 – 上屆得獎者分享&評審寄語

第三屆天行小説賞評審軍團華麗來襲!#周子嘉#陳浩基#又曦#喬靖夫#鄺俊宇睇得出,各位評審對今年比賽都非常期待,仲有上屆得獎者 #雨田明 的分享。或許各位有志參賽人士可以從中獲得啓發~~


第二屆天行小說賞

第二屆天行小說賞得獎作品《蝶殺的連鎖》

2018.07.14 第二屆天行小說賞頒獎禮 回顧

《後記》

《蝶殺的連鎖》能成為第二屆天行小說賞得獎作品,深感榮幸。

當日為什麼參賽?因為我想證明,儘管被環境束縛得近乎絕望,我仍有能力改變一點事。

有一部日本漫畫叫《大東京玩具箱》,裡面有一句對白大致是:「一款遊戲通過會讓玩家花上數小時,甚至是數十小時的時間去破關。佔用了人生這麼多時間,如果絲毫不留下任何影響,那這種東西,做出來有甚麼意思?」

不止遊戲,我相信任何創作,都應該為受眾帶來一些影響。啟發、震撼、感動、反思、開闊眼界云云,皆可。

而我希望我的作品,能為讀者帶來一點好的改變。

《蝶殺的連鎖》裡,沒有善惡到頭終有報的幻想。現實殘酷,社會千瘡百孔,就算我透過故事粉飾太平,告訴你付出必有等價回報,大家都不會相信。然而,只要努力嘗試,我們才有機會改變現狀。堅持不懈,才可提高成功機會。不求追蹤完美,結果不如人意亦毋須絕望。前路如何,皆是未知。流動無形,方可創造可能。

如果下一部作品能面世,希望捧起書本的那時,我們都成功改變了一丁點。謝謝大家觀賞《蝶殺的連鎖》。(雨田明2018)


第一屆天行小說賞


第一屆天行小說賞得獎作品《知節》

第一屆天行小說賞得獎作品《存酒人》

2017.07.16第一屆天行小說賞頒獎典禮 回顧

《知節》作者簡介

謝鑫,又名蟹,但因為感覺「蟹」和《知節》有點格格不入,於是就改成謝鑫了。

為什麼是蟹?

一、因為魯迅曾寫道:「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佩服的,不是勇士誰敢去吃牠呢?螃蟹有人吃,蜘蛛一定也有人吃過,不過不好吃,所以以後人不吃了。」所以,希望我的作品,會是能讓人再三回味的蟹,而非蜘蛛。

二、蟹還是個殼硬心軟的傢伙,這很像我。

但其實,一切的起源,只是因為我的身形很像高達中的魔蟹而已······而這個身形像魔蟹的傢伙,本來是個漫畫編輯(沒錯,原來香港是有漫畫編輯的),不幸結識了一班傻得想在香港搞創作的同伴,在潛移默化之下,我也被慫恿跳下了這個大火坑,R.I.P。(販字的蟹)

《存酒人》「他人」和「自我」的聯繫

十二瓶存酒,彷彿就是香港都市人的各種面相。透過這十二段「他人的故事」,配上主角本身跟摯友「自己的故事」,作者反覆地叩問相同的問題 — 活在這個時代、這個城市,我們追逐的是什麼?是愛情?是性?是理想?是生活?是他人的認同?

當主角冷眼旁觀其他角色時,讀者也站在相同的位置閱讀著主角的人生,然而當某些角色通過存酒走進主角的生命,「他人」就和「自我」產生聯繫,作中人對主角的影響或話語,就跟主角跟讀者有著類同的鏡像對照,我們也許會因為讀到本作而有新的想法、對周邊事物有新的觀感,反思自己的過去以及目前的價值觀。(推理小說作家— 陳浩基)


天行小說賞誕生的秘密

「天行小說賞」舉辦目的是希望對文字創作有熱誠的香港人能找到一個可以發揮的舞台。得獎者更可把得獎作品於天行者出版編制成書,以作為少少的鼓勵及實現文字創作的夢想。